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啸 第一卷 陌路烽烟 第005章 石头过刀房子过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


第005章 石头过刀房子过火

五人背着岩盐,狼肉、山鼠,牵着山麂子往回赶,干粮虽然吃完了,但是中午他们找到一些山栗子,在一个小溪边、用几个搪瓷大茶杯炖了一餐山鼠栗子汤,吃得饱了,精精神神的往回赶,虽然累,但是心里真的很高兴。

回程的时候因为带了四条狼的肉,加上盐石,每个人的负重都很多。就算是罗明和孔辉在山泉边将狼皮剐了,除去内脏,四头狼的肉也还有八九十斤重,加上狼皮也有一百多斤了。过了小洞窟之后,五个人实在带不动这么多东西了。

罗明擦着汗,“不行,得放弃一些东西,要不咱们明天都赶不回去!”

孔辉放下两袋子岩盐,喘着粗气,“天就要黑了,咱们还是做做准备吧,现在夜露深重,生病就遭了!”

王颖看看四处的东西,“丢啥东西好呢?岩盐是不能丢的,咱们正极度缺乏盐,狼肉狼皮?也挺可惜的!”

刘珊;“听人说狼肉不好吃,不如将狼肉丢了,将皮子带回去,快入冬了,硝制一下就是四件狼皮小袄了,正派得上用场!”红军的物资非常贫乏,刘大勇现在听在耳中,才知道留守在小井、大井的红军已经是这样的艰难,但是刘大勇从没见过他(她)们向乡亲们索取过什么东西!虽然山里的乡亲生活也很困顿,但是物资也没有贫乏到这种地步,有些东西还是拿得出来的!

“不!”刘大勇脑海中涌出一段话,自然而然的说道;“狼肉是个好东西,味咸、性热、无毒,补五脏,御风寒,暖肠胃,壮阳填髓。不过阴虚内热者不能吃。”

王颖嚯得得回头看着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遍,惊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听来的!”刘大勇将圈着麂子藤条绑在头顶上的树杈上,很淡然的回答。

一屁股坐下,将剩下的三只山鼠取下,疲惫的说道;“其实咱们只要将狼皮找个地方藏好,或者将它浸在水里,得空再来取。”

刘珊;“大勇子,你那里听来的那狼肉的、介绍?”

刘大勇疲乏的劲儿过得快,只是这片刻间,浑身的酸痛似乎都没有了,站起来说道;“不记得了,不过狼肉我真吃过,炖炖烂了一样抵饱。”

循着水响,罗明和刘大勇背着狼皮,找到了山谷底部的小山溪,将狼皮捆好,用石头压在水底,两人一路走上来,顺便捡了一些山果,回到了山腰。

孔辉寻了一处山岩,上部斜斜凸出,下面倒是一个很好扎营的地方。他正忙着砍树枝,王颖和刘珊则是捡拾了一大堆的枯枝,罗明赶紧去孔辉那里帮忙。

在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孔辉两人总算是将岩石的外侧用树枝遮挡住了,形成一个空间不小的窝棚。

“生火吧,外面山上就算有白狗子,恐怕也看不清这里的火光了。”罗明舒坦的斜靠在枯草堆上。

王颖笑道;“可得小心点,烧着了头顶的树枝就惨了!”

刘珊将葫芦里的水倒出来,依旧用她们的三个搪瓷大茶杯在火堆上炖着山鼠肉,刘大勇扳了一小块盐石扔进缸子中,不时的添点水。他坐被火光烤着暖暖的,瞌睡劲头不知不觉的就上来了。

“碰”的一下,刘大勇睁开眼,罗明扔过来一个山果,“吃一个先垫垫。”“洗好了!”王颖接着说道。

刘大勇拿起怀中的山果,小口咬下去,酸的呲牙咧嘴的,别看这些山果红彤彤的好像熟透了,其实根本没熟,只有白霜打过之后,这种山果才会变得甜甜的好吃。

咧咧嘴,刘大勇咽下酸中还有点涩味的山果,虽然不好吃,不过也含有丰富的维生素说。呲牙咧嘴的吃完山果,瞌睡倒是没有了,刘大勇兴致勃勃听着王颖四人的小声闲聊。

“不知道一线天那里怎样了?”罗明突然话锋一转,说到了一线天伤员和乡亲们藏匿的地方来了。

“一线天很险,就算是敌人找到那里,也很难攻上去。”孔辉微闭着眼睛说道。

王颖看着刘大勇;“一线天那就是大勇找到的,哪里还有别的路上去么?”

刘大勇正摩挲着罗明那杠步枪,听到她问就是一呆,“我也不知道,一线天上边就是老林子了,我也没有去过,不晓得还有么有路可以上去。”

罗明看他的手指正扳在保险上,急忙按住枪身,“这可不是玩具,玩你的小弩箭去吧。”

刘大勇;“雀!就这杆破枪,膛线都磨得快光了,也就你还拿它当宝贝!”

