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争霸 正文 五国联盟大战在即,昭明宫殿怀袖论兵

罗烈烈 收藏 0 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公元前313年春三月(楚怀王十六年),楚怀王召集全国军政大臣议事,楚怀王说:“现今大战在即,秦、魏、韩、蜀、越五国联盟,从表面上来看,秦、魏联军是与齐军对峙,实际上,是秦、魏、韩、蜀、越五国联盟,对楚国实行包围。一旦让他们合围成功,秦、魏、韩、蜀、越五国共同攻打楚国,那时楚军就难以应付了。因此,我的意思是,趁着蜀、越二国的军队未到,五国未成合围之时,首先发动攻击,打破以秦为首的五国军事联盟,诸位认为,应先攻哪一国较好呢”?上柱国昭阳说:“秦、魏二十万联军与齐军对峙,他们这么久都没有发生战斗。按理来说,区区的二十万秦、魏联军,齐国军队应对有余,无须求救楚国出兵相助才对,我担心这是苏秦和齐湣王的圈套,大王可要小心才是”。

楚怀王点点头。上柱国昭睢说:“臣以为,秦惠文王早有争霸天下之心,迟早要与楚军决战,现在有齐军相助,加上二十万秦军东出与齐军对抗,这正是打击秦军的好时机。只要将秦军打败,魏、韩两国的军队自然倒戈,蜀、越两国的军队自然不敢来犯”。屈匄(屈原的堂兄弟)说:“我觉得上柱国昭睢说得在理,擒贼先擒王,主动出击,打败秦军,其它的魏、韩、蜀、越四国自然散去”。

陈轸说:“秦乃大国,四塞之地,楚要伐秦,只能走少习关一路,不好用兵。就算楚军破了少习关,兵指咸阳,楚军也大困了,难图。臣以为,攻打韩国,破其都城新郑,韩军自然倒戈,然后再攻打魏军,秦、魏、韩三国联盟也就散了。这时大王率领魏、韩联军,从河津西渡黄河,取华阴,下关中,大军才有用武之地”。

屈庄(也称楚庄,屈原的堂兄)说:“陈大夫所言差了,若是攻打韩都,秦、魏两国必发兵援助韩军,不仅不能图到,反而会促使韩军更加投向秦国的怀抱。因此,我赞成屈匄、昭睢的说法,攻打秦国。秦军一败,魏、韩二国的军队自然倒戈。武关(少习关)虽然险要,但不是不能攻破。武关一破,楚军便可长驱直入,直捣秦都咸阳”。

楚怀王正在犹豫,屈原(因齐湣王要求,已经被楚怀王召回荆州)走上前说:“秦乃虎狼之国,迟早要与楚军争强,现在楚、齐联盟,大王应趁此机会,向秦国发起大举进攻。秦国的军队二十万在黄河以北与齐军对抗,大王可发大军攻克武关,直捣咸阳。秦王两头不顾,必败无疑,大王一战可定矣”! 楚怀王正待说话,忽见屏风后一人走出,朗声地说:“秦乃虎狼,楚乃羔羊乎?是羔羊害怕虎狼,是壮士与虎狼共舞”!

众人抬头一看,急忙打拱说:“王后吉祥”!郑袖笑笑说:“众爱卿免礼”! 郑袖说完,便坐到楚怀王右边王后的座位上。楚怀王笑笑说:“王后来得正好!刚才大家正在发表对目前军事时局的看法,王后从小足智多谋,你有什么新见解”?

