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四卷 垂直入侵 第二十八章 第一基地(1)

赤色风铃 收藏 1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大多数突发事件中,第一次打击与第二次打击之间都会有一段停顿。这个停顿通常是个安静、甚至宁静的时刻。大家惊魂甫定,刚刚认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清楚接下来会继续发生什么事。有人打算逃走,有人打算抵抗。奇怪的是,没人采取真正的行动。是的,我们只有打算,没有行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大多数突发事件中,第一次打击与第二次打击之间都会有一段停顿。这个停顿通常是个安静、甚至宁静的时刻。大家惊魂甫定,刚刚认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清楚接下来会继续发生什么事。有人打算逃走,有人打算抵抗。奇怪的是,没人采取真正的行动。是的,我们只有打算,没有行动。


这就像一个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抛到空中的球,在一开始,每个人都会试图伸手去接住它,但很快,他们就开始为谁有资格接住它、又该怎么样接住它而争斗起来,每只手都互相推挤、纠缠,试图为自己争取有利的接球位置。


这种情况的结果往往是:当球落下的时候,那些伸出来的手中没有一只真正能成功地接住它。

——罗翔的作战日记,2172年10月13日



“嗯,看来我们的潜在对手缺乏军事能力,无法对我们造成威胁?”


罗翔耸了耸肩膀,尽量摆出一副“我很抱歉”的样子。自从他在一刻钟前踏进这辆“报废”的ECF指挥车的车门时,这些家伙已经对他不下十次、也许是二十次提起了这句话。而这让他本就低落的心情进一步接近了谷底。


“无论如何,你们……呃……我们必须接受现实。我承认,我上次递交的报告确实有些……未能详实地描述我们潜在对手的军事能力,但我以我的良心和伟大的人类文明复兴大业的名义发誓,我在……”


“我们相信你并没有故意隐瞒什么,罗翔同志。你不需要为这一点辩解。”前共和国卫队副司令、现在的东亚战区临时总司令拉多万.易卜拉欣诺夫一边说着,一边吐出了几个青色的烟圈。这些烟圈在ECF指挥舱内惨白色的光线下缓缓上升,然后被车厢顶部的通风口涌出的气流吹散了,“紧急状态委员会之所以让你尽快赶来,并非是为了追究你在这件事上的责任——尽管绝大多数从长安基地活着逃出来的人都认为你是那些该死的外星人的同谋和间谍,剩下的个别人则认为你就是个该死的外星人。”


噢,好吧,我确实在某种程度上为那些家伙当了“间谍”。罗翔无奈地在心里嘀咕。他当然记得自己在返回长安基地后的那场革命军事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所作的报告。当时,他信誓旦旦地在未央宫的含光殿中向上百名联盟的高级将领保证:这个自称为 “天国”的外星文明只不过是“像沙丁鱼一样无害的宗教组织”,“军事能力相当有限,不可能在可预见的未来对联盟造成任何形式的威胁。”“不必花一秒钟时间去担心所谓的入侵”。当然,他那时说的这些话全都有相当充分的证据支持,所有活着离开密歇根的“黎明之子”先遣队成员都可以证明那些外星生物在面临攻击时是何等的不堪一击,而温暖又是如何仅仅凭着一个连就几乎拿下了整个基地。当然,这些证词和报告相当有效地影响了革命军事委员会,并在所有人的潜意识中塑造出了“无害的外星人”这一形象。


——直到长安基地在那短暂但灾难性的12小时内被攻陷为止。


当正在堪察加南部清剿北方革新联盟游击队的罗翔得知这个消息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朝自己太阳穴上来一发点三八手枪弹以谢天下。不过,他的参谋及时地帮助他打消了这个不负责任的念头——用拳头和椅子腿。然后他就接到了立即赶往第一基地的命令——命令是以“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名义发出的。


