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钻地弹的思考

289617505 收藏 1 632

随着美国空军新型的巨型穿透弹(MOP: Massive Ordnance Penetrator)的服役,这种威力堪称史无前例的大型钻地炸弹又重新引来了军事爱好者们的关注。回顾美国钻地弹的历史,可以带给我们我们很多启发

大型钻地弹的思考

MOP来了,这是2009年测试阶段段研制人员和MOP的合影

20世纪80年代北约方面开始研制最初的钻地弹,主要用于对机场跑道和地下工事进行攻击,同时可兼做摧毁地面加固目标。面临苏联直接威胁欧洲人对此尤为重视,最后诞生了Apache反跑道导弹和金牛座导弹。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爆发,美国为首的联军在沙漠风暴行动中投放了数量巨大的制导和非制导弹药,其中专门用于攻击地下工事的GBU-28掩体破坏者激光制导炸弹在停火前最后一刻登场,虽然仅仅投掷了2枚,作用不大但意义不可低估。GBU-28激光制导炸弹其实是一种匆忙研制的武器,针对现有武器钻地能力不足,1991年2月1日美国空军提出研制设想,2月13日正式决定启动GBU-28钻地炸弹项目。美国空军埃格林空军基地以艾伯特·威莫茨(Albert L. Weimorts)为首的工程师们想到了在高空投掷大质量炸弹,通过更大的动能实现更强钻地能力的方法,这也是规定时间内完成研制的唯一办法。为了节省时间,研制人员决定战斗部BLU-113/B直接使用美国陆军M110榴弹炮的炮管,头部和引信使用BLU-109/B的成熟部件,WGU-36/B制导系统来自GBU-24/B Paveway III激光制导炸弹,当然由于钻地炸弹的飞行轨迹大不相同,控制软件进行了修改。仅仅11天后的2月24日GBU-28钻地炸弹就实现了第一次投掷实验。


大型钻地弹的思考

1991年2月24日,GBU-28由F-111首次测试,图为命中目标及目标毁伤效果


大型钻地弹的思考

MOP的穿透打击能力远远强于GBU-28


不过面对真正重要的地下军事目标,GBU-28的威力还是远远不足,针对GBU-28钻地能力不足的缺陷,美国开始大型钻地弹的研究,由此诞生了横空出世的MOP巨型穿透弹。MOP巨型穿透弹美军正式编号为GBU-57/B,它是一种大质量的精确制导钻地炸弹,它弥补了更早GBU-28掩体破坏者的威力的不足,虽然GBU-28已经做到了穿透30米土层或是6米的混凝土,但GBU-57/B更上一层楼可以穿透61米混凝土或是40米的坚固岩层。MOP巨型穿透弹的研制可以追溯到1997年,面对原有钻地炸弹钻地深度和爆破威力的不足,美军提出发展更大质量的巨型钻地炸弹,初步方案为20000磅/9072千克的设计,使用JDAM系列上成熟的GPS/INS复合制导方案,最重要的是研制了加固目标智能引信,用于满足巨型钻地炸弹苛刻条件下可靠控制引爆点的需求。如果说早期的预研仅仅是考虑到未来钻地弹能力的不足,1999年科索沃战争中塞尔维亚通过地下工事成功保存了大量有生力量,则突出反映了美军打击能力的不足,这种不足在2001年入侵阿富汗的战场上再度显现。2002年3月,美军向诺斯罗普格鲁曼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提出研制30000磅巨型钻地炸弹的需求,不过由于预算不足和技术困难中止了研究。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后核实战果时发现GBU-28钻地炸弹对加固的深层地下工事打击效果不佳,同时伊朗开始地下核设施的建设,美军再次提出发展巨型钻地炸弹的建议,甚至还提出了发展强力钻地核弹的方案。这种背景下2004年11月MOP巨型穿透弹的研制工作开始展开,研制由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授权,空军研究实验室(AFRL)与波音公司的鬼怪技术组(Phantom Works)签订了研制合同负责设计和测试。研制将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进行概念细致化改进,截止2005年5月完成了MOP的技术演示论证工作。自2005年6月起进行第二阶段工作,开展详细设计和初步测试,包括地面静态测试和打击隧道的实际爆炸威力测试。2007年3月14日MOP巨型穿透弹的第一次试爆在位于新墨西哥州的美国陆军白沙导弹靶场进行,此次试爆中MOP被放置在。此时正是伊朗核问题导致美伊关系剑拔弩张之时,很难说没有示威震慑的味道。


