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 正文 第五章09红棍10汉奸

钴光 收藏 2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4.html[/size][/URL] 9 东纵手枪队在港岛遭到围捕,政委梁世明牺牲、白石龙交通站遭到袭击的消息,大岭山的东纵总部已经知道了。侯三带来了更加详细的情况汇报。 纵队司令员心情沉重:“梁世明同志是老党员了。以前就是我们港九大队的大队长,后来是政委。本来,手枪队是个中队建制,我们应该任命指导员的。但考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4.html


9

东纵手枪队在港岛遭到围捕,政委梁世明牺牲、白石龙交通站遭到袭击的消息,大岭山的东纵总部已经知道了。侯三带来了更加详细的情况汇报。

纵队司令员心情沉重:“梁世明同志是老党员了。以前就是我们港九大队的大队长,后来是政委。本来,手枪队是个中队建制,我们应该任命指导员的。但考虑到梁世明同志的经历,以及手枪队刚刚组建的情况,破例派政委就任一个中队的政工一把手。没想到刚刚开始开展工作,就牺牲了。”

副司令员考虑了一下说:“现在,应该尽快给手枪队派指导员过去。刚刚遭受这么大的损失,部队肯定会有些思想问题。稳定部队的情绪,鼓舞士气,是眼下最紧要的事。”

司令员点头:“但是,派谁去好呢?”

副司令也是犯愁:“我们的政工干部太少了,从延安派来的干部,要跨越几千公里的敌占区和沦陷区,穿越多少道封锁线才能到华南。和西北地区的兄弟部队相比,我们的政工力量太弱了。”

参谋长吴天明插了进来:“任命梅珍怎么样?”

副司令员一摆手:“扯淡,她小姑娘一个,还管得了谭辉他们?那些人还不给她吃了!”

司令员笑了:“我看梅珍就不错,在南洋中学就入党了吧,也是老党员了。文化高,思想先进,和谭辉他们也熟悉,就叫梅珍去吧。”

副司令说:“本来她做交通就不合适,装个阔小姐还行,不过日本人可不管你穷还是有钱,每次她出去都提心吊胆的。还是个姑娘家,有点事将来怎么嫁人呐。算了,还是叫她去手枪队吧,她要是站不住脚,再考虑换人。”

“是不是要征求一下她本人的意见?”参谋长问。

“她肯定愿意!”副司令说:“不信,你叫她过来。”


副司令说的一点不错,梅珍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只要叫我去手枪队,做什么都行。什么指导员政委的。我就做一个普通队员都行。”

副司令说:“你别小看了这个官称,谭辉那小子是德国出来的洋学生,要是任命你个指导员,他肯定不把你放眼里。不错,梁世明是政委,但梁世明是老党员了,在港九大队就是政委,派到手枪队是 高职低就。你呢,资历肯定比不上梁政委,但要只任命个指导员,谭辉他们肯定小看你。所以纵队党委决定,任命你为东江纵队港九大队副政委,主抓手枪队,马上到手枪队报到,开展工作。”

“是!”梅珍敬礼,转身要走,参谋长吴天明走了过来:“梅珍,刚刚接到的情报,手枪队队长谭辉失踪。他和便衣队遭遇,和日本人打了起来,后来就失踪了。现在无论是手枪队还是日本人,都没能找到他。”

梅珍心里一紧:“我马上就走!”


西区的一个小巷里,一家小小的酒馆,生意惨淡,只有两个客人在小桌前喝酒,桌上放了一瓶酒,一碟花生米。

“德彪,”红棍耐心地说,“老大发下话来了,叫你给王东岳做了。新义安的家法你是知道的。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了,才这样劝你。现在我是帮里的执法,要是你真的想做汉奸的话,我也只有做了你。”

便衣队副队长王德彪坐在对面,一脸不屑一顾的样子:“老三,不是我看不起堂主,都是潮汕的乡亲嘛,大哥对我也是恩重如山。可人在江湖上跑,总得讲个义气是不?王团长对我一直不薄,我不能为了什么戴局长的命令,就给恩主做了吧,都知道我是个脑袋上长了反骨的,将来在江湖上还怎么混?何况,他戴笠戴雨农我又不认识,干吗给他做事?”

