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开国大典的历史瞬间 第一章 北平—和平并不比战争轻松 北平—和平并不比战争轻松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1.html


薄一波继续写道:“9月14日,毛主席又以我和聂荣臻同志的名义写信给周北峰,通知傅作义、邓宝珊和周北峰于9月20日至24日之间到北平参加政治协商会议。”但这个时候,徐永昌还没来绥远。于是,傅作义就急于邀徐来绥会晤。据徐永昌日记9月15日的记载:“连日孙兰峰转宜生电速余诣绥。”新政协已定于9月21日召开,这个时间不可更易。傅作义很明白绥远起义必于此前进行,且要留出从绥远回平的时间。剩给傅作义操作的时间确实很紧急,再加上傅作义又不能在绥远起义发动之后再邀徐来。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要安排徐永昌的绥远之行,傅作义肯定颇费脑筋,搞不好就要弄巧成拙。


还好,在傅作义的连电之下,徐永昌一行终于在9月17日下午1时飞抵包头。傅作义、邓宝珊、董其武、孙兰峰等傅部一干要员均到机场迎候。至于傅作义的所思所想,就不是别人所知道的了。


晚饭后,二人再谈就进入正题,傅“颇询国军能否守住广州,美援为何”,并建言:“若能努力轰炸解放区各大城市的电力厂,则一切大小工业停顿,必能使全体工人发生反共作用。强似无目的滥炸,徒生人民反感多矣。”傅作义一面探寻国民党的最后退路,一面出了一个自认为不错的主意。却不谈绥远与他自己的打算。徐不时简短插言,大部分时间是在倾听,也不发表自己的意见。迭经变故,双方初谈正题,重在观察摸底。


9月18日,“早间张庆恩来,转来蒋先生致宜生电,略云二十五年西安事变后,余若不听共匪甘言爱国抗日对外等等,国家不致受了其后的大祸,所以宜生切勿再受共匪险恶的欺骗云云”。蒋、徐均对傅之回头“不存奢望”,蒋之来电无非是“听天命,尽人事而已”。徐永昌当然也要尽尽人事,来则来矣,该说的话就不能不说。


蒋电不过是旧调重弹,傅作义当然不会看重,他看重的是国民党已退到无可再退,有无保住最后一点希望,保住广州,抑或哪怕是如抗战时偏安西南一隅的办法。这个时候不是检讨以往的时候,关键是拿出保存实力的办法。既不能和又不能战,傅视蒋电为无用。这也是傅作义提出“能否守住广州,美援为何”的目的所在。徐的回答是:“很有希望。”这样模棱两可、并无多大希望的回答显然不能令傅作义满意。傅的说法很有意思:“美国人帮我们一分,必宣扬成十分,苏联帮中共总在暗处努力。如现在中共好的炮射手,都是俄国人,彼等不但穿中国衣服,并且也不进城,不似美国人,每须为之开辟跳舞场。”徐永昌则说:“有无阴谋亦即在此。”表面上是说,苏联援助是阴谋,美国人不会搞阴谋。那也就是说,美国人援不援助国民党,他们自己会嚷嚷开的。这岂不等于告诉傅作义,美援已无望。故而,傅作义此后再也不提广州能否守住、美援有无希望之类的话题。


既然美援没有希望,那么只有寄希望于第三次世界大战了。国民党认为这是最有可能也是最可利用的机会。傅作义也不例外,他对徐永昌说:“美苏战争看来亦不会远。”徐回应说:“所以吾人无论现在军事如何失败,但正在改进,以待国际情势之好转。”正是在这个虚幻的基础上,徐永昌继而提出办法:“在我看绥远仍须走我从前对董其武所说的路线,蒋先生许以川北为绥军根据地,并指挥西北各军。能开川、陕、甘边界固好,即先开河西,亦令西北各军悉受节制。”徐曾说过共产党可以长征,国民党为什么不可以长征!但在这个实质问题上,傅决不肯让人牵着鼻子走:“绥军开不动,也不能指挥他人。”他要将主动权抓在自己手里,再不肯与蒋介石集团紧紧捆在一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