大型钻地弹的思考

2007年3月14日隧道中试爆的MOP,这次试验用来测试爆炸威力

2007年3月14日隧道中试爆的MOP,这次试验用来测试爆炸威力

2007年11月到2008年7月间进行了第三阶段的研制工作,包括使用B-52进行实际飞行投放试验,测试MOP巨型穿透弹的实际钻地能力和对地下工事的摧毁能力。测试的细节没有公开,但根据爱德华兹空军基地无意透露的消息,截止2009年3月18日MOP巨型穿透弹至少进行了一次飞行投放试验(FT-1)。



大型钻地弹的思考

B-2弹仓中的MOP,MOP将成为B-2的标配

美国空军计划将MOP巨型穿透弹配置到现有的B-2和B-52战略轰炸机上,2007年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接到250万美元的合同,改进数量不详的B-2轰炸机使其具备MOP巨型穿透弹的挂载能力。目前分析所有的B-2都将进行改进,从而使MOP巨型穿透弹成为B-2轰炸机的标准武器。MOP巨型穿透弹全长6.2米,直径0.8米,质量达到了空前绝后的30000磅/13.6吨,不过装药只有5300磅/2.4吨。如此低的装药比似乎和威力巨大矛盾,其实不然,MOP是钻地穿透炸弹,注重于穿透效果而不是单纯的爆炸威力。MOP通常使用B-2在12000米高空释放,加上13.6吨的质量,下落至地面时动能极大,这既奠定了MOP强大钻地能力的基础,也对MOP的弹体结构提出了严峻的考验。MOP大部分质量是高强度的合金钢,甚至有人猜测添加了贫铀材料加强强度,高强度钢壳体保证了MOP不会因为巨大的动能冲击变形。MOP的引信技术是一个巨大的技术障碍,引信既要保证可以承受落地时巨大的冲击,又要可靠的在预定深度引爆,加固目标智能引信技术可以说是MOP在技术上的最大难点了。MOP使用成熟的GPS/INS复合制导,弹翼设计使用四片短横翼和4片可折叠的栅格形尾翼,控制率和原有的钻地弹如GBU-28炸弹相差不大,可以保证MOP巨型穿透弹在落地时接近垂直地面,彻底发挥MOP大质量高动能的优势。


大型钻地弹的思考

B-2投放的MOP穿透弹具有极大的打击能力

美军声称MOP巨型穿透弹将用来打击伊朗和朝鲜的深层地下加固目标,尤其是他们的地下核设施。毫无疑问,MOP巨型穿透弹也同样是攻击高价值地下指挥中心等掩体的重要手段,它使用高价值的全向隐身B-2轰炸机投放,仅仅从这点看它的威慑目标并非仅仅指向朝鲜和伊朗。MOP巨型穿透弹号称达到了61米的穿透打击能力,这对世界各国地下工事的有效性和可靠性都提出了严峻的考验。为了免遭MOP巨型穿透弹的摧毁,各国不得不全面加强地下工事的建设,大规模新建加大深度的地下工事。从这个意义上说,MOP巨型穿透弹的出现和隐身技术的出现有异曲同工之妙,MOP和B-2也堪称是一对最佳搭档。不过看到隐身飞机加钻地炸弹的组合,总是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起1991年2月13日伊拉克阿米里亚(Amiriyah)防空洞的悲剧。在这场杀死了408人的灾难中,2架F-117A攻击机各自投下了1枚2000磅的GBU-27激光制导炸弹,通过交替攻击炸开了一个洞口,随后将阿米里亚防空洞变成了人间地狱。这还不是GBU-28或是GBU-57这类大型穿透钻地弹的效果,大城市民用防空掩体的可靠性越来越低了。说起阿米里亚的惨案,有一件以讹传讹的事情也是要提及一下的。或许是迎合了反战的道德因素,多年以来中文网络上流传着艾伯特·威莫茨死前了解到阿米里亚防空洞惨案真相,因为他研制了制造惨案的GBU-28钻地炸弹良心备受折磨的文章。文中写到艾伯特·威莫茨是波音公司的专家,波音幻影工作室(Phantom Works)研制了GBU-28和炸弹之母(MOAB),GBU-28钻地炸弹击穿了阿米里亚防空洞这一系列错误。问题是攻击阿米里亚防空洞的是GBU-27激光制导炸弹,攻击发生的2月13日GBU-28刚刚正式决定开始研制,虽然GBU-28加大了平民掩体被击穿的危险,但艾伯特·威莫茨无论如何也不用因为阿米里亚惨案而良心不安。还有GBU-28是德州仪器公司防务电子分部的产品,后来卖给雷神公司,GBU-43/MOAB则是空军研究实验室(AFRL)主导研制的,他们都与空军研究实验室的艾伯特·威莫茨有关,和波音公司没关系,倒是最近服役的MOP巨型穿透弹是波音公司鬼怪工作组研制的。虽然我觉得阿米里亚防空洞被攻击实在是一幕惨剧,美国人恃强凌弱也令人心寒,但这种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发明家的文章把活生生的悲剧和惨剧当成了娱乐节目,让人心生厌恶。


