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3.html


老钱忍着疼骂道:“他奶奶的!”

枪响了,小耗子一个踉跄,跑过了拐角处。

此时在919牢房,刘明义放出布条,踮起脚将布条从窗户的铁栏中抛过去,伸手使劲儿拉了拉,试了试强度,见没有问题,刘明义开始给布条打结。刘明义再次拉了拉绳子,双手刚要使力,猛然间听到外面的枪声,一下子愣住了。他迅速放下手中的布条,坐回到墙边,将布条藏好。

这时,犯人们听见枪声也都陆续醒了。

老赵和另外两名看守从大门冲下地下牢房,见到前面的老钱,问道:“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老钱满脸是血,捂着眼睛,另一只手拎着枪指向前面:“小耗子……小耗子在前面!快……快追!”

老赵几人拔出手枪,追了下去。

小耗子显然受了伤,他用手捂着胸口,血不住地流出来。小耗子忍着疼艰难地往前踉踉跄跄地跑着,抬头一看,前面赫然已经是910房间了。小耗子又紧跑了两步,最终还是摔倒了,他拼尽全力往前爬,嘴里念叨着:“919,919……”

小耗子终于爬到了917牢房边,919牢房眼看就在前面,但是,他已经爬不动了,小耗子伸出手,微弱地喊着:“投降吧……天……天……”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小耗子颓然倒下。

后面的看守们追了上来,老赵拿着枪,狠狠地踢了踢小耗子,骂道:“他奶奶的!小兔崽子!”

刘明义正趴在牢门边的铁窗上,但他什么也看不到。房间里所有人都醒了,但谁也没说话,神色漠然。甚至,除了刘明义以外都没有人到窗口看一看。

小耗子正被拖走,地上滑过一条长长的血迹。

一个特务走到919窗边,用警棍敲打着牢门:“看什么看!滚回去!”

刘明义的头缩了一下,警卫骂骂咧咧地走了。

刘明义又看了几眼,看守的喧闹声远去了,再没有任何声音。犯人们又都躺下了,有的已经打起了鼾。刘明义回到自己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10

停尸房的床上躺着小耗子的尸体,小耗子依旧睁着眼睛,似乎死不瞑目。屋子里站着一大群特务,老钱的左眼已经用纱布包好。大伙儿都垂着头,不敢出声。

冯彪站在一边,脸色阴沉。孙德亮坐在一旁喝着茶,显得很悠闲,似乎是事不关己。

冯彪沉着脸:“怎么回事?”

老钱颤巍巍回答:“冯头儿……我……我也不知道,这小兔崽子趁我们不备,钻进铁栅栏就往下冲,也不知道……不知道他要干啥!”

冯彪虎着眼睛:“那你就开枪了?”

老钱:“不是,我让这小子站住,他就用石头把我的眼睛……您看看,所以我就……就开枪了……”

冯彪骂道:“浑蛋!”

老钱一个激灵:“冯头儿,我……”

冯彪吼道:“来人啊,把他给我绑起来!”

老钱:“冯头儿,冯头儿饶命啊!”

两个狱卒冲上来就要将老钱架起来,孙德亮摆了摆手:“好了冯队长,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就不要再追究谁的责任了!当时的情况开枪打死个犯人,也是符合白山馆的馆规的!”

冯彪:“是!”

冯彪一挥手,看守放下老钱。

老钱:“谢孙馆长饶命,谢孙馆长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