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能巨额投资江苏 邳州征地专打女人灌屎扒裤

贵金属 收藏 6 610
导读:[img]http://img3.itiexue.net/1293/12930255.jpg[/img] 范海平(右)说到被人往嘴里灌猪屎的事,悲愤不已。——本报记者 宋阳标 摄 一家成立仅仅3年多时间的民营企业,在2010年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投资1311亿给太阳能光伏产业,是冲动还是蓄谋已久?在光伏产业相对过剩的今天,这样巨额的投资意味着什么?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汉能”)给世人画出一个巨大惊叹号的同时也画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而汉能号称投资148亿项目的邳州分公司或许能给出一丝启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范海平(右)说到被人往嘴里灌猪屎的事,悲愤不已。——本报记者 宋阳标 摄


一家成立仅仅3年多时间的民营企业,在2010年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投资1311亿给太阳能光伏产业,是冲动还是蓄谋已久?在光伏产业相对过剩的今天,这样巨额的投资意味着什么?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汉能”)给世人画出一个巨大惊叹号的同时也画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而汉能号称投资148亿项目的邳州分公司或许能给出一丝启示。


本报记者 宋阳标 实习生 朱洁 发自江苏邳州


2011年4月18日,春寒初去,万物萌动。就在这时,江苏邳州,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邳州的项目开始动工,当地老百姓称其为一场血战。


春寒料峭的骇突


4月18日上午,刚刚被划到邳州市经济开发区的李场村村民范海平,和众多村民一起来到位于250省道北侧的村里一块地边上。这块地现已成为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邳州的分公司工地,在这里将建成该公司的厂区和研发中心。


范海平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小麦还有一个多月就成熟了,看着长得密密匝匝茁壮的青苗要被施工方铲除,心里觉得很愤怒:为什么不能等一个月,非要毁了这些庄稼。


迎接他们的是数百名不明身份的人,接下来就是一场混战,导致多人受伤,20多人被抓,被抓的20多人都是女性,被人押上汽车,带到当地各个村落和小区游街示众。而其中更有多名女性被人工作人员抓走后强行往口中灌入猪屎、狗屎,进行人身侮辱。


在范海平的记忆里,她被关在开发区马场村的一个屋里不让出去,在里面挨打。


范海平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头一趟是把我追到车里,车里有4个劳力,又踹又扇我,告诉我,要是再去,还得再打,四五个人看住了不让出,女儿一报警放了出来,后来又去西湖(湖,苏北方言,指田地,西湖就是村里的田地),还没张嘴,就被七八人按倒,打耳光,被人押到车上游街示众。家里的合同是村里干部代签的。如果不让拆,他们就说你家里计划生育有问题,有违章建筑。


李场村村民在5月4日早晨给时代周报记者发来当日冲突的录像,这是仅存不多的录像备份之一,大部分当时的拍摄已经被人强行从相机中删除。


画面一开始,一群人站在250省道边上,远处是很多人在走动,一个声音高叫着:你们几个人在这看什么!别在这照,快回去。


苏CT6700,一辆商务汽车出现在画面中,一群人围着几个女性撕扯,一个戴眼镜穿褐色竖暗纹西装的男子使劲扯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妇女,妇女一个趔趄,视频中传来布料被撕裂的声音。在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几位妇女躺在车门口,不愿意上车,一伙大汉则使劲扯拽,喊着“起来起来上车上车”。


一个妇女被四个人抬着手脚从田里抬了过来,往苏CT6700里塞,有人在喊着,送医院去。一个四处逃跑的着红色服装的女子被两个大汉拽得像一只小鸡一样转来转去,接着一个领导模样的男子一边指挥,一边使劲吼着:给我带走。四个彪形大汉一拥而上,将女子绑走。


一个戴着红帽子,围着蓝色围巾的白发苍苍的老人,被一个男子拽来拽去,好不容易才躲过他,钻到人群中,在一群老年女性中坐下,她们坐在马路的中间,试图挡住汽车。


一个穿白色服装的女子被四个人抬出人群,向一侧的马路中间一扔,那个女子在路中间滚了几圈,传来哭声。还有几个男人正把一个人往CT6393面包车中塞。


56岁的王传珍被打伤后一直在医院住院,她的丈夫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那么多天以来,大队和生产队就去了3次,医生说医药费不要他们负责,人现在还在吴闸医院住着。


