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解读:美国没料到击毙拉登却帮了中国大忙

wgzz 收藏 22 20544
导读:香港大公报5月5日发表文章,题为《后拉登时代中国要善用机遇》,文章摘录如下:   拉登死讯对全球经济及市场的即期影响不大,市场初时稍有波动,但很快便由原来的动力重新支配。   从长远看,拉登、基地组织和“九一一”事件,却对全球的地缘政经格局演化起到重要而深远影响,因此也对世界经济的长远发展轨,起到不容忽视的作用,并给中国发展带来更有利的国际环境。 拉登最初与美国合作,在全球***教地区招募战士及集资,以供应阿富汗义军抗苏之用。苏联因不堪阿战损耗,在侵阿十年后宣布撤军,建立亲苏共产政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香港大公报5月5日发表文章,题为《后拉登时代中国要善用机遇》,文章摘录如下:



拉登死讯对全球经济及市场的即期影响不大,市场初时稍有波动,但很快便由原来的动力重新支配。



从长远看,拉登、基地组织和“九一一”事件,却对全球的地缘政经格局演化起到重要而深远影响,因此也对世界经济的长远发展轨,起到不容忽视的作用,并给中国发展带来更有利的国际环境。

拉登最初与美国合作,在全球***教地区招募战士及集资,以供应阿富汗义军抗苏之用。苏联因不堪阿战损耗,在侵阿十年后宣布撤军,建立亲苏共产政权行动失败,之后苏联很快便瓦解。可以说拉登在阿战抗苏及拖倒苏联结束冷战中,起过推动作用。



其后在海湾第一次战争后拉登与美反目,重回阿富汗支持塔利班政权。“九一一”事件后拉登与美国互成死敌,直接引发了阿富汗反恐战,其后美国又进侵伊拉克。约十年前美军攻入阿富汗打倒塔利班政权,并意欲铲除基地组织。



到现时美国已决定于今年中自阿撤军,并同意与塔利班谈判,以便为日后在阿富汗做好政治安排。当前的阿富汗政府,连美国不少评论也认为是贪污无能,离开首都即管治能力大减,许多地区都已在塔利班手中,美军走后亲美“民主”政权的地位难保。

故结果也如前苏联一样,因损耗过多而功未成身要退。美国虽未致如苏联般会解体,但十年间已变化明显,由不可一世的单极超级大国,沦为财力不继、军力受制和国际影响力大减的滑坡中大国。显然,在这美国没落和世界加快由单极转向多极的过程中,拉登也起了推动作用,虽然拉登的动力来自宗教狂热。



美国在反恐战中的损耗不菲,直接军事开支达万余亿美元,近期每个财政年度便要耗用约二千亿。其他还有情报、国内外保安和战争及退役军人善后等各种费用,有估计亦以万亿美元计。这些开支对美国本已沉重的财政负担乃百上加斤。



当IMF及评级机构标普等,均对美国财政问题发出警告后,美国已不得不采取纠正行动,其中包括要削减国防开支。


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国防部、中情局及驻阿美军统帅等职位作出调动,据西方分析就与保证撤军及削减军费有密切关系。当然,今后奥巴马能否真正做到撤军减债还有一些不确定因素,故其效果尚待观察。显然,拉登死讯对这些事项会有帮助。



然而今后至少在可见的将来,反恐战的影响还将继续甚至加剧:基地等组织仍在亦未受损,反恐战触发的文化冲突:西方与***教间的矛盾仍在深化,而最近的中东北非乱局,对恐怖活动及文化冲突又有促进作用。

因此,恐袭与反恐对全球经济及市场带来的影响仍将有增无已,尤须防震荡突然发生:地缘政治事故引发的冲击比金融风暴更难预测。世局不安则经济不宁,乃必然规律。



但对中国却反是机遇接连而来:苏联瓦解及美国从单极上滑落,给中国经济大发展及和平崛起带来了黄金机遇。“九一一”事件更拖迟了美国全面针对中国之行动,令中国有更多发展空间而经济得以起飞。虽然拉登支持东突与中国为敌,但客观上却帮了中国忙。在后拉登时代中国仍多机遇,必须善加掌握。

