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抗战之一个特种兵的抗战历程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夜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


对于章大富、吴秋还有小昆子这几个人,自从被岳名威派出来相互间就一直未曾谋面,虽然这个分别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可是他们心里却像失了主心骨般,没有着落。而今日一见在他们看来好似与多年音信渺茫的至亲密友偶然邂逅,那份喜悦实在无法三言两语就能形容出来。三个人纷纷过来,亲热地拉住岳名威的手,一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而小昆子由于惊喜交加,眼睛里居然蒙上了一层泪光。那个时代的人大多心地朴实,更何况大家在一起经历过夜袭扶余县城那一场战斗,对于这种鲜血凝成的战友情,岳名威自然也是感同身受。他用最直接的方式同三个人分别拥抱,拍拍章大富的肩,说,大富你好像比走的时候黑了。拉着吴求的手,问吴秋是不是自从拿了枪,木匠手艺就生了。正要拉过小昆子,让小昆子和程宇宁两个认识一下。却见一个面生横肉,虎背熊腰的车轴汉子凑过来,冲岳名威抱拳拱手道:“这位想必就是岳队长吧,大富他们经常跟我提起您,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好生钦佩呀!今天匹马单枪干掉鬼子、伪军数百人,要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呢,您简直是关公在世呀!就冲这个我钱某人就跟定您了。岳队长,请受在下一拜,钱某今生甘愿为岳队长牵马坠蹬,如有背弃,甘受天谴!”


钱鹏说着就扑通一声跪在岳名威面前。


“嘿,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我们这不兴这个。”


岳名威说着就扶起那个汉子,仔细打量着,赞赏地道:“好一副钢铁筋骨,倒像是个打铁的。不知怎么称呼?”

“他是五家站人,名叫钱鹏。”吴秋抢过话头,向岳名威介绍道。


岳名威一听面前这个汉子就是钱鹏,那张脸立时就变了颜色。


“大黑先前收过的队员中有一个也叫钱鹏,不会就是你吧!”岳名威冷冷地道。


“嘿嘿,大黑,大黑肯定是误会我了,大黑还好吧。”钱鹏觉察到了岳名威神情的起伏变化,语气有一丝犹豫,笑容也十分勉强。


“徐连友你认识吗?我听说他闺女让人给糟蹋了,想必你比我更了解这件事情吧!”


岳名威的话像一把刀子狠狠地戳在钱鹏的心上,令他他了一个激灵。


“嗨,那件事都怪我,其实也不怪我。怎么说呢?嗨,真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清的。”


“这件事说不清就先放一放,我问你,大黑在两家子村遭遇鬼子伪军伏击是怎么回事?”岳名威逼视着钱鹏,眼里像要喷出火来。


“我也听说大黑被鬼子打了埋伏,可这事跟我不沾边呀!你不会怀疑是我向鬼子告密,才使大黑……”


岳名威已经没有耐心听钱鹏说下去了,在他眼里这个钱鹏显然是个十恶不赦的汉奸,叛徒。


“大富,把这个汉奸捆起来,等回去再找他问话。”岳名威对章大富道。


“队长,你听我说,先前的事大家确是误会了,拿汉奸的帽子往他头上扣,这不公平啊。”章大富替钱鹏抱屈道。


接着吴秋和小昆子也过来替钱鹏求情,岳名威虽然仍坚持己见,可是心里却打了个大大的问号,“难道仅仅凭大黑的一面之词,就对这个钱鹏下结论是不是太早了。这件事看来并不简单,回去一定要谨慎处理。”


想到这里,岳名威一改严肃的神情,对章大富、吴秋和小昆子笑笑道:“请你们相信,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好了,这件事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先把他押回去。”


岳名威说罢就把陶小毛、程宇宁和金永珍叫过来,给几个人互相做了介绍。随后命令程宇宁跟着章大富等人带上武器,去卡车上取一千块大洋,到五家站买五辆大车回来,快去快回。”


章大富等人去不多时,赶着两架马车,四架骡子拉的大车回来了。五家站的百姓从他们嘴里得知,伪骑兵连和鬼子都被消灭了,战场上扔下许多死马,纷纷拿着割肉的刀子从家里跑出来,潮水一样涌到伪骑兵连葬身的地方,争先恐后地争抢马肉。几个小时候后,一百多匹战马就都变成了光秃秃的骨头架子了。


