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高中当升旗手的几个故事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4 858
导读:国旗,是国家的标志性旗帜,是国家的象征。每一个国家的公民都有捍卫国旗尊严的义务。国旗,也会在某种程度上赐予每一位公民以尊严和荣誉。 1890年,“黄龙旗”作为真正意义上的国旗被举起。但是,这面国旗却代表着封建帝王的尊严,并且在西方列强的坚船炮利面前,它无法给予每一位中华子民以尊严,有的,只是屈辱。之后的五色旗、青天白日旗,飘扬在苦难的中国上空,仍然侵染着无数爱国同胞的血泪。 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冉冉升起了五星红旗,那一刻,同时升起的,还有中华民族早已跌落谷底的民族尊严,那一刻,中国人民站起来

国旗,是国家的标志性旗帜,是国家的象征。每一个国家的公民都有捍卫国旗尊严的义务。国旗,也会在某种程度上赐予每一位公民以尊严和荣誉。

1890年,“黄龙旗”作为真正意义上的国旗被举起。但是,这面国旗却代表着封建帝王的尊严,并且在西方列强的坚船炮利面前,它无法给予每一位中华子民以尊严,有的,只是屈辱。之后的五色旗、青天白日旗,飘扬在苦难的中国上空,仍然侵染着无数爱国同胞的血泪。

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冉冉升起了五星红旗,那一刻,同时升起的,还有中华民族早已跌落谷底的民族尊严,那一刻,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我们都听说过1990年发生在荷兰诺维克的动人故事。一位叫梁帆的中国女中学生,不惜以生命捍卫国旗的尊严,民族的尊严。可见,国旗在国人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的神圣,何等的不容侵犯。

我也曾经是一名中学生,并且十分荣幸地担任了两年升旗手。这里面,自然有很多故事。我要首先声明,国旗在我心中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以下的故事,有滑稽,有调侃,但是,国旗在我心中的神圣地位永远不可动摇。如果有一天上天赐予我像梁帆那样的机会,我也会不惜用我的鲜血染红桌布,制出一面鲜红的五星红旗,让她高高飘扬。

话说,那时的我还很年轻,在实验中学读高二。是我的班主任推荐我当升旗手的,据她说,我有责任心、爱国心,并且有力气。很快,学校的任命下来了,我接替了刚刚毕业的老升旗手,成为神圣的学校国旗组一员。

我们学校当时的国旗组人数并不多,正规在编人数就四个,两名升旗手,两名护旗手,如果把国旗下讲话的同学算上,也才五个,因为每周的讲话人不一样,我们按照习惯没把国旗下讲话的人算在里面。有的学校也许有自己的锣鼓队,国旗组人员前进时他们敲出鼓点。不过在我们学校,前进时的鼓点是由扩音大喇叭放出来的。每星期的第一天早晨,学校组织全员参加的升旗仪式,并有国旗下讲话,这是每星期必有的大型活动,风雨无阻;除此之外,每天早晨都有升旗仪式,每晚有降旗仪式,也是风雨无阻,不过这就是国旗组的责任了。

和我一起担任升旗手的,是邻班一位姓“那”的同学。另外两名护旗手,一个姓洪,一个姓包。我们四个都配有崭新的蓝黑色学生服,黑色的皮鞋,白色的手套,胸前分别有姓名牌和校徽。每星期一的全校升旗仪式,我们的穿戴很正规,不管是寒冷的深冬,还是炎热的盛夏。当然,其余每天的仪式,我们的穿戴就不很正规了,依天气变化穿着不同的衣服,有时甚至是刚下体活课就是降旗仪式,都穿着运动服。

接下来说一下我们升旗时的一些具体安排。

之前说过,小那和我都是升旗手,升旗仪式中我和小那负责将国旗升上去,而老洪和老包分立左右,对国旗行注目礼。每星期的国旗下讲话,我们四个分站升旗台四角,笔直笔直的,直到仪式结束,我们各回各班。

我们在仪式中的队形也和其他学校不大相同。国旗入场时,我手捧折叠好的国旗走在最前面,小那在我身后两米远,再往后两米,老洪和老包并排前行。我们不像军队那样踢正步,但是步伐必须整齐划一。因此,我们必须掌握好鼓点节奏,不能错步。也因此,我们在正式上岗前做过许多次练习。毕竟,升旗仪式是神圣的,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去郊外游玩。我就深切地感受到,当我手捧国旗时,似乎有一种神圣的感觉在内心荡漾,那时,我真的敢于用生命捍卫国旗尊严。我也不知为什么,总之我就有这个感觉。

