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的真相:英国驻上海领事的公函




说明:作者密迪乐曾于太平天国定都天京期间任英国驻上海领事,是英国在太平天国占领区的主要外交官之一,清政府卖国的《北京条约》签订后,英政府开始公然破坏中立承诺,协助清政府镇压太平军。密迪乐在此期间曾数次以大量他在中国地区的亲历亲闻驳斥英政府引为决策依据的对太平天国的不实诬蔑和偏颇指责。由于他反对干涉太平天国起义的立场,于不久后被调离任,上海领事一职改由完全支持英政府对华干涉政策的官员担任。本文是密迪乐于北京条约签订后不久所写的一封反映太平天国情况的公函。



密迪乐领事致罗塞尔勋爵书

(1861年2月19日发自上海——4月12日收到)


英国对华贸易,英印对华贸易,以及从这两种贸易所获得的收

入,在英国海外利益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这些贸易的繁荣的

必要条件全在中国社会秩序的安定,以保障生命财产的安全,而中

国社会秩序的安定又系于强有力的全国政府的存在.这些情况是

众所用知的,我只是提一提而已。



本来由于内部原因已日趋衰弱的现存的清政府,

又由于外部原因.最初仅仅来自英国的武力,现在却来自英法联合

的武力,而受到了致命的打击.目前全国各地均无强有力的全国

政府,对于我们极为重要的大部地区,全都陷于混乱和不安全的状

态。


因此,我们在这个国家内寻找另一种力量来代替原有的政权

是极其重要的事。我们只要发现了这种力量,就不应该对它加以

打击,而应该渴望它迅速地成长起来.我们只要聪明而公正地坚持

不干涉原则,正当地遵守我们和清政府所签订的条约,就可以不

必采取积极步骤而帮助这种力量的成长。可是,如果我们首先去

摧毁那个现存政府,继之又去阻挠其他力量的成长,那么就我所指

出的巨大利益方面来说,则无疑地是一条自杀的道赂.


现在我们发现,太平天国就是这种另外的力量,南京所建立的

政府就是这种另外的政府。


曾经有人否认现在仍旧有不少人否认太平天图具有正式的

政府,或否认太平天国可以被视为一种政治力量.


我也曾经一度同意过这种说法,可是只要指出.太平天国的权

力在中国已经持续了十一年之久,并且在中华帝国的中心地区也

持续了八年之久,那么,太平天国显然已经是一种力量了.难道我

们因为这种量力尚未完全达到我们的期望就蛮不讲理地攻击

它,并大大减少或完全消灭它去实现这些期望的机会么?我们除了

期望一个新建立的政权有力量去维持秩序以外还有什么别的期

望呢?


我完全否认太平天国没有正式的政府,以及无权被视为一种

政治力量的论调.


十年以前,几乎就在他们武装起义的时候,他们就巳摆脱了地

方的叛乱性质,并宣布了他们是清朝的不共效天的敌人。从那

时起直到今天为止,他们并没有使我们对于他们的宗旨有所怀疑。

他们的伟大目的之一就是使自己成为亚洲头一个国家的首领和世

界上最大民族的统治者.不但他们自己所发布的布告经常这样宣

称就是他们的敌人的公文也曾经这样承认.


至于他们实现这种目的的方式(不论它是否适宜被视为一种

政治力量),本信由于篇幅所限,无法一一反驳所有那些反对太平

天国的外国人的论点.


大体说来,这些反对论点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把西欧的

社会情况和政治方式硬套在中国及中国人民的身上,而完全不顾

中国的文化、政体和西欧有巨大的差异,因而是根本不适当的.第

二类是完全不顾西欧本身也有着相中国类似的情况,以及两者的

明显相同之处,这倘非出于极端的愚昧就是出于心存偏见.


几乎所有反对太平天国的军事训练、战略、战术以及民政军

事的行政体制的人,均属于第一类.


反对太平军不固守占领的地区而时克时弃的入均届第二类


西欧的历史可以作为明显的回答.英国在大叛乱时期,许

多重要城市和坚固据点难道不也是时弃时克吗?难道这可以证明

那些领导反叛的英国贵族和英国绅士不配建立一个政府么?难道

这可以证明克伦威尔既非将军亦非行政官么?十年之前,意大

利人离开了米兰,让这个城市由被他们一度驱逐出去的从前压迫

者重新占领.兵器还让各外因皇朝恢复了他们的小王国。难道这

可以证明自在驱逐所有这些外国人的意大利党不能成为一种政治

力量么?