郑袖笑笑说:“众爱卿刚才所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上柱国昭阳所说的极是,区区二十万秦、魏联军,齐国军队应对有余了,何须求救楚国出兵相助,这分明是苏秦和齐王处心积虑所设下的圈套。大家想一想,蜀军和越军能够穿过楚国去攻打齐国吗?不能!秦、魏、韩三国能举倾国之兵去攻伐齐国吗?也不能。就算是秦、魏、韩三国聚集四十万军队共攻齐国的话,以目前齐国八十万军队来说,应付也该是有余了。楚国军队只须拒守边界、严阵以待,韩、蜀、越三国军队则不敢妄动了。秦、魏联军与齐军相拒日久,自然也会各自无功而返。蜀、越见秦、魏退兵,自然也就引军而退,一场大规模的兵战也就可以避免了”。

屈匄说:“王后分析精辟,末将佩服!不过,我大楚乃泱泱大国,岂可拥百万之众只守疆域,我等愿为大王和楚国开疆拓土,战死沙场,在所不惜”。 郑袖笑说:“屈将军精神可嘉!本宫赞赏。不过,问题是往哪里开疆拓土,向谁开疆拓土”?屈匄说:“当然是西部的秦国了,只要打败秦军,尽取关中、西雍之地,消除楚国侧面的威胁。然后挥师东进攻打魏国,而荆汉的楚军则挥师北进,攻打韩国”。

郑袖微笑着说:“屈将军志向可嘉!可惜的是,如何才能打败秦军,尽取关中、西雍之地呀?你和屈原不是常常说‘秦乃虎狼之国’,那么容易就被你打败还叫虎狼之师吗”? 郑袖接着说:“关中咸阳乃四塞之地,楚军要伐秦国,只能从武关一道而进,秦国军队七十万,二十万在魏地与齐军相拒,尚有五十万军矣!十万守陇南、天水,十万守西雍、陕北,十万守潼关、函谷关,十万守武关、商洛,十万坐镇咸阳。而关中之地,不及七百里,马军不用二天即可到达目的地,五十万大军虽然分驻各地却能相互照应。楚军虽然有一百一十万之众,但却四面受敌,处处需要设防,东有越累,西有蜀扰,北有韩、魏、齐。从东算起,九江、东陵(南京)、徐州、临沂、济宁、荷泽、襄陵、许昌、方叶、汝州、伊川、南阳、襄樊、荆州、巫郡、黔中、长沙等,都需要有重兵把守。一百一十万军队分驻于数千里的边防线,还能集中多少军队去攻打秦国呢?即使集中五十万大军从汉中和武关,同时向秦国本土发起进攻,最多也只能战个平手。若是此时,魏、韩、齐、越、蜀的五国军队乘虚而入,楚国就会被瓜分。要知道,现在可不是楚、秦两国的军事对抗,而是任何一个参战国,随时都有可能成为楚国的敌人,各位将军可不能掉以轻心了”。

屈庄说:“按照王后的说法,秦国不能打,难道按照陈轸的说法,去攻打韩都”?郑袖说:“刚才陈轸大夫所言,很有创见。打一(韩)牵三(秦、韩、魏),齐军压力自卸。但是,屈庄将军刚才所说的话,也不无道理。攻打韩都,秦、魏两国的军队必然援韩,只能迫使韩襄王更加死心塌地的追随秦国。这只能有利于齐军,却是于楚无益。因此,我以为在这盘七国战局里,韩军不是我们的攻击目标,而是我们可以利用,至少可以使其中立的力量。韩、魏两国之所以投向秦国的怀抱,是迫于秦军的压力。只要秦军压力一卸,秦、韩、魏三国的军事联盟,自然也就瓦解”。

屈匄说:“正因为魏、韩两国迫于秦军的压力,正如刚才上柱国昭睢所说的,现在有齐国军队相助,加上二十万秦军东出与齐军抗衡,这正是打击秦军的好时机。只要将秦军打退,魏、韩两国的军队自然倒戈,蜀、越两国的军队自然不敢来犯。我们东联齐国,西打秦军,就算不能攻入关中,秦军也会大为削弱而不敢东出,秦、魏、韩三国联盟,同样也会瓦解”。

郑袖说:“然后呢”?屈匄说:“然后我军挥师北上,攻打韩、魏两国”。只听郑袖呵呵笑说:“攻打秦国,秦军大为削弱,楚军就不损伤吗?秦军大困,楚军还能不疲吗?韩、魏、齐三国军队乘虚南下,越国军队乘虚西进,楚军能敌吗?攻打韩、魏两国,那韩、魏两国不投向齐国,或者投向秦国才怪呢!不是秦、魏、韩三国联盟,就是齐、魏、韩三国联盟,换个主而已,你又怎样北击韩、魏呀”?