现在,说说有趣的事,大家可别把我们当成不尊重国旗的混蛋哦,其实我,小那,老洪,老包,都是很爱国的青年。高中毕业后,小那考上了省重点大学,老洪考上了军校,老包考上了警校,我郁闷些,当兵去了,不过选择当兵我一辈子不后悔。呵呵,不扯没用的了,入正题。

前一天晚上降雨,旗杆滑轮生锈了

那是一个天空满是阴霾的星期一,大家的心情因天气变化变得极其不好。我们国旗组的人也一样。在阴冷潮湿的三级风中,我们踏着鼓点前进,我双手捧着折叠好的国旗,小那在我身后两米远,老洪老包在小那身后两米远并排前行。据相关同学回忆,我们的步伐太整齐了,以至于我们的呼吸都一样,呼出的白气也是一起出口一起消散的。我想,那时的场景恐怕真有些滑稽,尽管每个人都有神圣感。

我们走到升旗台上,我和小那开始系国旗。那时我们当升旗手已不是一天两天,我们甚至能熟练掌握国歌节奏,在国歌结束的一刹那刚好将国旗升到旗杆顶端。有些不熟练的升旗手在升旗过程中掌握不好节拍,不是过快就是过慢,但我们不会有类似的情况。

不过那天,我们糗大发了。

刚开始奏国歌,小那和我就都感觉不对。旗杆顶端的滑轮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我们都感觉很吃力。

小那低声说:“好像生锈啦。”

我回道:“真费劲,加把力,又没有国丧,不能降半旗啊。”

于是,我俩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只是我们吃奶的劲儿貌似也太大了些,很快下面的方阵中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我俩忽然动作同时一顿,我们都能从对方的脸上读出,呃,放到今天应该称之为“囧的信息”。

我们在国歌才奏到一半的时候,就让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旗杆顶端了。

国歌得照常放完,那期间我们升旗手却没事干了,国旗已经到顶啦。我俩只好按照以前的常规步骤,一左一右站在升旗台其中一角。

事后,各班带回。我们四个像斗败了的公鸡,尽量低调地快速跑进教学楼,今天的升旗如此不成功,作为当事人我们哪还好意思招摇过市啊。结果我们刚进教学楼,就看到主任一脸怒气地等着我们。我和小那心说完了,肯定挨训了。老洪和老包没事,他俩又不负责升旗,所以主任冲他俩挥挥手,示意他们回教室。我和小那在他面前站的笔直。

“怎么回事?啊?国歌奏到一半,国旗先上去了?”

“主任,这个是有原因的。”小那解释道。

“还有理由?”主任的嗓音高了八度,从我们旁边经过的各班队伍都看着我俩,大家都是一副看笑话的表情,可不是嘛,据我所知,至少在我就读于实验中学这三年,包括前后几年,似乎都不曾出过这种事。也许有些人认为这不算大事,但是,实验中学是要求每一名学生尽职尽责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的,这是写进校训里的。我们作为升旗手没有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必须接受斥责。况且我们的错误犯得竟是如此之囧,唉,怎么说呢,现在想起来都特郁闷。

“主任,旗杆上的滑轮锈住了,所以……”我试图解释一下。

“是滑轮锈住了还是你俩脑袋锈住了?”主任不客气地打断了我的话,我当时很委屈,我当时并不明白,只不过是节奏没掌握好,国旗过早地升到旗杆顶端,这不算啥大错吧。

小那和我的想法差不多,从此以后,那位主任被我们称为“锈主任”。

面对审查团时,我的一些囧事

高二下学期,我校参加了省内示范校评比。作为待评定的学校,上级审查团即将到来。因此,对于一些貌似不合理的事宜,教师们对我们进行了交代。

比如,不能说我们有晚自习,要说我们夏季时下午五点半准时放学,冬季时下午四点半准时放学;不能说寒暑假期间有补课,只能说学校组织我们进行广泛的社会活动,像帮助五保户,进行公益宣传,展开义务劳动;我们学校的场地很小,没有足球场,教学楼环绕着的塑胶场地上只有篮球场和排球场,我们的课间操都是在这其中摆阵,但是没有足球场不够评比资格,所以只要审查团的人问起我们的足球场地,我们就只能指着和我们隔一条街的市体育场说那就是我校的足球场;最难以忍受的,我校不能让审查团知道我们超编,按规定我们每个年部不能超过十个班级,结果光我们这届就有二十个班,我们的下一届更甚,二十五个班,所以,校领导让多出来的那些班级“消失”了,或者隐藏到了无人光顾的实验楼,或者隐藏到了分校校舍。

