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美谍中国心 正文 第011章 袭击事件

佛头岭 收藏 0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


车子很快抵近费卢杰,这是一座30万人口的城市,处于巴格达以西70公里处,有200多座清真寺,是逊尼派据点,宗教势力强大,基地组织利用宗教对美军的抵触情绪,频繁进行反美袭击,开展绑架、爆炸、抢劫、杀人等恐怖活动,使这个城市成了危城。为安全起见,莱姆决定绕城而过,沿着费卢杰城外区的一条公路,穿过安马尔省会城市拉马迪,过了拉马迪,前往约旦就安全了。

已是夜里九点多,四野一片漆黑,车灯宛若雪亮的长刀,刺穿了夜色,一路车辆很少,只有前去约旦方向的,过来的车辆几乎没有。但没有驶出好远,忽然,前方远处轰地一声闷响,天边现出一团火光。车子又往前行驶了一段路,便不得不停了下来,前方传来枪声,一溜汽车堵在路上。人们惊慌失措的,有的蹲在车下边,有的趴卧在路上。有突发情况!莱姆吩咐两名士兵到前面去看看。不久,士兵带了一个叫鲍里斯的少尉回来。鲍里斯少尉向莱姆报告说:“长官,发生恐怖袭击。有恐怖分子引爆路边炸弹,美军一辆巡罗车被炸毁,一人死亡两人重伤。四名恐怖分子已被我们抓获。”

莱姆问:“车子还能过去吗?”

“不行。炸弹威力极大,路中央炸出一个三四米深的大坑,无法通行。”

赵衡阳一声长叹:“完了,走不了了。”

莱姆让赵衡阳在车上候着,对少尉说:“领我去看看。”

赵衡阳说:“我也去吧。”

莱姆瞅瞅他,“好吧。”命令麦克带领护卫队全部下车,跟着鲍里斯少尉,贴着公路上的车队,穿插着往前跑了五百多米。朦胧月色中,只见一辆巡逻车侧翻在坡下,两辆巡逻车堵在路中央,伤者和死亡的士兵都被抬到了车上,两名俘虏反绑双手,由一名士兵看押着,还有四五名几名士兵却在装甲巡逻车旁边围着一圈,抡枪的、脚踢的,对着地上两个人下死劲地殴打。被打的人猪嚎般地惨叫,其中却有人用英语叫喊:“我不是恐怖分子,是中国人——”

看见少尉领着准将来了,美军士兵停止了殴打,一名上尉向他敬礼说:“长官,第4机步师巡逻队上尉戈特温报告。”

“怎么回事?”莱姆指着地上的人问。

“是抓获的恐怖分子。”戈特温把事情发生过程说了一遍:美军巡逻车队行驶到这个路段时,突然有人引爆路边炸弹,这是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当即就掀翻了一辆巡逻车,另外两辆巡逻车赶紧停下,发现后边一辆丰田轿车拼命逃跑,巡逻车立即追了上去,开枪打爆了车轮,逼停了轿车,车上有四人,两人是约旦护照,另外两人有签证,但身份不明,从车上查出M4A1卡宾枪两支,俄制RGD-5手雷4颗,怀疑这四人是制造这起袭击的恐怖分子。戈特温指着地上两人说,“就是这两人顽固,死不承认。”

莱姆命令麦克带几名队员在周围侦察,突击小分队四散警戒,又叫上尉把那两人带到他面前来,上尉拿来一个军用手电筒,在手电光的映照下,只见那两人一身阿拉伯人装扮,戴着阿拉伯头巾,穿着阿拉伯人的长袍,然而,面孔却全然不是,其中一个络腮胡子忽然用中国话喊起来:“赵总,你是赵总,快救我!”