有一种反对太平军的滥调,说太平军破坏他们所占城市的郊

区.可是,当太平军于数月前进至上海的时候,这种滥调就万口息

啄了。因为防守上海县城的英法联军大肆焚毁郊区,甚至连县城

与江边之间的人烟稠密的商业要地也都未能幸免。


虽然有人认为太平军攻克南京时,曾经屠杀城中所有的官员,并把这当作公认的历史事实;虽然

也有人认为其他为统治者所驻守的军事地区,一旦落入太平

军之手,他们也很可能采取同样行为;可是,长期以来.我就完全

相信所谓“太平军屠杀老百姓”的说法,不仅是夸大其辞,而且完全

是荒谬失实的。


我曾经亲身领教过这种荒谬失实的例子。1853年9月初,当

时还不是太平军,而是三合会党举行起义,占领了上海.这时我正

独自由宁波返回上海,路经乍浦。抵达跟上海约六十英里的乍浦

后,我碰见了来接我的自己的江轮.我从江轮的水手那里头一次听

列了关于上海的消息。他们一离开上海,叛乱即告爆发,他们不能

告诉我评细情况。可是,我从其他船上和当地商人和官员那里听

到上海县城发生了恐怖的屠杀的消息。他们说街上尸体枕籍,血

流成渠;外国人和叛军巳发生战争;全体外侨均巳撤退到吴松口

外的船上去了。这些报导全都符合一致,似乎的确可靠,以致我担

心不能经过上海到吴淞去,于是查看地图想要找出一条江河相连

的航线,以便可以绕过上海二.三十英里,由内河进入扬子江.驶往

人们所说的外国船只所在地点。但我在采取这种迂迥路线之前,

决定再向上海走近一些.我越接近上海,就越发现那些报导并不

象喧传之可怖.我们进入上海十二英里之内,终于查觉了当时尽

入皆知的事实真象!该地并未跟外国人发生战事,整个县城的屠

杀和流血事件,不过是一人被杀而已。可是,在仅距上海六十英里

之地,就有完全象我们时常所听到的那种关于太平军的屠杀暴行

之类的报导流传着*并且人人信以为其.根据近二十年来英国军

队的经验来说.我们知道中国城市被武力占领时,往往发生举家自

戕,妇女老少自尽,以及由于毫无根据的恐饰而纷纷投河入江的惨

剧,以致丧失了无数的生命.数月之前,此间租界的华人地区突然

腾传太平军开到.实际上当时太平军尚在二十英里之外,但在这场

虚惊平息前,几乎有不少人以同样方式自戕。


我们由此可以推论,本省太平军所攻克的许多人烟稠密城镇

中的大批妇女、儿童及非战斗人员的成人的死亡,全都是由于中国

人的这种自裁的风气使然.一些访问过这些城镇的外国人曾亲眼

见到河中的尸体均未受伤,可以证明上述的推论是正确的。我完全

相信.所谓太平军处死大批作战斗人员、不肯仁慈对待敌军俘虏、

较之英法革命党征内战时所杀的入要多得多等等说法*纯系出于

那些仇视太平天国的外国鸦片贩子心存歧视,重复清王朝方面由于自

己的利害关系所散布的谎言。


早一些时期,大家公认人民的生命财产在太平军所占领的地


区,较之在清所占领的地区要安全得多.太平军曾于1983年推

行普遍征兵制,当时他们所到之处,曾经引起了恐怖,可是我们知

道太平军早就取消这种制度了.我们知道太平军的兵力补充全靠

人民自愿参军,并且他们还尽量设法使城乡人民备安生业。这些情

况说明,大平军显然较之清更能保持地方和平.多数太平天国的

高级官员不仅是战士,而且还是良好的战士,他们都是因自己的战

功而赢得自己的地位.他们在自己的团体内不能有公开的反抗行

为.他们也许并没有那种作为欧洲军队特点的军事教练,可是严

格服从命令的纪律却始终遵守不渝.相反地,多数大清高级官吏.

即清朝官吏,几乎都是最懒惰且胆怯、最无斗志的.我们知道,他

们不得不雇用从前东南沿海的海盗作为他们的头等战士.这批家

伙及其部属只要对于饷银不满,就丝毫不顾他们的软弱无力的雇

主的意志,向和平的居民苛征暴敛,或进行无法无天的抢劫掳掠,

而他们之所以被雇佣原是为了去保护这些居民的。


近来许多可靠的经验充分地证实了上述的论断。杨笃信先生,

一位有教养有才智的英国传教士,于两三月前自上海航往苏州j再

由苏州前往南京,并在南京逗留了七天.杨先生曾经问过太

平军官员,为什么在他们所攻克的有城墙的城市内,以前的商人和

手艺人全都离去.他得到的答复是,这些城市从清军手中光复后

必须把它们改成堡垒予以固守,已经离去的人民尚未得到返城的

许可,这是为了防止敌人伪装商人趁机混入,可是只要他们前线再

往前推进到其他地点,他们就渴望和平人民回到这些城市里来。同

时,他们尽力保护那些愿意留下并完全遵守太平天国法律的城乡

居民。


各地情况和杨先生亲身见闻完全证实了太平军官员的上

述解释和说法.杨先生在太平天国境内经历了一个月的时

间.他自青浦到南京,经过了一百二十英里的路程,无论日间或者

夜间旅行,均未携带任何武器,而从未受到侵扰.他见到乡民各安

生业,同时又见到大队太平军在各地调动时毫未引起惊恐,而三二

两两的太平军兵士亦从未受到侵袭*由此足以证明人民与太平军

融洽无间.在苏州,杨先生曾和同去的一位具有良好教养和观

察能力的中国人,曾经见到有土地的绅士们成群排队到民政长官

那里去表示他们对于太平天国的忠诚拥戴.我曾向这位中国人详

细询问过这件事.