可以说,从小到大学校让我们撒谎的事情不在少数,我们是高中生了,见怪不怪。老师让怎么说,我们就怎么说,多说惹是非,少说没毛病,不说最好。

我这人从小就是一撒谎就上脸,所以我当然不希望审查团的老爷们问我话。可是我的职位太特殊了,我是升旗手啊,升旗仪式时可以说我也是主角之一,我是多想当龙套哥啊,可惜不行。

就在一次升旗仪式后,陪审团的某位领导来到我面前,开始问话。

“同学,你们每个年部有多少班级?”

事前学校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张“复习题”,上头印满了陪审团可能提出的问题答案,我们只需背熟。可是我们需要学习的正规课业很多,背这个东西,怎么说呢,反正以我的记性,我只能保证像背课文一样,绝不会很自然。

“十个。”

“假期有补课吗?”

“没有,在校领导的组织和领导下,我们帮助五保户,义务劳动,以及社会公益宣传。”

“你们学校的足球场地在哪里?”

“在您的十一点钟方向,过一条街,就是我校的足球场地。”我太慌了,忘了标准答案,结果就随口把方位报了出来,很正规,却不是标准答案,我开始不淡定了,真希望提问早些结束。

可是那位领导意犹未尽,又问:“同学,你是哪班的?”

如果我照实回答,就出事了,我那个班级在正规编制上不存在,连班主任都暂时降格为普通任课教师了,我的同学们此时都隐藏在实验楼里,我想了想,信口说道:“我是七班的。”当时我这个庆幸啊,得亏那天升旗时走的匆忙,没佩戴我的姓名牌,姓名牌上的内容会出卖了我,上头不光有我的二寸免冠照片,还有我的所属班级、姓名。

“你的班主任姓名?”

“张艳。”那是我历史老师的名字,我因为喜欢历史而历史成绩超好,所以和历史老师关系很铁,其实历史老师根本不是班主任,我就是随口一说。

“好了,回去上课吧。”

我一边走一边蛋疼,我知道我惹祸了,我信口胡诌,满嘴跑火车,要是那位领导真去核实情况,我校很可能因为我的个人原因而被取消评比资格。我以后还怎么在这里上学啊?

我为了避免被跟踪,就先装模作样地进了七班所在的一号教学楼,确定没人跟踪后,我才顺着卫生间窗户跳了出来,一路小跑回到实验楼。呃,我是不是天生当特务的料?

“老师,我被提问了。”我像干了见不得人的事儿似的,低声下气地对我的班主任坦白交代一切。

“没事,你放心,去自习吧。”班主任安慰我。我忘说了,评定示范校资格期间,我们所有超编的班级无法正常上课,所以一天到晚都是自习课。我们的班主任很尽职尽责,只要没有授课任务就监督我们,调到分校的那些班级自由了,整天的放鸭子,当时真是羡煞我等。

“老师,如果穿帮,我不会被开除吧?”我年轻那会儿真不是一般的老实,呵呵。

“不能,去自习吧。”

“可是我担心啊,我说我是七班的学生,我说张艳老师是我的班主任,我这谎都没法撒圆啊,张艳老师根本不是班主任。我看到那个领导还在本子上记着什么,我该不会真惹出什么乱子吧?”

“快去自习,别里科夫!”班主任真不耐烦了。(别里科夫是契科夫笔下《套中人》的角色,一天到晚怕惹乱子,最后自己把自己吓死了,此后班主任给我的外号真就成了别里科夫,我很抑郁啊,我也怕给学校和组织添麻烦不是,我何苦?)

