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创新、跨越发展推动武器进步进入第二个黄金期

(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

现代武器装备的研制是国家科技水平的结晶,同时也靠经济实力支撑。中国通过改革开放大大增强了经济实力,迈向新世纪后终于结束了“忍耐”期,对国防的投资逐年增长。尤其是1999年美机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事件的发生,不仅激怒了全国民众,也使国防部门更深刻地认识到增强国防科技实力的重要性。据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时宣布的数字,在此前10年间中国对武器装备研制方面的投入已经超过了1999年以前的50年。

中国的国防投入,目前按比例计算还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更少于美国等西方国家。2010年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为39万多亿元人民币,而国防费预算为5321亿元,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左右。去年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为14.6万亿美元,军费开支却占4.5%,按汇率7倍于中国。当然,若是同世界各大国做比较,因中国经济总量近些年增长迅速,国防费支出在10年间已由世界第五位跃居世界第二位。

进入新世纪后,由于国内科技水平得到跃升和国防投入增加,军工科研终于得到了解放以来从未有过的良好物质保障,武器研制有了快速发展。如果将50年代至60年代前期算作中国武器发展的第一个黄金期,进入新世纪后可谓进入了第二个黄金期。相比之下,第一个黄金期中国军队武器的快速发展还是全面模仿苏联,第二黄金期的发展特点却是自主研发,对外购买少量武器只是作为补充,这才有了赶上世界先进水平的希望。

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中国每年都有一些重大的军工科研突破,尤其是弥补了过去基础研究的众多弱项,在航空、航天、船舶、兵器、军用电子、工程物理等高技术领域取得了一大批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成果。解放军陆军第三代坦克批量装备部队,先进的野战防空装备、远程火力突击装备也大量生产;国产第三代战机“歼-10”等列装航空兵后形成了以第三代战机为骨干的空中武器装备体系;世界先进水平的防空反导装备研制成功,加上先进的空空导弹、空地导弹,又使空军逐步具备攻防兼备作战能力;国产新型导弹驱逐舰、导弹护卫舰大量列装,使海军先进舰艇数量具备一定规模,并配备各种先进舰载武器系统,极大增强了防区外打击能力和编队防空能力;第二炮兵部队开始装备机动的战略核导弹,已具备核常兼备、慑战并举的作战能力;解放军信息支援能力日益提高,电子战水平也有了极大提高。中国军队建设带来的装备更新换代,已经逐步形成具有本国特色的机械化与信息化复合发展的武器体系,在某些领域里跻身于世界先进行列。尤其令中国人民自豪的是,国防科研部门发挥自身的强项,在进行信息化建设的同时迈向外层空间,“神舟”1号至7号相继发射成功,2007年1月还进行了反卫星试验。

国国防科研水平的跃升,使国产武器在国际军贸市场上也走向高端,改变了过去以低档廉价为主的外销方式。中国推向国际市场的FC-1“枭龙”战斗机、国产“凯山”防空导弹、“江卫”级护卫舰等重型主战装备,都被认为不逊于西欧国家同类产品的水平,价格又具有优势,因而受到众多发展中国家的欢迎。在武器外销增加时,中国的武器外购却在不断减少。在2008年珠海航展上,中国一位导弹总设计师曾公开对记者发表讲话说:“前些年我们从某些航空强国引进一些装备、技术,这对我们是有不小帮助的。但再过三年,最多五年,他们再想向我们销售产品就会相当的困难,因为那时我们的技术水平可能已经赶上甚至超过了他们。”

2009年的新中国成立60周年天安门阅兵,是对新中国武器装备发展的一次大检阅。参阅部队在地面有30个装备方队,展示的武器数量超过以往历次国庆阅兵,而且性能也有了新的跨越,并能充满自信地公布了型号和部分性能。阅兵中出现的国产第三代主战坦克99式和96式虽在10年前的天安门广场阅兵中已出现过,不过其内部设备已有了质的飞跃,外装甲上的防护设施也有了可见的改进。汽车牵引的火炮已经退出了阅兵行列,参加阅兵的火炮都是自行火炮和车载突击炮,其中的155毫米自行加农榴弹炮出口中东后被用户认为优于西方同类装备。东风-31甲战略导弹在阅兵式上又再次作为重要方阵亮相,显示出“个头变小、威力更大”的特点,说明已具备了第二次打击能力。再加上东风-21中程导弹和“长剑-10”巡航导弹的亮相,形成了远、中、近程配套的体系,表明了中国军队核常兼备的战略打击能力大大提高。阅兵中的海军因不可能“陆上行舟”,主要以车载方式展示了多种导弹,显示出反舰和防空作战能力的跃升。空军受阅编队的战机达150架,是解放后历次阅兵中数量最大、机型最多的一次,而且所有战机都系国产,其中如歼-10、歼-11又属第三代,令不少人感到神秘的国产预警机也首次加入受阅阵营。

今年1月11日,中国新研制的第四代战斗机歼-20在成都进行了试飞,使我国成为继美国、俄罗斯之后第三个能研制出这一代新战机的国家(不过目前还只是样机而未定型)。随着全球范围高科技的发展,航空作为高投入、高科技密集的产业,在世界上已经成为“贵族”产业,只有美国、俄罗斯还维持原有的完整的飞机制造业,欧洲国家必须联手合作才能共同维持完整的航空工业,其他国家则在很大程度上成为美、俄、欧洲航空工业体系里的配角。在此形势下,中国航空业能异军突起,标志着基础工业、装备制造业、材料科学、电子科学等各个相关领域都有了重大突破,并将改变未来空军强国的格局。近些年国际上的局部战争已证明,空军已成为“首战之军”,中国在世界战机的研制领域已超越西欧而跃入前三名之列,这为解放军空军在确保“首战用我,全程用我”提供了物质保证。

中国武器装备的大幅进步,也使各军兵种的战略任务有了新的变化。陆军强调全域机动,海军实行了近海防御到远海防卫,空军实施攻防兼备,二炮则能够核(弹)常(规)并用。自2004年以后的中国国防白皮书也已经向国内外宣布,中国军队建设的重点是信息化,能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将是军事斗争准备的主要任务。中国在综合国力增强后,也不会走对外扩张之路,不过保持国防实力的适当发展,才能对国际反华势力和分裂势力起到有效的震慑作用。

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神州大地已发生了“天翻地覆慨而慷”的巨变。人民军队的面貌也由“小米加步枪”走到了今天的机械化加信息化。“神舟”飞船遨游太空,导弹神箭刺破青天,新型核潜艇可下五洋,装甲铁骑高速驰骋……新中国一代代军工人员和广大指战员在武器装备的研制生产方面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创造了辉煌的业绩。不过国人也应清醒地看到,由于国家的技术底子薄、目前产业规模虽大却在总体上档次较低,在多数高端产业上与最发达国家相比仍有不小差距,这也使我国的武器装备总体水平仍落后于世界最强手,要达到赶超的目标还需要走漫长的征程。

(作者为国防大学教授 徐 焰 少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