屈匄说:“所以说要联齐击秦,先将秦军击垮,然后联合齐军,打击魏、韩”。郑袖笑说:“六国叩关怎样?张仪一句‘有秦,才有魏、韩。秦垮了,魏、韩还能存在吗’的话,便破了苏秦的六国联盟。你的这点‘东联齐、西灭秦’的计策,魏襄王、韩襄王早就已经看破了。再说,齐军又是怎样穿过魏、韩二国的军事防区,去攻打秦国呢?何况齐国的西北部还有赵、燕二国。因此,所谓楚、齐联盟,西击秦国,实质是楚、秦相拼,齐湣王得利。这正是苏秦的一石二鸟,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的圈套,将军可千万别上当了”。

屈原对楚怀王说:“王后的分析透彻,不过,微臣认为,楚军现在若是不与齐军联合,打击秦军,让秦国坐大,它日必对我大楚不利,等他腰膀硬了,想要制服它,可就难了。如果说魏、韩两国不可靠,我还有些相信,但如果说齐国不可靠,我则不敢苟同。那齐湣王一向主张合纵抗秦,怎么会倒戈相向呢?我敢保证,楚军攻伐秦国,齐军只会帮助楚军打击秦国,不会南下攻击楚军”。

只听昭阳、唐蔑、陈轸齐说:“话不能这么说,还是王后说得对,任何一个参战国随时都有可能成为楚国的敌人,是敌是友,在利益面前不是绝对的,不单单是秦国想要坐大,就是齐、魏等国也依然想要坐大,还是小心为妙”!郑袖笑说:“屈大夫!本宫听说你是齐王的座上客,难怪你那么清楚齐湣王的心哦”! 屈原说:“王后说笑了!我的一切都是为大王和楚国着想,不是为齐湣王说话”。郑袖说:“那你拿什么来保证齐军不会南下楚东地呀”?屈原说:“我用我的人格和身家性命来保证”。

郑袖说:“哦!大军一发,牵动数十万楚军将士的性命,上百万个楚国家庭的安危,上千里楚国的大好河山,岂是你一句保证所能担待!威王七年,楚、齐数十万大军于徐州、临沂、枣庄展开决战,楚军胜而齐军败,齐湣王无时不在磨兵厉马、扩军练战。怀王六年,荷泽一战,齐军被斩八万余,丢失了八县三百多里地,那齐湣王做梦也都想夺回去。现在齐湣王声言抗秦,却拥大军六十万于本土而不动,目的是什么?若是楚、秦二军全面决战,处于胶着状态,齐军三十万便从潍坊、泰安、济南三路杀出,南下尽取我泗上、淮北千里之地。到那时,楚军再回救,也就难了。因此,泗上、淮北楚军的防卫,不但不能减弱,而且还要加强。上柱国昭阳的责任非常重大,对齐军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屈原说:“那依王后的意思是任由秦国坐大,骑到楚国的头上来,大王乃当世霸王,天下盟主,现在秦惠文王用武力搞个什么秦、魏、韩、蜀、越五国联盟,对我楚国实行战略包围,分明是要对付楚国嘛!何不趁其合围未成,先发制人,攻打秦国呢?我等大楚子民,岂容秦国猖狂”!屈匄、屈庄随之附和说:“对!岂容秦国猖狂!我数十万屈氏宗人愿助兵勇、出粮捐物,攻打少习关(武关),直捣咸阳,打掉秦国的嚣张气焰,请大王下令发兵”。

郑袖厉声地说:“不可发兵攻打武关!屈氏一脉,乃楚王之宗亲,但数十万屈氏宗人与二千多万楚民相比,孰重孰轻?秦、魏、韩、蜀、越五国兴兵,其目的不在攻伐楚国,而是秦、魏两国与齐国争锋,秦惠文王害怕楚国举兵北上,相助齐军,故而照会蜀、越二国出兵,以牵制楚军北上。屈大夫!本宫问你,以就目前而言,是秦军强还是楚军强,是秦国大还是楚国大”?屈原说:“当然是楚军强,楚国大了”。