“可是老师……”

“你要再废话,不用校长开除你,我先把你开除了!”班主任终于杏眼一瞪,我彻底灭火,内心充满忐忑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不过那之后的几天,我都心神不宁,直到检查团终于离开了,我才恢复过来。

怎一个“囧”字了得啊。

盛夏中电视台光临我校实拍,据说有直升机协助拍摄

省级示范校评定资格的最后一项,由当地电视台组织实地拍摄升旗仪式。据说那时会有直升机在空中实施俯拍,我等升旗组成员极为荣幸,长这么大还没上过电视,这可是露脸的大好机会啊,让家乡父老也看看实验中学健儿的风采。

那天,气温零上28℃,板油路好像都被烤化了。在操场上摆阵的同学们被规定穿半截袖白色衬衣,下身着蓝黑色西裤。升旗组的人,不好意思,披挂整齐吧,蓝黑色学生服,黑色皮鞋,白色手套,姓名牌、校徽一左一右别在胸前。零上28℃啊,这不坑爹吗?但是那时我们已是高三人,老生了,觉悟是肯定有的,毫无怨言地披挂整齐后,穿着最吸热的制服,踏着鼓点迈着整齐的步伐经过方阵前方,来到升旗台上。之后,升旗开始。

我个人感觉那次升旗是我成为升旗手以来最完美的,速度不快不慢,不自量力地说,堪比国旗班了。其实我们升旗时也没闲着,耳朵一直竖着,希望能听到直升机马达的声音。那天气象条件良好,直升机如果到来,我们不会看不见。可是,直到国歌奏完,五星红旗高高飘扬之时,我们连半个直升机的螺丝钉都没看见。

我可不敢相信我会被放鸽子。我容易吗?大热的天,顶着大太阳,披挂整齐的进行升旗,还在升旗台上站了二十多分钟聆听国旗下讲话。也就是我这制服的颜色太深,否则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我的汗水把制服打透了。

升旗仪式结束,我们仍然怀疑直升机一直隐藏在某个角落中,当时真是偏执了,明明都被放了鸽子了,还不相信。于是乎,我们又排着整齐的队伍回教学楼。按照步骤,我们得等学生队伍都撤回后,我们再撤回。所以在各班方队回教学楼时,我们四个还像二百五似的站在升旗台上,守护着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四个二百五,就是一千了,真对,电视台出老千放我们鸽子了,他们先出老千,然后我们四个当二百五。我去。

但在当时,直到回教室后,我才从同学们的调侃中得知,直升机没来。虽然大家都被太阳晒得够呛,可是他们毕竟没我惨,他们好歹还穿着半袖呢,我可是全身披挂啊。我多郁闷。

对此,电视台的借口,是调度出了问题,直升机没能如期到来,末了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我分析啊,这帮时常上电视的牛人们可能不屑于对我们这些高中小崽子道歉。

第二天,学校又组织了一次升旗仪式。不过这一天是阴天,还吹着冷风,倒霉的是那帮穿半袖的同学。东北的天气就是这么怪,明明是盛夏,可是雨后的气温仍然能让你打冷战。

升旗的时候我就想,昨天直升机是因为调度问题没来,今天会不会因为气象原因不来呢?所以我再次做好了被放鸽子的准备,但是我心理平衡了不少,看看台底下那帮冻得瑟瑟发抖的同学们,尤其是女同学,嘿嘿,昨天当了二百五的我们哪还有不平衡的理由?昨天你们笑我们日光浴加桑拿,今天改你们冬泳,此一时彼一时,皇帝轮流做嘛。人啊,不能一辈子不倒霉,也不能一辈子总倒霉。

嘿,结果,那天直升机还真来了。就在我们上空不到二百米的地方转悠。不过,因为昨天被耍了,我们的情绪不太好,所以升旗期间有瑕疵,比国歌节奏快了两秒。我们也无所谓了,当时我们四个似乎心照不宣。当各班带回教室后,直升机行将返航之时,我们在升旗台上集体朝他老人家亮出了中指。

总结一下

好了,以上三件事,就是我在担任学校升旗手时的真实经历。说出来,就为了让大家和我一起乐乐,每次回忆起来,我都忍不住开心一笑。我们都应该明白,国旗是神圣的,从事升旗也是光荣而神圣的工作。大家千万别把我当成随便拿国旗调侃的人,但是当我从事与国旗有关的工作时,确实经历了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这本身与尊重不尊重国旗无关,这个,我一定要声明。

最后,我热爱我的祖国,我尊重鲜红的五星红旗。作为一名退伍老兵,我时刻准备用生命捍卫祖国的尊严和国旗的尊严!


本文内容于 2011/5/6 21:05:43 被步兵生于198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