“戴局长是咱们老板的上司,你不给他放在眼里,就是不给帮主放在眼里呀!”

“那,你想怎么办?”王德彪冷笑。

红棍点点头:“行,你是条汉子。别怪大哥我手狠,今晚上我得给您的头交给帮主。”

王德彪笑道:“就凭着你的枪吗?我告诉你,老子也不是吃素的,早就防着你这一手了。你掏枪试试?当初你还是跟我学的打枪,有我出枪的速度快我就服了你。你外面安排打冷枪的那家伙已经叫我的手下给拿下了,还有什么招式,你使出来吧。”

“算你狠!”红棍说,“您都放着呢,我就不说了,不过,今晚上您是死定了。枪没多大用,帮里的弟兄嘛,又是乡里乡亲的,头就不要了,不过,这阎王爷已经来了,您不觉得胃里有点不舒坦吗?”

王德彪大惊:“你——”

“您教我的,杀手锏不能用一个,要用三四个才行,”红棍谦恭地点头致意:“您老安息吧!”

一口鲜血从王德彪口中喷出,他捂住前胸,想说什么,但已经说不出来了。


“跟我斗!”红棍一口痰吐在王德彪的脸上,他已经不省人事了,尸体重重地倒在地上。

新义安的一个小弟从外面进来:“大哥,搞定了?”

红棍站了起来,对惊惶的老板丢过一叠钞票:“给他扔海里去!”随后问小弟:“你那边没事吧?”

小弟兴致勃勃:“他是给我弄住了,我老实呆着,他就吃我放在那儿的烧鸡……”

“行了,要宵禁了,回去吧!”红棍走了。


10

谭辉回到石鼓洲的驻地,见到了心急如焚的队友,也见到了新任副政委梅珍。

“今后收集情报的任务交给交通站,手枪队在行动的时候才能上岛,平时不派侦查员过海了。”梅珍说。口气里带着命令。

谭辉白了她一眼:“就几个小鬼子,吓不住手枪队。我们这些人各个都是以一当百,就是叫小鬼子围上了,也得拉上几十个垫背的。武装侦察还得继续进行,要是有什么突发情况,来不及返回报信,当时就可以采取行动。等交通站送信过来黄瓜菜都凉了。我们不做缩头乌龟。”

“对,我们不做乌龟!”侯三他们跟着起哄。

梅珍说:“算了,我和你单独谈。”

谭辉说:“手枪队就这么几个人,还背着人呐,有什么话,你说吧。”

“开会,你懂不懂?”梅珍气的眼睛里冒出了泪花。

谭辉看看众人:“都滚!”

看着众人都出去了,梅珍才说:

“谭辉同志,我代表党和你谈话,你要端正态度。”

谭辉不语,过了一会儿才嘟囔道:“反正现在我们倒霉了,你说什么都行,就是不能不叫我们躲在这里做乌龟,我是想好了,明天就来个报复行动,叫小鬼子哭都没地方去。”

梅珍说:“采取什么行动,要好好计划和商量才行,最近,就你们上岛武装侦察,梁政委都牺牲了,你也是叫鬼子给困了几天才脱险回来,还不接受教训?”

谭辉不语。

梅珍看看他:“你打算怎么报复鬼子?”

谭辉赌气:“算了,我接受党的领导,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过,政委同志,咱手枪队可是有个规矩,所有的手枪队员,无论职务高低,无论分工,都必须完成必定的训练科目,达到训练成绩指标。梁政委就是做到了,比侯三和老贼还好一点。你新上任,自己说吧,什么时候考核?”