拉登之死与中国战略环境



美国总统奥巴马于美国时间5月1日深夜在白宫宣布,911恐怖攻击主谋拉登已经被美军狙杀。奥巴马宣称,正义获得彰显,但也警告,恐怖组织不会就此罢手,美国仍应保持警觉。



做为911恐怖事件的主谋,拉登对美国内政与外交政策造成莫大冲击。除了促使美国策动全球性反恐策略,影响美国与全球许多国家的战略关系,譬如积极介入中亚地区,部署军事基地、强化与巴基斯坦的军事合作等,更迫使美国以打击恐怖组织、摧毁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为名,发动伊拉克及阿富汗两场战争。



美国媒体曾经指出,在纽约世贸中心、阿富汗坎大哈和伊拉克巴格达的废墟上,诞生了一个美国主导的国际新秩序,某程度上而言,一个不受现有国际组织与国际法约束的新国际秩序。这个秩序无宁是以美国核心利益为中心。



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已持续多年,美军伤亡和军费都节节高升,造成人民反感。所谓“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亦不见踪影。严重的财政赤字及泥泞中的战事,不但削弱美国的经济实力,彰显美国解决复杂乱局的能力有限,更严重的后遗症是,美国为达成反恐目标而采取的若干对策,抵触了美国一再宣扬的人权价值观与自由开放理念,造成许多国家对美国价值观的怀疑,动摇美国世界角色的道德基础。



布什狼狈下台,奥巴马政府深以为戒,随着下届美国总统大选选战即将开始,奥巴马政府对阿富汗战争愈来愈不耐烦。从今年2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亚洲学会,就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政策发表的演讲可以看出,美国开始调整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政策,从去年大举增兵,转向强调要用政治手段解决战争问题,还表示,要用政治经济和外交手段加强阿富汗政府的治理能力,为接手美国撤军后的局面做准备。


希拉里的声明显见,无论就财力或军力而言,美国均已捉襟见肘,迫使美国必须撤手。但美国与阿富汗、巴基斯坦两国政府的关系均不甚理想,希拉里的期望能否成真、美国能否由战争泥泞全身而退,还要打上大大的问号。



近期中东国家一连串革命,更打乱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布局。中东部分国家如伊朗、黎巴嫩、巴勒斯坦等对美国霸权充满敌意的国家仍将继续与美国对抗,而埃及、突尼斯等亲美的阿拉伯世界在历经政治动荡后,势力已明显削弱。可以预计,革命之后,埃及、突尼斯等国的新组建政府将采取较独立的外交政策。

911后10年,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已受到更严厉挑战,很多分析家指出,中国在中东地区的经济实力和影响力已快速扩张,某种程度上,可形成美国-中东-中国大三角关系。但美国中东政策主要出自反恐和地缘政治利益的驱动,而中国中东政策主要建立在石油能源和贸易关系上,对政治问题相对采取低调立场。



中国正等待美国在泥泞中陷入更深,或许得以新强者姿态出现,重建中东秩序。中国尚未成为中东地区举足轻重的力量,主要是因为中国尚未产生足够的意愿,深度介入中东事务。美国在中东的困境,不会因拉登之死而稍缓,中国的机会有出现的可能。



拉登之死,代表美国反恐战争有新的成果,奥巴马政治声望将因而扬升,连任机会也会增加,将提供美军加速撤出中东很好的理由。美国全球战略部署会因而趋于平衡,可能增加在东亚战略介入的布局,势必增加中国的战略压力。尤其美国会不断强调,中国应该负起「大国」的责任,包括帮助美国解决伊朗、朝鲜核武问题、帮助国际社会在利比亚展开外交努力等等。面对美国较平衡的战略布局,中国必须有新的全球战略思考。



恐怖头目已死,恐怖主义与恐怖活动仍存。但拉登之死,将改变美国战略布局,中国要未雨绸缪。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