赵衡阳定睛一看:“刘胡子,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用赵衡阳多说,莱姆也认出这两人是中国人,黄皮肤,黑头发,只是夜色中一身阿拉伯人穿着,不细看还是会混淆了。“赵总认识他俩?”莱姆问。

“这位叫刘修民,都叫他刘胡子,原来在我哥部队里担任海军陆战队连长,一厢情愿地喜欢上一个女孩,采取了一些强制手段,女孩家长告到部队里。给开除了军籍,经我哥介绍,把他安排到下面公司担任了保安部长,但干了两个月,这小子就不辞而别了。”

莱姆也记起来了,那是2002年,他还是赵长沙时,赵岳阳是海军陆战队上校团长,手下有个兵,军事素质极好,就是有个恶劣毛病,脾气暴燥,看上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了,让人给告了,差点要送进监狱。赵岳阳爱才,把他保了下来,塞到赵衡阳的公司里做了保安部长,没想到穿越后竟然在这里遇上这小子了。

看着赵胡子满脸胡子,莱姆用中国话问:“你多大了?”

“26岁。”

“还以为你四五十了,你这满脸胡须还真像阿拉伯人。”

刘胡子咧了咧嘴。

“这一位,想必是你一起的?”莱姆指着另一位中国人说。

“是,是,”刘胡子忙不迭地说,“他叫胡敬海,我朋友,我们一起的。”

“你俩从哪里来?怎么出现在这里?”

“从约旦过来,想在伊拉克做些生意。”

赵衡阳吃惊了:“伊拉克战火纷飞,做生意的中国人都卷被盖回国去,你还嫌命长了是不,居然跑到战场上来做生意?做什么生意?”

“看什么赚钱就做什么。”那个叫胡敬海的人说,“伊拉克现在虽然打仗,但不已经打完了么?我们想,这战争结束,百废待兴,商业机会大,国内目前竞争激烈,什么生意都不好做,就想来伊拉克碰碰运气。”

“好小子,”莱姆暗暗佩服这个胡敬海的胆气和魄力,不禁注意地看看,胡敬海被打得满脸血痕,嘴巴肿了,眼睛也青了,鼻子也出血,但仍然辨别得出脸上有些气质和内涵,“可是你们怎么会有美式卡宾枪和俄罗斯手雷?”

“听说路上不安全,”刘胡子也被美国大兵收拾够呛,但满脸的络腮胡须倒掩饰了血迹和伤痕,看上去不如胡敬海杯具。他指着押在一边约旦人说,“足足花了六百美元,请这两位约旦人护送,枪和手雷都是他俩的。我们是吃罢午饭从约旦出发,行驶到这里时,迎面遇上美军巡逻车,一会儿,后面就突然传来剧烈爆炸,司机害怕惹事,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没想到,美军返身追了上来,把我们当恐怖分子抓了。”

莱姆明白了,巡逻队怀疑炸弹是刘胡子车上人引爆的。蠢蛋!莱姆心里骂着,知道这暗夜中危机重重,恐怖分子也许就埋伏在附近哪个角落,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他瞅瞅四野,夜风习习,给干热的空间带来些儿凉意,远处传来虫子的高一声、低一声的嘶叫,宛若什么鬼怪蠢蠢欲动的。

麦克悄悄地走到莱姆身边,指着远处一片黑黑的小山丘说:“我们靠近过那片林子时,小山丘那边窜出了一只豪猪,用夜视镜观察,山丘后面有些动静,看来恐怖分子有可能潜伏在那里。”

莱姆盘算着,恐怖分子仍有可能伺机向美军进行袭击,但这黑夜里,他们不敢贸然行动,一旦开枪暴露火力点,美军就可以借助先进的装备发起猛烈的炮火打击。美军也不宜贸然出击,恐怖分子是躲藏在地下的老鼠,稍有不慎,就可能进入他们挖好的鼠洞,而他们利用地形熟悉就可能逃之夭夭。

现在双方就如两大武林高手,谁先动手暴露弱点谁就要失败。

莱姆想了想,吩咐戈特温上尉把那两名约旦人松绑带过来:“说说你两个的事吧。”

