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Ⅲ 营门卫兵 (六)

sy65048 收藏 0 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8.html


虽然刘闯无法体会赵河南此时内心是何等的痛楚,但是从闪有泪光的眼睛中,可以感受到他与父亲有着深厚的兄弟情义。刘二宝在自己的生命里很重要,可是又是那样的陌生和触摸不到。

“唉……兄弟呀,你要是现在活着多好呀……”赵河南默默的说着又给自己倒上一杯酒,还没等端起来喝,爱人从旁边伸手把酒杯给拿走了。瞪了赵河南一眼,用浓浓的河南话说:“自己刚刚动完了手术不知道呀,你还要真喝呀。”说完后直接把杯里的酒就给喝了。

“你……唉,我就喝一杯怕什么,还给我抢过去了。”赵河南说着站起来给刘闯倒酒,然后问:“小子呀,今天我把你请到家里来吃顿饭,我有件事不太明白,还想问一问你。”

刘闯捧着手里的酒杯,忙说:“大爷什么事儿呀,你说吧。”

赵河南拿着酒瓶坐下后问:“你,为什么那么恨你方大爷,和我说说吧。我想听听,方天勇哪里值的你那么恨,这家伙,在大堤上大喊大叫的和副军长顶嘴,你还是很长脸的。”

刘闯默默的把头低下了,他想了想后说:“赵大爷,我听村里有人说闲话……”

“说什么闲话?”赵河南手里紧紧的握着酒瓶子问。

“当年我离开陆军学院方大爷家后,回到了村子里,听村里人说是方大爷在战场上,没有保护好我爸,所以才导致他的牺牲。”刘闯说话的时候伸手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之后又说:“村里人说方天勇以前喜欢我妈,看到我爸和我妈结婚了是生气,所以他才小心眼儿,看到我爸受伤了他才不救的……”

“住口!”赵河南有些听不下去了。

刘闯对视着赵河南的目光,他感觉到了赵河南眼中原来的温情已经散去,此时目光中透射出寒气与怒火。

赵河南拿起酒瓶仰脖喝了一大口,然后把酒瓶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浓烈的白酒在他的嘴角滴落,喷溅到有些发抖的胳膊上。赵河南把酒咽下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小子,你以为在枪林弹雨中战友之间,还会讲个人恩怨吗?你以为军人在战场上,会随便的扔下自己受伤的兄弟吗!村里的流言蜚语,都是老娘们儿嚼舌头根子扯淡的事儿,你怎么能随便信那些话。当时你爸在战场的时候,我也在,虽然我们当时不在一个团,但是我从多人的嘴里知道,你爸是肺部和心脏都中枪,根本没有抢救的时间,而在他最后的时刻,方天勇一直把他紧紧的……搂抱在怀里。如果要是有人说,他们在并肩战斗中还计较个人之间的恩怨,我把我赵河南的脑袋现在就拧下来当球踢,就算是乱枪把我射死,我也不相信那些传言疯语,我相信方天勇,我更相信你爸刘二宝!”赵河南说着又举扬起了酒瓶,站在旁边的爱人忙伸出双手给夺了下来。

“你……”赵河南冲着爱人狠狠的瞪看了一眼,然后对刘闯说:“小子呀,在抗洪前线你的连长为保护你牺牲了吧,那会不会也有人说闲话,说你和连长有个人恩怨,是你故意的呢?”赵河南看到刘闯想辩解,他忙又摆手打断后说:“这样说话你听了也不舒服吧,你听到这样的言论都会不舒服,那现在有人议论我最好的兄弟当年的事儿,我的心里也不舒服,道理是一样的。你以前是老百姓在村里爱听什么听什么,我管不着,可是你现在也穿上军装成为军人了,就要信咱当兵的这份情义,好好当你的兵!好家伙呀,你看你在江堤上冲着你方大爷大喊大叫的,很不象话的。你那样说他,那就等于是在用刀子挖他的心啊,二宝和他之间因为感情方面的事儿,是有过一点点的误会,但是我是见证人,他们兄弟之间的情义是最深的。”

刘闯听赵河南说完了之后起身,起身拿回酒瓶给自己倒酒,然后又一饮而尽,此时浓烈火燃烧的白酒,已经让他的嘴里麻木,分不清喝下的是酒还是水。也许是这份情感在心里积压的太久了,泪水控制不住的在脸上奔涌了下来。

赵河南看着刘闯流下的泪水,他的眼中也开始朦胧晶莹,嗓子里也象有团棉花般堵塞的难受,他搬着椅子坐到刘闯的身边坐下,摸着刘闯的头说:“小子呀,我知道你这么多年,没有父亲在你身边,你一定受了不少的委屈,你妈带着你也不容易呀。但是,现在要当兵了,就要象你爸一样,当个好兵,要象个男人一样。”

“我很孤单,我没有爸爸……我要是有爸爸就好了,有同学和我打架的时候,都会骂我是没爹的孩子,赵大爷……我很想我爸……”酒后的刘闯放下了平日里的倔强和坚强,把堵在心里多时的话都说了出来。

赵河南爱惜的抚摸着刘闯的头,说:“孩子呀,你一定要记着啊,你来到部队呀,就算是到家了,到家了……”

刘闯随着赵河南的诉说,刘闯的思绪也走进了往事之中,仿佛看到了冷静果断的方天勇,看到了真诚热心的刘二宝,更看到了幽默风趣的赵河南。也许是由于酒意浓烈的原因,刘闯跟着赵河南一起时而开怀大笑,时而伤感抽泣。

他们二人也不知道聊了多久,当刘闯从昏沉中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淡淡的月亮从窗外透射进来。也许是第一次喝这么酒的原因,脑袋上的血管带在不停的弹跳,并发着阵阵强烈的刺痛。他扯过军装穿在身上,来到外面客厅后听到了赵河南的鼾声。

回想起赵河南与自己说过的话,刘闯的心里有些不平静,真正的感受到了他与父亲当年的深厚情义,而且也从中体会到了,方天勇绝不是别人乱说的奸诈小人,也许自己是真的误会他了。回想当年自己在陆军学院,在方天勇家生活的那几年,还是感受到了许多的温暖的,怎么会听些闲话就在江堤上对他发火,当时自己说的那些过头并且很刺激的话,一定让方天勇的心里十分的刺痛。如今再回想起当时的冒失,刘闯的心里感觉很不舒服。既然自己的心里都明白了,就不要在这里等待天亮了。他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穿过月光朦胧的夜色,悄悄的离开了师部家属院。

刘闯离开部队大院没有走出多远,身上的暖意便被秋夜的寒气给带走了,他搓了搓手哈了口气,然后在空旷寂静的街道上奔跑起来。当他穿过街区绕过山路回到部队的时候,天色刚刚有些渐亮。

班长柳庆被刘闯身上的酒气给熏醒,他在床上坐起来忙冲着刘闯挥手,示意他把军装赶紧脱下来放到外面。刘闯脱下军装刚要往外走,忽然连队走廊里响起了急促的哨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