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1.html


林铁说:“主席真是无所不知啊!”


毛泽东笑了:“这哪里是我无所不知呀!我也是从书上看来的。从前,我经过保定时,也吃过白洋淀的鱼,可没这条香啊!”


“目前,不仅能吃到鱼,而且能吃到青菜。城里的饭馆也多起来了。保定虽然是刚刚解放,但变化还是可喜的。”


毛泽东感慨地说:“战争打了这么多年,我们的群众吃尽了苦头。我们解放了他们,就要让他们过上平静舒心的日子。先要有饭吃有衣穿,工作就好开展了。”


饭后,主要是听取林铁的汇报。


下午3点的时候,区委的人向林铁耳语,刚才毛主席在街上摘下眼镜和口罩,向人群挥手时,被认了出来。一传十,十传百,外面的街道上聚集了几万围观群众。


公安厅的同志很担心万一出现什么安全事故,无法交代,因此向林铁建议,最好要净街,就是要将围拢的群众驱散开。


林铁说了保卫人员的意见,毛泽东激动地说:“净街?为什么要净街?无非是怕出事嘛!我看不要紧,看一看会死人吗?”


周恩来说:“净街岂不是脱离了群众?我们共产党人怎么能像国民党那样做事?街不要净,但要加强警卫,把围观的群众组织好。”为了分散群众的注意力,毛泽东不坐第二辆车,改乘第四辆车。


下午3点半,车队在欢呼声中继续上路,往涿州驶去。


当天傍晚,车队抵达涿县县城。但见城门紧闭,警卫上前通报说是中央机关的车队要进城,请把门打开。可持枪守门的哨兵一点也不肯通融,说没有领导的命令,谁来都不能开。有位战士甚至强调说,就是毛主席来了,没有上级的命令也不能开。


毛泽东坐在车里听得一清二楚,不觉莞尔,笑着摆手道:“不急,咱们先等一等。”


明明知道是自己人,又不能违反规定。一个哨兵忙跑去找领导。可过了一会儿,他一个人回来了,说没有找到。


眼看着天就要黑透了,却只能无可奈何坐在车里进不去城。正着急的时候,中央机关打前站的同志和涿县县委的领导来了。大老远就边跑边喊:“快把门打开!打开!让车队进城去!”


哨兵这才打开城门敬礼放行。


毛泽东对守城的哨兵说:“小战士很严格啊!”


但过于严格的检查,却让杨尚昆感觉拖慢了行进的速度。


周恩来要杨尚昆比中央机关提前一天到北平,好全面检查一下安置工作。可由于出发前,车辆没能按时到达,只得重新安排搬迁次序以及车辆的使用。这样,就使得杨尚昆无法在中央书记处车队出发前,先行动身。眼看快到中午饭了,大卡车仍没有到齐。钱益民说:“你放心走吧,车都在途中呢,该拉的东西一件都落不下。”杨尚昆也觉得再这么拖延下去,就不可能提前赶到北平了,便对钱益民说:“你一定要保证足够的车辆,不然人到了,急需的东西还没到就耽误工作了。”紧接着,他又叮嘱“转移委员会”的诸位同志搞好组织工作。这才拉上伍云甫,匆忙钻进一辆吉普车,避开中央车队从唐县到保定要走的那条路,选择从灵寿北上定县的一条“捷径”。一路上,还不时遇到赶往西柏坡搬家的大卡车,这多少让杨尚昆放下一点心来。


去保定的路上时不时要接受检查,耽搁了不少时间。到保定已是半夜。杨尚昆本想与负责警卫的四野第二参谋长赵尔陆接上头,可没找到人。想临时找个住的地方,大一点的饭店无不人满为患,竟无安身之处。因为各路人马均在保定中转去北平、天津,早已将保定城内本来就不多的几家饭店挤满了。等杨尚昆他们费劲地找到一家能容身的小客栈时,已是次日凌晨2点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