MOP巨型穿透弹穿深高达61米,但穿透弹的研发仍在继续。根据2010年6月美国空军公布的消息,下一代钻地炸弹的开发已经提上日程。2010年12月联邦政府采购公布网(fbo.gov)的公布了美国空军提出的下一代穿透钻地弹指标。


大型钻地弹的思考


下一代基于火箭推进的高速穿透钻地弹


上一代穿透钻地弹通过质量获得高动能,新一代穿透钻地弹的关键在于速度。替代MOP的新一代穿透弹将只有MOP巨型穿透弹的1/3大小,采用火箭推进甚至吸气式的冲压发动机,以更高的速度获得上一代巨型穿透弹相同甚至更高的动能。代替GBU-28的新一代穿透弹质量将降低到2000磅级,可以在未来的主力战斗机F-35内部挂载,毫无疑问2000磅的级别钻地弹和F-35的隐身能力结合又勾起了不好的回忆。这些不好的回忆,固然有见到钻地弹恐怖威力的因素,但更多建立在美军总是在关键时间碰巧误炸的记录上。阿米里亚惨案发生后,面对国际舆论美国声称根据情报和电子侦察此处已经作为军事指挥用途,并指控伊拉克政府故意将一个军事设施继续保留为备选的民防设施。虽然事后BBC记者没有发现此处作为军事用途的痕迹,简氏世界军事主编查尔斯·海曼事后调查指出信号来自270米外的通信中心,不过这又如何呢,虽然这个错误导致408人丧生,但这只是繁忙的美国情报机关无意间的错误罢了。这套说辞在8年后的中国大使馆误炸事件中再次登场,区别在于伊拉克的误炸连形式上的调查和追责都没有。从美军使用钻地炸弹的历史和效果看,随着研制出大穿深的钻地穿透弹,美军对敌方地下掩体工事和核设施的攻坚能力日渐增强,仅仅是和平时期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迫使对手不得不加强地下工事的建设,这对类似作战环境的中国空军同样是很有借鉴价值的。目前我国空对地精确制导弹药正在初步解决有无问题,大型钻地弹的研制应逐步提上日程,而不是战时急时抱佛脚。从作战对象看,东南我军面对的主要是金门、马祖坚固的地下工事以及台湾本岛的加固地下防空设施,西南部面对印度在藏南数十年修筑的坚固防御工事。面对这些加固的地面和地下目标,以前我军使用传统的炮兵压制和步兵夺取等手段需要地方和部队的付出很大的牺牲,金门马祖对面的厦门和福州可能付出不仅是经济损失甚至是大量平民伤亡的代价,这只能说是空军攻击硬目标能力不足的权益之策。早在十多年前笔者看到的采访中,金门炮兵就将厦门电厂作为攻击目标,研制装备类似MOP/GBU-57的巨型钻地炸弹,可以有效的发挥对其基层官兵的威慑作用,打消台军利用民用目标讹诈的险恶居心。在掌握制空权的情况下,类似MOP的巨型钻地炸弹对打消台湾利用佳山基地等地下设施以拖待变的侥幸心里也是很有帮助的。批量装备类似GBU-28的大型钻地炸弹,直接摧毁加固的天弓二号地空导弹阵地和台湾常规的加固机堡,对夺取制空权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这也是美军在以往战争中得到验证的。

另一方面,美军曾有误击阿米里亚防空洞和其他民用目标的历史,造成惨重的平民伤亡。外界无法获知美军是失误还是刻意制造的恐慌,何况即使是蓄意制造也可以通过本国和盟国的舆论引导将惨案淡化,而且外国平民伤亡最多也是舆论代价。对我国来说,没有美国那样对国际舆论的掌控能力,将面临大得多的国际舆论压力。更重要的是钻地弹近期可能使用的战场都是法律上的本土,可能造成的平民伤亡都是或将是本国公民,平民伤亡带来政治的代价就是不可承受的。因此我军钻地弹打击的目标选择上要慎之又慎,需要限定纯军用高价值目标的使用范围,并通过可靠情报反复核实,这是我国大型钻地弹使用上必须要主义的问题。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