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正是一个闷热的天。 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雨。 次日,推开窗户,却是刺骨的冷风,伴随着几许雪花。

窗外,早已是一片银白。 行人稀疏。 我顶着一把小伞,漫步街头。 或许是昨日余温,屋檐落下一串水珠。

天空苍白,脱落几尺积雪。 雪与伞交接,沙沙声作响。 几许彷徨,几许惆怅。 静静等待,只为花开。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