王传珍的丈夫说,当时因为人的人要去铲地,她去阻止,被几个人抬着往车里塞。那辆车是白色的,上面写着司法的警车。那些打人的人很狡猾,都是隔着厚东西打,根本没有外伤,王传珍现在主要是头部有毛病了,现在不能正常吃饭。


在李场村的公路边上,一群老百姓坐在路边闲聊。一位村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里以前是万亩吨粮田示范方,是以前梁保华书记来视察过的,去年时牌子还竖在大路边上的。


一位女性介绍,一个姓董的小媳妇娘家是王场的,拉到沙沟湖的养猪场,往嘴里喂猪屎。然后被游街示众,人工作人员告诉大家,你们要是闹下场跟她是一样的。


村民黄枝芳(音)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她当时就是去问为什么钱没到位,就挖青苗,结果被五六个人架走了,也被带走游街。


据村民统计,共有20来人被拉去游街。


李德仁老人介绍,连自己的孙子、孙女连同儿媳妇一起都被带走了,小孩子才一两岁,儿媳妇被打了两巴掌。


一位妇女用“长城大决战”、“血战台儿庄”来形容这次冲突—血战李场。


时代周报记者询问她们有没有出去反映过情况,她们表示,被逮住的几个,动都不能动,有人专门盯着她们的行踪。而有后台的人,小麦还在施工区里面长着。


一位叫辛敬兰的女性村民说自己的裤子都被那些人扒掉了,还有一个人衣服被扒光只剩了一条小裤头,然后被四个男的抓住手脚往地上摔。


一些村民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那些打人者是有选择性的,专门打女人,而且手法下流,抓住女性就把上衣往上面一捋,把奶子露出来,裤子往下面一扒,只剩一条裤衩。


董美的丈夫说,妻子被逮到新沂一个养猪的地方,被三个人按着往嘴里喂猪屎,回家后难过得只想死。


他介绍说,那些人把猪屎灌在矿泉水瓶里,和开后硬往嘴里灌的。


很多村民都向时代周报记者反映,今年年初,开发区人来谈征地的事,但是没有办任何手续,就将村里500多亩地占走了。有村民给记者拿来当时他们签的合同,里面没有说土地征用期限,只写了一个工业土地使用年限,只是说每亩地一年赔偿1300元,青苗费一次性赔偿600元。


很多村民指认,4月18日发生的事情是开发区二把手朱广礼现场指挥的,打人抓人也都是他让干的。


继时代周报2009年对邳州进行相关报道后,本报记者经常接到邳州的相关信息。还是在去年下半年,记者偶然听说当地要建一个大项目,由于该地经常性的浮夸,当时不以为然。只是在与当地官员一次交谈中,听到了一个信息,原来,这个投资额达到148亿的大项目居然要地方政府提供16亿的启动资金。


如此巨额资金从哪里来,县级市的邳州财政拿不出,地市级的徐州市也拿不出,最后定下来是由徐州市政府以政府资产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来支持。


我突然想到,万一这个工程做半截做不下去了怎么办?这16亿的漏洞谁来补?在采访中接触到很多官员,他们都很客气,向记者诉说自己的苦衷,谈自己的不得已,谈自己的辛苦,说自己其实很可怜,很多都为做好工作累病累倒了,为了谈到项目,为了陪好领导,有人都在酒桌上“光荣”了。


我一下想起了李场村的村民,他们那被风吹日晒打黑的脸上,已经看不到多少光彩。想起我在农村老家的父母,脸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辛苦就是为了守住那几亩土地。


可是,那些土地被征用了的农民呢?那些被征用土地建成化工厂日日遭受污染的农民呢?想到他们见到官员后惊恐的眼神,想到他们被一些记者欺骗后的愤怒与无奈,想到失地以后他们的命运,我在想:究竟谁是最可怜的人?


我想,也许没有最可怜,只有更可怜。



本文内容于 2011/5/5 21:29:30 被贵金属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