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跑道上种菜的老师

乡下的中学在乡下,但是乡下的老师却不是乡下人,他们没有乡下的户口,没有乡下的农田和菜园,没有乡下的农具和乡下人的收入模式。那他们是城里人吗?也不是,他们在城里没有房子。


乡下的老师不富裕,生活很节俭,但乡下老师也要吃菜,所以,乡下老师就在学校开荒种菜。


乡下老师开荒很积极,但是学校没有地,怎么办?把篮球场周围的跑道开发了。


这所乡下的学校曾经辉煌过一时,周围乡镇的学生慕名而来,人数一路飚升,声誉高涨,在县城里数一数二。校园房子虽破旧,但学习气氛浓厚,人人争上进(包括老师),当地人民和老师引为自豪,但这已是上上上任校长在时的情形了。


听上辈的老师谈及此情形时,眼睛里充满着向往,往事虽不在,但我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天堂。模糊的记忆虽描述不清楚,但是我仍感觉到了毛泽东的伟大。


后来,一任连当了十几年的校长来了。老师对他的评价是很“厉害”,厉害有二,一是治理得厉害,二是贪婪得厉害。他的周围始终拥着一群中层(当然是有好处的),无论是对学生的治理还是对老师的管理都显得自信而蛮横。老师们“开发“的跑道就是在他的治理下建成的,听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争得了乡里的经费和县里的支持才完工的。


再后来,也就是现任的前任,当上校长里年龄快52了,52是个“好”龄,可以回家“休息”了(当地官场潜规则:52岁,不能当一把手,所有一把手到了52退居二线喝泡茶)。52要回家,所以崇尚道家的无为而治。他真的无为而治了,不贪不要,不理不治,顺其自然。


一次,乡里领导介绍了伟大的联通公司来了,说要在学校租块地,建个发射塔。行,52很爽快,那就选个址吧,经过伟大的联通的再三筛选,觉得操场最北边跑道上最合适,52很高兴,一是这么快,二又这么合理,在学校的最边上。


跑道上的塔建得真高,跑道上的草长得真快。


跑道荒废了,现任校长是不管这事的,因为他也快52了。


老师们开发的速度真快啊,不几天工夫,原本是一片荒草地,现在已光秃秃被整理成一块块的菜园了,有的还探出了嫩嫩的芽头。


远远望去,一块块的菜园地围着一个长不出草也长不出菜的水泥篮球场,真是奇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