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开国大典的历史瞬间 第一章 北平—和平并不比战争轻松 北平—和平并不比战争轻松 26

孟醒0 收藏 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1.html[/size][/URL] 总之,傅的“秘谓”及上蒋呈文,就是对蒋效忠的政治交代。 但为说服借故住院的孙兰峰在绥远和平协议上签字,傅反复做孙的工作。傅说:“共产党是以人民的利益为基础……从北平和平解放到现在,事实证明我们是做对啦!路是走对啦!”傅这样的说法并没能说服孙兰峰,但孙为什么在最后关头又签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1.html


总之,傅的“秘谓”及上蒋呈文,就是对蒋效忠的政治交代。


但为说服借故住院的孙兰峰在绥远和平协议上签字,傅反复做孙的工作。傅说:“共产党是以人民的利益为基础……从北平和平解放到现在,事实证明我们是做对啦!路是走对啦!”傅这样的说法并没能说服孙兰峰,但孙为什么在最后关头又签了字呢?


这缘于孙兰峰与徐永昌的秘密会见。


9月18日下午,徐永昌因胃病复发,致一度昏迷而无法见客。但徐在这天的日记中记载:当晚“十一时孙兰峰再来”。这说明孙十一时前曾来过,因徐病未能交谈。孙显然很急切。徐永昌记载,待能交谈时,孙对徐说:“宜生现在迫其签字,避走不得,并言此时屈从,将来必可对国家发挥力量。”对孙的说法,徐永昌表态“许之”。但在此之前,孙兰峰怕引起傅作义的怀疑,决定不和徐永昌见面,并就此装病住进了医院,不见任何人。戏剧性的是,徐永昌也住进了医院。这无疑有了会面的便利。结果,孙与徐的这次会面,瞒过了主张和平起义的傅作义与董其武。


据王克俊记载:“十九日凌晨,孙兰峰终于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幡然觉悟,给傅先生打来电话,表示愿意参加起义。清晨,傅派我带着通电文件到孙住处让他签字。”孙何以“幡然觉悟”?原因是他已得徐的“许之”。他何以非要徐“许之”,原因是孙摸到了傅的真实用心,他也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傅要说的话都交给了徐,就等着徐永昌前脚一走,后面就可以公开宣布和平起义了。可徐因病住院,滞留不走,起义就无法公开宣布,又距新政协会议的召开日益接近,这引起傅作义的不安。19日上午,傅与徐谈完之后,即对邓宝珊说:“次辰(徐永昌的号)病了,要待在这里不走。他不走,我们不能起义,不是耽误了我们的大事吗?”究竟如何做呢?董其武有一个记载,应该可信:傅与邓商定由邓出面见徐,邓故意要求徐留下来领衔起义,徐见不妙决定立即离绥。对傅的种种作为,徐惊叹不止:“宜生今兹作风诚属非常人也,余则不能。”


徐永昌飞离包头的时间是19日14时,仅仅两个小时绥远起义通电即公开发表。当晚,傅、邓等登车启程返平,踌躇满志地赴会新政协。


蒋介石听了徐永昌转达的傅作义说词,“摇首,谓很难成功,一定画虎不成”。而李宗仁“对宜生仍寄予希望,并云若干所谓和平分子投共亦佳,可以冲淡共匪倾向苏联之心情”。


傅作义在9月23日的政协会议上发言说:“作义这次到绥远时,蒋介石给了我一个‘亲切的’电报,说我这次从北平到绥远,正像他当年西安事变以后从西安回到南京一样。他说,当他回到南京以后,由于一念之差,竟铸成今日危亡之大错,所以要我接受他的教训……但是我坚决拒绝了他。”但据徐永昌日记的记载,蒋电并未称傅之返绥“正像”他当年由西安返南京一样。由此可知,傅的“正像”之说无疑是在自抬身价。


怎么“利用合作农场”来保存并增强自身的实力?据薄一波的记载,傅返回北平后确曾向薄一波建议:后套地区“可耕地为十万顷,而现耕种面积只四万顷,如果政策允许的话,他愿意在此修水利搞合作农场”。结果呢?薄记载:“我把他的意愿报告党中央,不久,毛主席就在傅的意愿的基础上提名他为中央人民政府水利部部长。”


这一步行不通,傅作义还有没有别的行动呢?据《我的一生——师哲自述》记述:“中央人民政府成立,让傅作义担任了水利部部长。约一年后的一天,他找到毛泽东,给毛泽东说,他还有多少电台,多少支枪,存在什么什么地方。”师哲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政治秘书室主任,其记述应该是可信的。这段记述说明,再一次证实傅作义对徐永昌所说并非全为虚妄。对于傅的交代,毛泽东的反应很耐人寻味:“你留着用吧。”


傅作义曾说,仅经济问题共产党就处理不了。也就是说,傅作义对中共的政权能否稳固还存有相当疑虑。而新中国成立一年之后,傅作义就知道自己的判断是错了。他的电台、武器都毫无用处了,只得老老实实上交。


傅作义为何有如此表现?简单说,在他身上存有理智与情感的冲突或错位。理智上或政治上,他选择了共产党,但感情上,他又不能割断与国民党的联系,或者说是感情转移太难受。这是代际剧烈变换时,出现的典型现象。邓宝珊在绥远“吓走”徐永昌时,说的一句话具有典型意义。他比喻说:“寡妇嫁人无痛苦,活人妻嫁人真有痛苦。”


那么,另一方面的观感又如何呢?林彪、聂荣臻于1月8日致电毛泽东,判断傅作义之所以和谈“其用意是平津不战以讨好人民,不投降缴械讨好蒋介石,让出平津讨好中共”。北平和平就是三面讨好的结局,恐怕只有傅作义做得到。而后的绥远起义,是两面讨好,难度要比北平小多了。傅作义之所以这么做,首先是为了自身的生存,其次是想保留东山再起的机会。


以前的历史叙述,似乎都过滤掉了许多东西。或者说,是有目的地遮蔽了异样的东西。因此,我们看到的是国民党起义人员几乎一个模式的过程,看不到别样的特异处。而傅作义正是这个特异处的典型,其戏剧性也更吸引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