郑袖说:“既然如此,秦国在发展,楚国不也在发展,同样在发展,秦国又怎么能够骑到楚国的头上来呢”?屈庄说:“我等真的不明,楚军既不西取秦地,又不北上伐韩,怎么发展?这不明摆着以百万之师守疆土,看着秦国坐大吗”?唐蔑、司马淖滑说:“屈将军稍安勿躁,也许王后另有妙算也未可知”。郑袖说:“众将军!你等若是真心为了大王和楚国,就要齐心合力、步调一致,打好这一仗”!上柱国昭阳、昭睢说:“王后有何打算?请明示!也好让大家明白”。

郑袖说:“打掉越国,实现长江大统一”。众人听了,相互看视,惊讶地说:“下江东,跨吴地,攻打越国”?屈匄说:“越国地处海荒,且有大军四十多万,论兵力,论国力,都不在韩国之下,调四十万大军,奔千里之遥,绕个大弯去打越国,可以图到吗”?只听郑袖一笑说:“不打则已,一打就要把越国连根拔起,一战而定江东”。

郑袖看看大家心存疑惑,便接着说:“苏秦、齐湣王、秦惠文王等人,都希望把楚军的战线拉长,那咱们就随他们的意愿,将战线拉至数千里,将战场扩大,有大战场,才会有大战果。大王可率大军北上洛阳,来个敲山震虎、引蛇出洞、釜底加薪。这样,原阳、延津一带的齐军压力自然卸掉,齐湣王见大王北上攻打秦军,便会令齐军南下东明,攻打魏都大梁,而越王必定会率领大军北上,经淮水以帮助魏国攻打齐军为名,出其不意的攻打我淮北、淮南、阜阳和周口等地。这样,大王即可迅速回师,直取东越,出其不意的将越军全部消灭,实现长江大统一”。

郑袖说完,左手一扬,但听“唏”的一声,从屋角上的一只蝙蝠掉落在地上后,便不动弹了。原来是郑袖手袖里的银针,刚才“唏”的一声,正是一根小小的银针发出,正中这只蝙蝠头部。众将见了大惊,此时方知南宫王后郑袖真的是身怀绝技。楚怀王笑笑说:“王后!你说具体清楚点,什么‘敲山震虎’,什么‘引蛇出洞’,又什么‘釜底加薪’?我听了怎么迷迷糊糊的”。

郑袖笑笑说:“大王率领四十万大军北上,令十万精兵于洛阳北渡黄河,攻占济源和曲沃(在山西省运城市的东和北)。修鱼(河南原阳县、延津县一带)的秦军就会恐慌,秦惠文王就会急派大军东渡黄河,增援安邑(山西运城市)。大王即可命十万大军进攻函谷关,秦惠文王则很有可能会向大王求和,或者调动大军驰援函谷关。这样,秦军被牵制在安邑、修鱼和函谷关则不少于三十万兵,这已经是占秦国总兵力七十万的百分之四十几了,这对秦军来说,是不是‘敲山震虎’呀?这样,齐军就会南下东明(山东西南角东明县)攻打魏都大梁(河南开封),洛阳、偃师、巩义的魏军便会驰援大梁。这时,秦惠文王和魏襄王一定会一方面调兵遣将,一方面催促蜀、越两国出兵了。我料得,四十万越国军队一出会稽,便会十万留在姑苏,十万驻在广陵,二十万越军分二路取我淮北、淮南,向周口或者是信阳挺进。大王可令三十万大军回师歼灭出广陵的二十万越军,然后兵指广陵、挥军南下,一战而定江东。这对越军来说,不就是引蛇出洞吗?而越国军队倾巢出动,秦、魏、齐三国增兵添战,说不定韩、魏两国的军队还会在黄河岸边开战呢!以就整个战局而言,这不就是‘釜底加薪’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