第一基地,或者说“A001基地”,这个名字在全世界几乎无人不晓,但极少有人真正知道这个神圣联盟共和国武装力量的紧急状态指挥中心在什么地方——这主要得归功于第一基地的位置实在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在绝大多数人的潜意识里,紧急状态指挥中心应该是受到严密保护、处于绝对安全状态下的。它和它里面的那些高层军官们应该被层层叠叠的装甲板、围墙、电网、岗哨和防空阵地包围着,就像是一个特大号的重刑犯监狱,最好上面还有几百英尺厚的岩石和土层。正因如此,当他们看到这座位于洛阳基地内的破败不堪的“战车坟场”时,不会有谁将它和“第一基地”联想起来。


但它却是就是第一基地,货真价实的武装力量紧急状态指挥中心。这个对外宣称为“TK91退役军用车辆存储中心”的确实是一座战车坟场,超过五百辆老旧而没有升级价值的Pz6“鳄龟”式主战坦克和上百辆被缴获的抵抗军车辆(大多是诸如“伯劳”装甲车之类连做牵引车和弹药输送车都不够格的小玩意)构成了这里“存货”的主体,但占据了这块场地中央部分的则是近百列报废的派遣车队的车厢——这些上百吨重、外型酷似旧文明纪元的火车车厢(当然,它们要大上许多)的玩意现在杂乱无章地被摆放在这里,表面上的锈迹几乎淹没了它们本身的颜色——但是,如果有人能靠近到十米之内仔细观察的话,他就有可能发现其中一些车厢的“破旧”完全是一种伪装。


现在,罗翔就身处于其中一截车厢当中。从外表上看,这辆ECF(远征运输战斗车)的破损程度甚至比其它车厢还要严重,它的外壳几乎完全锈烂了,粗大的轮轴上的车轮早已不翼而飞,所有原来曾经是25毫米机关炮、12.5毫米双联机枪和35毫米榴弹发射器安装位置的地方全都成了大大小小的空洞,看上去活像是个被虫子蛀烂的苹果。它外壳上的序列号已经锈蚀殆尽,那些舷窗上的钢化玻璃也都不翼而飞了。但是,这一切其实不过是一套精密的伪装:“锈迹”不过是精心粉刷上去的迷彩,“轮轴”上从没真正装上过东西,而被拆除的炮位和舷窗后是被刷成黑色的防弹装甲。在破败表象的掩护下,是一座与联盟各大军区指挥部相差无几的指挥中心——当然,也许空间要略微狭小些。


不过,罗翔现在可不觉得这里的空间只是“略微狭小些”而已——针对他的质问、甚至是单纯的诟骂和斥责几乎充斥了整个指挥部的会议室,汹涌的敌意层层包裹着他。也许在这些老家伙眼里,只要把他罗翔就地枪毙,长安基地就会回到他们的手里?他不禁有些讽刺地想。或者说,他们呆在这里就是为了把所有恐惧和惊骇转化成的怒气全都一股脑地砸在一个“直接责任人”的脑袋上,好让自己心情好些?


“诸位同志,我认为,关于罗翔同志在这一事件上是否有失职的争论最好到此为止,如果诸位希望继续追究的话,可以就此事向最高统帅提出书面申请请求裁决,”在几乎所有人都将罗翔的那份报告痛斥了一遍以上之后,拉多万.易卜拉欣诺夫终于出声制止了越来越激烈的斥骂声,“我相信君岫寒大将会妥善解决此事,但我们现在不能浪费时间讨论该如何惩办一位主观上并未犯错的同志——特别对一名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委员。”


在易卜拉欣诺夫发话之后,会议室中嘈杂的议论声才算是沉寂了下去——由于前最高统帅安德烈.雅鲁泽尔斯基大将已经在长安战役中自杀身亡(当然,按联盟中央通讯社的说法是“在与邪恶外星入侵者的战斗中壮烈牺牲”),空军大将赫尔曼.迈尔和复兴社会党总书记伊曼纽尔.盖德莱也都在突袭中阵亡。因此,正在圣弗朗西斯科湾收拾他一手制造出来的烂摊子的海军大将君岫寒自动成为了临时最高统帅,而一批最高统帅部的幸存者们与一些有足够资格的高级军官(大多是东亚地区的高级将领)则按照《紧急状态委员会条令》组成了代行革命军事委员会职务的紧急状态委员会。


“您……您说什么?委员?”罗翔极力抑制着自己的面部肌肉,以免脸上露出过度夸张的惊讶神情,“我……”