“耶耶耶!小兔崽子还知道膛线?哪里听来的?”罗明斜着眼睛满脸轻视的看着刘大勇。

刘大勇小胸脯一挺,“刘铁匠就是我爹,枪我可见过不少。”

刘珊扑哧一声笑道;“知道你爹是铁匠,你这个弩箭是自己做的么?”

刘大勇点头,他脸上原本在水里洗干净了,搬树枝的时候又弄花了,整一花猫脸。王颖看的也是莞尔,刘大勇抽抽鼻子,紧紧地盯着沸腾、冒着香味的搪瓷缸子。

孔辉拨动着可以拆卸的弩箭,卸下箭匣一看,惊讶的问道;“这个弩箭是可以连发的?三弦三箭?真精巧,不简单!”

刘大勇吞咽着唾沫,不以为意的回答道;“没啥了不起的,要是有材料,我可以做个七箭连发的连弩来,有这么大。”伸手比划了一下大概两尺半长的样子。

孔辉伯拨动着角上的荆轮装置问道;“这个也是你自己做的?”

刘大勇嘴一撇;“你才会有这样本事,这个轮子是凑起来的。”拿过弩弓,“你看,这不是一起的,凑起来的不紧密,射箭的时候有松动,得靠感觉,否则是射不中的。”

王颖将缸子里的汤调调味,“好了,先吃东西。”

刘大勇嘶溜嘶溜的喝着汤,山鼠肉还是烤着吃好吃,炖汤喝膻味还是有的,特别是中午喝过一次了,现在喝起来感觉更加明显。

王颖将火堆弄小点,她们三人负责上半夜守候,罗明和孔辉轮流下半夜。今夜的寒意明显的比起昨夜来就要更冷了,要是没有火堆,是很难熬过去的。

刘大勇年纪小,一开始还是精神抖擞的,眼珠子圆溜溜的转来转去,还不时的爬出窝棚,倾听着外面的声音。到得一会儿之后,钻进窝棚就被火烤着直打瞌睡。

等到他睡眼惺忪的爬起来,天色已经亮了,窝棚里只有泛着火星的灰烬。

山麂子没有跑掉,还直着脖子在那个大树下,山鼠肉已经吃光了,王颖和刘珊在岩壁的旁边找到几根黄精,大伙胡乱吃了几口,带着东西往回赶。

上山的路非常难走,只是到半上午的时候,刘大勇就觉得喘气累得很,那头麂子现在由他负责牵着,这畜生生的膘肥体壮,犟起来的力气比起刘大勇来小不了多少,要不是脖子上被缠了两道藤条,恐怕刘大勇还真搞它不过。

快到一线天的时候,五人已经是累的人仰麂子翻。中午也就是吃了几个山果,肚子里的油水早就精光了,那些狼肉又舍不得花时间去弄,他们几乎是硬挺着回到一线天。

肚子里咕咕叫的冒酸水,刘大勇随手扯了一个茅根,剥开外面黄黄的皮,将里面白嫩的茅根塞进嘴里,嘁里卡擦一顿嚼,甜甜的茅根下肚,肚子里的感觉才好了许多。

“什么人?口令!”眼前‘哗啦’一下枪栓响,一根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刘大勇胸前。刘大勇吓得一跳,差点连麂子都给放跑了。一眼看见是红军模样的军装,心里立即松了一口气,“你丫的!”粗话还没说完,胸前一痛,持枪的哨兵一枪口戳在他肋骨上,一阵刺痛顿时深入骨髓般,痛得他弯腰直咳嗽!根本说不出话来!

王颖走在第二,事情看的清清楚楚,立即放下盐石,扶住刘大勇,抬头怒斥;“干什么?没看到他是个孩子么?下这么重的手!你是那个团的?”

“口令!”持枪的士兵冷冷的看着她,手指紧紧的扳在扳机上,似乎一言不合或是她们答不上口令,就要开枪的样子。

“我们没有口令。”罗明踮着脚站上来,一线天下的山道狭窄,并排是站不住人的,罗明也只有半金鸡独立的站着。

“我们是奉二纵队罗代表的命令,前往搜集物资的小队。离开之时,这里还没有哨位、也没有口令。”罗明说道。

哨兵迟疑了一下,伸手向后面打了个手势,随即一个人影从朝着山脊方向的一个暗堡中出来,向着一线天上面喊了句什么,狭窄的一线天上下来一个背着盒子炮的军官模样的人,一看五人就示意放行。

这人却是罗明认识的,和罗明亲热的打过一声招呼之后,帮着将东西弄上去。

刘大勇回头一看,红军在一线天前面布置了好几个阵地!牢牢地扼守住了前面那块不大的地方,阵地上堆满了大石块,看来红军的弹药并不充足。

一线天被清理了一下,整理出来了不少可以落脚的点,扶着石壁,很轻易就可以稳住身子向上行,只是陡的厉害走起来很费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