反之,在清境内这方面是什么情况呢?不但清朝官吏根据

太平军同样可以提出要求的军事原因进行苛征暴敛,并且盗匪猖

獗,遍地横行.我有一次于10月底旅行至杨子江上游九十英里之

处.曾亲眼见到海盗行劫,乡名受到惊扰;从各方面频频传来的报

告,说明这类不法暴行正在有增无减.


我无法说出太平天国在中国本部若干土地上巳完全扫除了

清的政权和军队.可是,他们的军事行动,北至山东,南至广东.广

西,西至四川,东面如果没有上海外国军队的阻挠,原可伸至海滨,

足以证明他们是具有被视为一种政治力量的权利的。


这里无庸详论太平天国的宗教.作为现代史的一页来看,在

这个孔教和佛教的古老根据地,突然涌现了传布《圣经》的太平基

督徒,不管它的性质如何,总应该说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最有趣的

现象.如果太平天国一旦可以成为中国人民的统洽者,那么这将是

人类历史上的里大事件之一.我们可以断言,凡为天性或知识所

局限而对此审漠视不顾的外交官,必然是不能胜任他的外交职务

的.可是,除了把这件审视为现代历史的最有兴趣的一页之外,我

们和它并无其他关系.如果我们因太平军所信奉的信条而去帮助

他们*那么我们就是用武力传播宗教了.如果我们因太平军所信奉

的信条而去攻击他们,那么我们就是用武力去迫害宗教了.


我们还应该考虑一件跟我们并无直接关系的事情.这就是太

平天国对待我们的态度问题.关于这一点,我们不断地获得了经

常是一致的、非常令人满意的证明.外国兵舰曾有三四次事前并

未取得任何联系就一直溯江向太平军的炮垒驶去,太平军由于行

使交战团体应有的自卫权利,就拦阻这些行迹可疑的武装船只,可

是他们一听说这些船只并非他们的敌人清所雇佣的,而是为中

立的外围政府所有,他们就立即停止开火.他们的高级军官曾经再

三说明,只要中立的外国船只派没有武装的小船前驶,他们就不开

火,他们对于这样照办的外国船只,始终遵守信用.至于认为每个

太平军的炮台指挥员,全都知道纯属西方各国作为惯例的停战旗

标志,那是荒谬的.甚至纵使太平军知道停战旗的作用而对之不

加理睬也是完全正当的,因为跟他们作战的敌人.会毫不犹豫地派

遣自己的外国轮船,在校顶上悬挂着白旗或英国旗,向他们开火或

强行登陆作战。自从我于1853年4月间初次前往南京.直到最近

上海商人访问苏州止的非武装的外国人,或单身或结伴,曾屡次进

入太平军的前哨地,他们毫无例外地全都得到了太平军的和平接

待.同时,也有—些心怀偏见、抱着非友好态度去访问的外国人,

在访问他们之后,被他们的友好接待所感动,因而对他们一交而为

善意的态度了。


六个月前,他们的军队在上海出现了。可是我有充分的根据

认为他们之所以进军上海是由于被某些企图在我们和他们之间制

造尖锐矛盾的外国人所欺骗,这些人曾经故意使他们存着我们愿

把这个地方交给他们的希望。他们向着城上夹杂在英军中间不断

用火绳抢开火的清军放射了几枪.虽然我们的炮火杀死了不少太

平军,可是他们从不向着只有英军的地方开火,所以始终没有一个

外国兵士受伤。他们由上海退走半年以后,外国人在他们那里即

使没有受到和以前一样的热烈款待,也受到了和以前一样的和平

有礼的接待.


关于太平天国渴望跟我们建立友好的商务关系,我们是有着

一连串的不客置辩的证明的.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以致那些心

怀恶意的外国殖民者和鸦片贩子不得不用他们的鬼祟伎俩去歪曲这个事实.有人

留经争辨说:“太平天国的友好态度全是伪装出来的,要是他们觉

得有足够的力量可以战胜我们,他们就合来攻打我们.”我的回答

是,纵然如此,那么太平天国跟俄国.法国、美国有多少不同呢?这

些国家对待英国的和平有礼的态度.是由于单纯的友好或者是由

于政策的缘故呢?他们一但获得攻击我们的有利机会就会来攻击

我们么?试问我们的海峡舰队、我们的炮垒、我们的十五万志愿兵

是干什么的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