岳名威和陶小毛带着众人打扫战场,又将卡车和装甲汽车上的武器、弹药等物品,连同三个俘虏转移到大车上,随后就赶着大车向老林的方向走去。一路上钱鹏不停地喊冤,岳名威把他拽到自己坐的大车上,让他把事情说清楚。钱鹏说,大黑他们被鬼子伏击的事,我想明白了,一定是徐连友向鬼子告的密。还有说我糟蹋他那个傻姑娘的事,也一定是这个狗娘养的搞的鬼。你要是信得过我,就派几个人,跟我过去,把那个狗娘养的抓来,我们两个来个当堂对质。如果那两件事真是我做的,就是千刀万剐我也绝无二话。岳名威解开困住他的绳子,对他说,你自己的事还是自己去办吧,我就不派人跟你去了。钱鹏站在车旁疑惑地望着岳名威说,你就不怕我带鬼子端了你的特战队?岳名威说,我不会看走眼,相信你是被冤枉的,可是大黑还蒙在鼓里,你要拿到证据,在打黑面前洗刷自己的冤屈。好了,你去吧。


夜幕四垂的时候,众人来到老林边缘,在那里卸下大车。岳名威派人回到营地通知营地留守队员过来帮运物品。李云峰得知岳名威和陶小毛从长春安全返回,立即带了人马过来,同众人见了面,大家把物品捆在马背上,运回营地。


一到营地,岳名威就命人将三个俘虏关进营房附近的一个地窨子里。当晚李云峰安排下酒宴,为众人接风洗尘,除了布置在营地四周的明暗哨,岳名威让其他队员都参加了。宴前,按照古今中外的惯例,单位一把手是要来一通长篇大论的,身为抗日特战队的队长,岳名威当然也不会免俗。首先岳名威在众人的赞叹唏嘘声中,回顾了长春之行的战斗经历,随后对特战队的未来进行了一番美好的憧憬,最后酒至半酣,岳名威当众宣布任命陶小毛为特战队副队长,主管部队训练、扩编、军官任免等工作。岳名威把军官任免权交给陶小毛,实际上就是把军权交了出去。当岳名威宣布这件事后,下面的队员立即陷入交头接耳的议论中。关于这个决定,事先岳名威只和李云峰通过气,包括陶小毛在内,其余的队员都蒙在鼓里。其实陶小毛对权力还是很在意的,在他被岳名威带到这里后,做梦都想着要掌握一只军队,同日本法西斯逐鹿疆场,建不世之功,成就不悔人生。一个男人失去了野心也就注定了平庸。而陶小毛是不甘平庸的,他时时刻刻把实现自我人生价值作为一生一世的奋斗目标。而统帅劲旅雄师,对他来说无疑是致命的诱惑。虽然从前当岳名威跟他不止一次提到过这件事,但当时碍于情面,他不好接受。如今岳名威当众把这个决定说出来,他便觉得岳名威几次三番向他交授权柄,足见诚意,再要推辞就不合情理了,于是就坦然接受了。


岳名威制止了众人的私下议论,接下来就把陶小毛请到前台向大家讲话。陶小毛知道这个时候是要谦虚一番的,但一定要把握好限度。谦虚的太过了,会影响他的威信,而如果太过张扬,就会给人留下不够稳重、成熟的印象。显然陶小毛完全把握好了那个尺度。他是个务求实效的人,简短地完成这个场面不得不说的虚词客套后,便把话题转移到自己接手的部队训练等工作上了,依托后世治军的经验,他结合特战队的现状,把自己早已考虑成熟的想法侃侃道来,只把下面那些队员听得一愣一愣的,就连台上的李云峰也在心里连声叹服。以至于轮到他发言的时候,因为感觉自惭形秽,只对举办这次宴会的目的做了一些说明,就给自己的发言仓促地画上了句号。


当初李云峰带过来的几个伙夫早就把酒菜预备妥当了,一直侯在外面,不时探头向屋里窥视。见岳名威宣布宴会开始,就端着一只只盛满山禽林兽的脸盆,一坛坛老酒端过来。一百多人聚在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毫不顾忌地大呼小叫,热闹得像大户人家的婚宴。直闹到后半夜方才曲终人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