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开国大典的历史瞬间 第一章 北平—和平并不比战争轻松 北平—和平并不比战争轻松 21

孟醒0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1.html


逃不成,怎么办?


4月1日,即逃离计划失败的第六天,傅作义向全国发表通电表示,“我们的部队在乡村是给大地主看家,在城市是替特权、豪门、贪官、污吏保镖”,“今后愿拥护中共毛主席的领导,实行新民主主义”。这六天里,傅作义都想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但花费了六天时间,显然是极为慎重的。从结果来看,傅作义终于下定了转换阵营的决心。


因为早在2月3日,毛泽东就致电林彪等,指出傅作义“不应当搞什么中间路线,应和我们靠拢,不要发表不三不四的通电,应发表站在人民方面即我们方面说话的通电”。在毛泽东的期待中,这样的通电却一直没见动静。即使在2月22日—24日,与毛泽东在西柏坡会见之后,仍未有发表的迹象。可我们知道的说法,此次会面相当愉快。


既然这么说,为什么傅作义没有像毛泽东期待的那样,公开通电与共产党合作呢?可见,有些记载有水分,或者说带有某种想象的成分。


将近两个月了,傅作义才发表了与中共一致的通电。想一想,这两个月的时间并不仅仅是心理的较量。


而傅作义倾向共产党的通电,令徐永昌迷惑了。4月4日,徐永昌日记记载:“闻李德邻(即李宗仁)私人代表黄启汉明日返平。晚饭后诣李德邻,请其令便人一询前日共方宣称之傅作义电(申述政府之不善与共之善,且悔其觉悟迟),是否究为宜生自拟。”徐永昌还没有得到确定的结果,解放军已打过长江去了。此后,傅作义与国民党广州政府的直接联系已基本中断。


但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因为还牵扯到绥远的问题最终解决。


北平和平解放傅部接受改编的时候,毛泽东就考虑如何解决绥远问题了。1月23日,毛泽东曾致电林彪等:“绥远方面我只有姚喆八纵不到一万人,战力很弱,而傅、邓两部则有三万人以上。目前只好暂维现状,谈不上军队改编。”


邓宝珊的考虑是绥远部队直接换上解放军的旗帜。


2月下旬,在傅、邓前往西柏坡会见毛泽东时,毛泽东提出绥远的两个主要城市,归绥与包头,董部与解放军各占一个。尽管归、包两市后来都划给了傅方,但“绥远方式”的原则已明确下来,即双方按照划定的界限,井水不犯河水,旗亦不用换。


3月23日,“绥远问题协商委员会”成立。4月1日,傅方提出《绥远问题协议草案》,其第一条为:“绥远问题以暂维现状为原则……逐渐成为联合政府组成之一部分。”前此,傅的联合政府并没有得到哪怕是一丁点支持。而此时傅又把绥远问题与联合政府联系了起来,说明什么呢?傅念念不忘联合政府,对共产党仍未完全服膺?6月,绥远和平协议正式签署的时候,根本就没见“联合政府”的影子。


绥远划界而治之后,董其武部的财政状况出现了问题。由于是分而治之,中共不便给予财政支持。另一方面,尽管绥远并未换旗,但因傅作义已通电拥护中共,国民党广州政府讨论后,决定只给原饷的三分之一。只要军费不完全停止,就说明广州政府并不想放弃绥远。


正是在此状况下,7月14日,傅作义上书毛泽东,希望绥远“能在最短期间彻底成为解放区、解放军之一部”。傅并将对董其武靠近共产党的指示一起呈毛,以显示其政治态度。毛泽东评价说:“信写得好,观点正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