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民国八大奇案之七 《 海河浮尸》

1936年4月至1937年8月间,天津市区内海河水面每天清晨都会出现几具漂浮着的尸体,当时这几百具尸体在天津引起了不小的恐慌,究竟这些尸体是从哪里来的?是吸毒毙命的瘾君子还是侵略者犯下的滔天罪行?一时间,众说纷纭……

海河上有浮尸!

1936年5月1日,这个时间对于当时的天津人来说,有着不同一般的意义。这一天清晨,在大直沽附近海河岸边散步的人们突然发现,河上漂浮着几具尸体,人们的心立刻提了起来,地方警察赶到现场,让大直沽救生会的成员雇佣人将尸体打捞上来。起初,人们还以为是不小心掉入河中淹死的路人,或是因为家庭经济困难而跳河自尽的人。但是,慢慢地人们通过报纸的报道发现,这些浮尸大有来历,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简单。

以后的每一天清晨,人们都会在这一带发现浮尸。据当时报纸的报道,从1936年5月1日至8日,共发现浮尸67具,大直沽河中浮尸,这个发现数字异常惊人。

经法医检查后的结果显示,这些浮尸虽然都是淹死的,但其中却明显有三种不同的原因。一种是近期被淹死的,尸体完整;第二种是早就淹死,沉于水底,新近漂浮起来的,尸体已经腐烂;第三种则是在死后被转移到海河里面的。

搜索———300具尸体!

在天津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这么大规模的浮尸,一时间,街头巷尾,议论纷纷,各种臆断传说更是令人心惊肉跳。面对这种局面,天津市警察局以及五河水上警察局开始注意查明尸体来源。

当时河北省的五河水上公安局局长盖仲谋派出所属分局和船只,四处搜索,共得报300具尸体,非常惊人。5月14日,三艘汽船承载着重要的任务,分别开赴北运河、南运河和大清河,他们到那里是为了查看上游有无浮尸出现,如果上游出现浮尸,就在当地进行打捞,免得尸体漂浮到下游,影响天津市区的社会治安。而查看的结果却令人失望,在这几条河面上,此时的河水很浅,船只无法行使,也淹不死人。看来,这些浮尸肯定是在天津市区的某一段出现的。那么,这些尸体是从哪里来的呢?

流言———说法有三种

大直沽海河上出现浮尸后,引起市民的极大恐慌,开始流传几个不同版本的浮尸真相。当时的传说有三个,一个是一些绑匪绑架人质后,因为勒索钱财没有成功,于是就撕票,将尸体丢弃在海河中。另外一种说法是吸毒的乞丐,投河自杀的人。第三种说法是,应募到东北的苦工,在轮船上因故被人推下水,浮出水面的人,死者中虽然有吸毒的人,但为数不多,而且死者没有认领,可见多为外乡人,而且没有妇女以及儿童,年龄在二十岁到四十岁左右。

警方此时也破天荒地安排了大量的警力去排查各种来源,陆地自行车队每天沿着河沿巡逻,用于侦查海河浮尸的各种来源。

1936年5月16日传出消息,这些浮尸是那些吸食鸦片的乞丐,互相残害,趁夜间发现瘾发而不能动弹者,扒去衣服,将其推入水中漂浮在闸口一带海河水面上。

拂晓又见浮尸!

这时,浮尸数量没有减少,反而有增加的趋势,不但在早晨发现了浮尸,在午后也有浮尸出现。5月18日,人们在海河上先后两次发现了浮尸,一次是在清晨共7具;一次是在下午,也是7具,均经过打捞报验。据负责该处治安的第六分局负责人介绍,发现海河浮尸后,已经在沿河设立岗位注意调查,所有浮尸,均从上游飘来,而且来源不明,尤其可疑的是,这些浮尸都是淹死的,没有丝毫伤痕,每天虽然打捞多具,但未经发现,漂流到大海中的数量不少。而以后发现的一些浮尸,年龄在二三十岁左右,上身无衣,下身仅穿单衣,是拂晓时分被发现的。