梅珍愣了一下:“什么考核?”

谭辉说道:“捕俘、格斗、射击、武装泅渡、密写、跟踪、反跟踪、爆破、下毒、审讯、反审讯、小组战斗配合、手语、就便器材使用和制造都是考核内容,一项不及格就不能加入手枪队,手枪队不是垃圾场,什么人都能进来。”

梅珍咬住嘴唇:“你训练队员用了多久?”

“三个月,”谭辉笑道:“你是女的,可以不考核你的体能,要不然呢,每天五个五就够你受得了。”他一扬脖子:“侯三!”

“来了!”侯三跑了进来:“队长,叫我?”

“滚出去!”谭辉叫道。

侯三莫名,转身出去,在外面问:“队长,我可以进来么?”

“滚!”

外面静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听到侯三喊道:“报告!”

“进来!”谭辉板着脸。

侯三进来了,没敢说话,站在那里发呆。

谭辉教训道:“这才几天呐,什么规矩都忘了。现在新政委来了,还那么没规矩。交给你一个任务。”

“是!”侯三挺胸叠肚。

“咱们队里的规矩,每个人都必须通过14项考核,政委刚来,你负责教她,三个月以后考核,要是有一项通不过,就拿你是问!”

侯三眨眨眼睛:“队长,不是19项考核吗?怎么变14项了?”

谭辉说:“政委是女的,那五个五就免了。”

“不,”梅珍说,“体能测试我也一样。”

侯三说:“梅珍,这五个五可不是闹着玩的,每天五百个俯卧撑、五百个仰卧起坐、五百个引体向上、五千米负重越野跑。我们男的通过也脱层皮呀,你女孩子,就算了,照谭队长说的,光训练14个项目就行了。”

梅珍说:“我说19项就19项。没商量。”

“行,”侯三看看他们,“那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出去了。”

谭辉说:“忘记报告,100个俯卧撑。”

“是!”侯三答道。



“搞死个王德彪算什么?”向前不满地说:“他王东岳无非就是日本人的一条狗,王德彪是王东岳的狗。弄死他坏了我新义安的名声。”

红棍低着头不语。

白纸扇打着圆场:“红棍兄弟是给您汇报情况,顺便说一下王德彪这条路已经不通了,还得另想办法,不是专门搞死个走狗的。”

红棍说:“帮主,您放心,只要这王东岳在香港地面上,我就给他弄死。”

“屁大个香港弄死个人费这么大劲儿,你叫我怎么在戴老板面前交代?”

红棍说:“帮主,您别生气。没找王德彪之前,我就去趟过水了。这王东岳警惕性很高,住在深宅大院里,四周都有便衣队的岗哨。出门就是汽车,我觉得和他拼命不值,才找的王德彪。要是您觉得戴老板的命令实在是急,我就亲自去给他做了,您看顾我一家老小就行了。”

说完这句话,他往下一跪,嗖地一声从腿上抽出一把匕首,在小腿上一刺,鲜血顿时涌了出来:“给您留个念想。”

说完,站起来就要走,被向前叫住了:“等等!”

红棍站住了,向前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刀子,手枪、毒药,炸弹一起上。”红棍说。

“不,不要蛮干!”向前说,“说的也是,这条狗不能折了我的大将。”

他转身看看白纸扇:“徐先生,您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白纸扇真名叫徐成功,原来是青城山的道士,自称懂得阴阳八卦,精通奇门遁甲,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在新义安中是个军师性的人物,被向前视为谋士,长久以来,为新义安的确出了不少好主意。

天还不是太热,但他还是摇了摇扇子,然后才说:

“这人,总得有个长处,有个短处。王东岳就是孙猴子,也有个二郎神能打过他,也有个观音收服他,也有个佛祖如来压住他。”

他看看红棍:“你这两天什么都别做,就盯着王东岳,把所有的情况都弄清楚回来报我,至于收拾他的办法,就有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