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1.html


双方商量好之后,李光就带着一个班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光就带着原班人马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中南海西门。


看起来,傅部人士还是挺守信用的,也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傅作义的一个辎重营并没有趁着夜色的掩护,将中南海的东西偷运出去,一大溜满载的卡车正等着交接后出发。


李光上前说:“中南海里的东西,没有命令,一草一木也不许往外运。你们想装运走的东西必须全部留下,然后空车离开。”


辎重营营长马上出来交涉:“车上都是总务处的东西,是我们进中南海之前带进来的,并不是中南海原有的东西。我们之所以装好车等你们,就是想一五一十地告诉你们,好放行。要不就耽误交接了。”


李光说:“不是我不放行,这都是有规定的。你们也是军人,我们都要服从命令。你们空车走,我一概不管。可你们要拉走这么多东西,我不能同意。”


“已经装好了,一大早上哪去找人再卸下来?你高抬贵手,我们不就过去了。”那营长说。


李光说:“只要你们征得我们上级的允许,你愿意带走多少东西都随便。我决不为难你们。如果你们没有获得同意,那我也没有办法,你们只能空车离开。”


那营长见李光不可能通融,便怏怏地走了。时间不长,他们就空车离开了中南海。


李光随即在中南海的几个门放上岗哨。对中南海的接收,说简单也简单,不过是在原来的位置上,换上自己的人,再派出巡逻队而已。


齐燕铭问过程子华之后,没等入城式结束,就去找了张明河。这离纠察总队接收中南海还不到三天。


张明河与齐燕铭是老朋友了。当年在北平,两人就是相熟的地下党员。


齐燕铭在这个时候来找他张明河,绝不会是来叙旧的。


果然,齐燕铭一开口便说:“老张,今天我要请你办件大事。”


“嗬!什么大事,这么神秘?”张明河笑了。


“请我到全聚德吃一顿烤鸭,怎么样?”齐燕铭一本正经地说。


“啊?这就是你说的大事?这不过是小事一桩嘛!”张明河哈哈大笑。


“小事?那可不许反悔……”


“我答应你的事,什么时候反悔过?不过,你是有名的美食家,为什么要我请你?”


齐燕铭没接着说下去,突然转了话题:“你在中南海驻了多少部队?”


“狐狸露出尾巴了吧?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军事机密?”张明河故意卖了个关子后,如实回答,“刚开始派去一个班,现在也就一个连的兵力。”张明河知道齐燕铭是带着使命来的,对他用不着保密。


“你为什么不住?”齐燕铭反问。


“我?我官太小。可住不了那么大个地方。”


“还挺有自知之明嘛,”齐燕铭说,“我今天来就是要接收中南海,你的部队归我管,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办。”


“哼!我的部队归你管?你的玩笑是不是开大了?我们可是两个系统,你在地方,我在军队。谁给你指挥我们部队的权力?”


“没有人给我这个权力,但你知道谁要来住?”齐燕铭轻轻地说。


“谁?”


“李得胜!”这李得胜不是别人,正是毛泽东。


“啊!怪不得,你那么牛气!”


齐燕铭得意地笑了。可张明河下面的一番话让齐燕铭皱起了眉头:“毛泽东要住中南海,目前可不行。”


“为什么?”齐燕铭问。


“据说自从清朝到现在,中南海就没清理过,光垃圾都堆成了山,哪有办法住呀!”张明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