两名约旦人是开出租车的,但又在安曼经营一家地下保安公司。这两者是一个良好的循环,出租车是为保安公司拉来业务,保安公司又为出租车增进了客源。刘胡子和胡敬海在约旦机场下飞机,恰好就搭上了他俩的出租车,经他俩戮力自荐,便又搭乘他们的出租车进入伊拉克,自然,这两个约旦人也成了负责刘胡子二人的保安公司。这个保安公司有点类似中国古代的镖局,主要业务就是为人员和货物进入伊拉克充当保镖。因为安曼到伊拉克一路确实不太平,尽管保安价格不菲,但业务日日看涨,生意越来越兴旺。并且仗着人头熟和有一些军事知识,遇上一般劫匪和恐怖分子也能对付,自美军入侵伊拉克以来,他们还从没有出过事。这次被美军抓获可说是阴沟里翻了船。

“那么,这条路、这一带你们都非常熟悉?”莱姆打着手势问。

“那是。”一名约旦人自豪地说,“左边是费卢杰城,离这里有五公里,右边一公里是塔尔米村庄,清真寺,”

“从这里去费卢杰的路你认识吗?”

“去费卢杰有两条路,一条是我们现在这条公路,另外还有一条小路,但是,这条小路不好走,要翻过一个山丘,但比公路要近一些。”

莱姆有了主意,对戈特温上尉说:“你巡逻队有多少人?”

“共18名队员,有三人伤亡。”

“把这几名约旦人和中国人交给我,你让6名巡逻队员带着伤亡人员赶回师部基地,留下9名队员协助我们,一定要把这帮恐怖分子打掉。”

“怎么打?”戈特温不明白。

“袭击巡逻队的恐怖分子应该是费卢杰的小股人员,他们的巢穴一定在费卢杰城。就目前情况看来,只要我们不轻举妄动,他们得不到便宜,之后就可能撤退。他们撤退路线很可能就是去费卢杰的小路。只要我们埋伏在小路上,就可以守株待兔,狠狠地打他一个伏击。”莱姆又向赵衡阳说,“不过,很对不起,明天你飞不了北京。”

赵衡阳无可奈何:“算我倒霉,都是拜你们入侵伊拉克所赐。”

“冲我发牢骚也没用,我不是制定政策的人。我如果能够制定政策,第一件事就是建立美国与中国的同盟关系。”莱姆半开玩笑地说,又思忖,“现在问题是如何安排你和刘胡子他俩,让你们随巡逻队回巴格达,这一路上还有六七十公里,我还真担心又发生什么意外,如果跟我们走,可是……”

“就让我就当一回美军打歼灭战的观众吧。”赵衡阳觉得还是跟着莱姆更加安全。他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个美军准将虽说是初次见面,但他身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行。那你们跟紧我,别拉下。”

刘胡子忽然说:“能不能给我一支枪,让我也过回瘾?”

刘胡子在赵岳阳手下当到连长,应该说军事素质还很过硬,莱姆想了想,说:“枪可以给你,不过,你的任务是保护赵总几人安全,他们中有一丁点闪失,我可饶不了你。”说到最后,莱姆是声色俱厉,吓得刘胡子一愣。

莱姆开始指挥行动:命令一、少尉带领五名军士驾驶巡逻车护送伤员、引导滞留在公路上的车辆返回巴格达;命令二、麦克少校率领六名突击队员、驾驶悍马和三辆装甲车在公路上继续巡逻,待恐怖分子经小路撤退往费卢杰,进入美军伏击点后,立即追赶上去。

炸毁的巡逻车只好暂时窝在原地。

莱姆说:“麦克少校,以枪声为信号,枪声一响,你们就开足马力,从小路冲杀过来,堵住恐怖分子退路,只要恐怖分子经小路去费卢杰,就一定会被我们包了饺子。”

突击小分队与第4机步师的巡逻队汇合一起,立即分头行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