“是的,罗翔少将。这次之所以通知您赶到第一基地,就是因为您也是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共和国卫队“阿德南”师师长、罗翔的老上级奥斯曼.乌杜邦夫中将点了点头——他是在场众人中仅有的一个没有提到罗翔的那份报告的人,“您现在的职务是紧急状态委员会委员兼共和国卫队首席作战参谋,这次会议结束后我们就会签署委任状。”


“但为什么?我凭什么能成为紧急状态委员会的一员?我今年才三十五岁!”罗翔几乎是脱口喊道,“我还没有……”


“没有足够的资格?”乌杜邦夫替他说完了下一句话,“或许吧,但你现在有了——最高统帅在长安基地沦陷前签署了最后一份命令,将你晋升为陆军中将。另外,他还委托一位秩序警察部队的指挥官为我们送来了这个,”他从桌上拿起了一只上面盖有革命军事委员会印章的牛皮纸文件夹,那动作就像是牧师捧起《圣经》一样小心,“喏,一份与你有关的重要……档案。但你现在不能拆阅。总而言之,你现在是委员会的一员了,罗翔中将。我们希望您能尽快为接下来的重要任务做好准备。”


“什么?”


“为我们夺回长安基地。”



在新文明纪元的中原地区,试图在没有必要装备的情况下在野外过夜可不是什么好主意。特别是现在已经是10月11日了——尽管只是新的一天的第十秒钟,在大战之前,这个时节被称为“深秋”,但即使当时隆冬的气温也不会比现在冷到哪儿去。


拉尔夫.林登希尔德像一只结茧的毛虫般蜷起身子,一层降落伞布料紧紧地贴在他身上,成为了他的“茧”。四周一片漆黑,除了零星的炮击声外静得能让胆子最大的家伙心生寒意,但他的自卫手枪和备用弹夹一道,早就被他丢进了一道黄土沟里以减轻负重了——反正中原地区的生态环境早就遭到了致命的破坏,这片贫瘠的黄土上没有比田鼠更大的野生动物,更别说可能威胁到他安全的大家伙了。而如果撞上那些外星人,那支9毫米口径手枪只会给他带来毫无必要的危险而已。


当然,如果他愿意的话,只消再朝东走几公里,就能到达一处原先的检查站附近。他不确定那座检查站是否还存在,不过那无所谓,他相信那里应该还存着一些诸如口粮或是睡袋之类他非常想要的玩意。但是,尽管他的生物本能不断在他的大脑中陈述着食物、睡袋、滤水器等等对他的好处,但他的理智却不允许他从这个“茧”里钻出来,朝东走哪怕一厘米。


因为在他身旁一米外的那玩意实在太重要了——至少他是这样想的。


那是一架外星人的飞行器,也是刚刚过去的灾难性的一天中他所获得的唯一一份安慰奖——这个表面光滑平整、看上去如同一件艺术品般的菱形玩意就是害他落到这个处境的家伙。当时,在准确地击穿他的机腹油箱之后,这架飞行器迅速拉升准备去寻找下一个受害者,但却很不幸地与拉尔夫一秒钟前抛弃的那架飞机撞在了一起——它的操纵者、或者指挥它行动的AI似乎忘记了一件事:人类飞行员在弹射前会尽量将飞机改为平飞。


不过,这个鬼东西的顽强程度还是超出了拉尔夫的意料之外。它在被撞毁半截机翼后居然还跌跌撞撞地滑翔出了几公里,最后栽到了长安基地的外围隔离墙之外的无人区。幸运的是,一阵突如其来的强烈西北风帮了他的大忙,让他落在了这家伙的坠落地点附近。更加幸运的是,他发现这个地点离一条三级公路并不算远。


当然,拉尔夫并没有蠢到立即爬上去看看那架飞行器的座舱里有些什么——事实上,他甚至连它有没有座舱都看不出来。出于谨慎起见(这是在与完全不了解的对手打交道时必须的),他只是呆在这玩意旁边几米处,等待着任何可能经过这里的车辆,并祈祷这玩意不会有核辐射或是类似的要命因素。


——他自己可没法把这玩意搬到检查站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