目标锁定金钢桥

就这样,海河浮尸成为1936年5月津门的一团迷雾,似乎谁也说不清道不明。转眼间,时间到了1937年5月。此时的京津地区已经能够隐约地感受到日本全面侵华的气息,天津地方当局和新闻媒体对日租界和日本人都有所忌讳。而就在这个月,人们在海河上又发现了大规模的浮尸,这次的浮尸与上一年不同,里面添了许多吸毒的人。这是在转移人们的视线,抑或吸毒乞丐就是海河浮尸的主角。

开始大家以为是从上游漂来的,于是水上警察局和天津市警察局派人到上游查看,如果发现有死尸的话,就在上游打捞,以免漂到下游,引起恐慌。经过各个水上警察局调查,当时在金钢桥以上的水域,没有出现过浮尸。于是,水上警察局和天津市警察局将目光锁定在金钢桥下游。

抓获两个移尸犯

从1937年4月6日起,天津的海河又出现了87具尸体,一时间人心惶惶,各种传闻甚多,其中的一种说法就是从日租界的大烟馆里面,有许多垂死的乞丐在这里吸毒,一旦被发现快要死了,就会被人抬出去扔了。

1937年5月8日下午3点,在龙王庙毗邻日租界的地方,当时的电话二局后门有个夹道,这个地方非常偏僻,是某租界闸口街,街内有许多吸毒的乞丐,毒瘾发作后,就会倒在这个地方。当时侦缉队在龙王庙河沿地方发现了四个苦力模样的人,正在搬运6具尸体,其中两人当场被擒,另外两个人逃跑了。

天津市警察局侦缉队捕获弃尸犯两名,分别名叫孔昭元、杨祥,他们当时正在转移6具尸体,其中的1具所谓尸体还活着。据二人交代,他们是受人指使,将尸体转移到海河河沿的,但拒绝承认将尸体抛弃到海河中。虽然,这种说法为一年来海河浮尸案的部分尸体找到了证据,但却难以平息社会上的种种传言。

孔昭元,男,44岁,山东人;杨祥,男,28岁,天津人。是受当时某租界某白面馆雇佣,每日不断地转移尸体以及垂死的吸毒的人,而代价是不分工作量大小,每天只有七八毛钱。

当天下午6点30分,天津市地方检察院派出检察官对两个犯人以及还病危的人进行审问,那个还活着的人交代,自己叫贾荣起,以做纸牌为生,吸毒后失业了。住在某白面馆里面,今天被白面馆将他拖到这个地方。

浮尸不都是吸毒乞丐

究竟海河浮尸是不是由这些吸毒的人组成的呢?当时《大公报》的记者就此问题,还采访了地方检察官,从当时几百具尸体的检查情况来看,吸毒致死的人不到一半,多数都是民工模样的人,而且当时有许多民工吸毒,因此,这些人不能确定就是吸毒的乞丐或是白面馆里的白面客。究竟大直沽海河附近发现的浮尸是怎么回事呢?

尽管转移尸体的两个人被抓住,部分市民认为海河上的浮尸就是当时吸食白面的吸毒客。从当时法医的判断来说,许多人是被淹死的,而吸毒的人则是死后被转移到海河的。而且在两个人被抓的第二天,大直沽又发现了三具尸体。同时,根据水上警察局的侦查,海河浮尸出现在金钢桥下游是毫无疑问的。而且当时如果发生死亡事件,不管是在吸毒的场所还是在路上,是要向地方报告的,1937年4月6日到1937年5月10日,共计发现海河浮尸93具,而某租界向地方汇报的数字仅仅有36具,两个数字相差很大,这些又引起了市民的恐慌。

不许报道浮尸案

在大直沽闸口一带的地保(旧社会负责管理尸体的人)田国秀自1936年冬天开始向海河内抛弃尸体,田殿功帮助从日租界的白面馆架出来的尸体负责掩埋等事务,由于钱紧张,所以就往海河里运。

而被捉住的人更为冤枉,5月8日,杨祥在万国桥附近拉人力车,行至日租界河沿地方,被巡捕逼得运尸体,当时尸体从闸口拉出,丢弃在电话局旁边的河沿,另外一个人叫李华,本来在英租界仁记洋行拉包月人力车,拉了7年,去年因为吸毒而被辞退,曾经一度进入救济院,那天在路上,他看见一个人背着尸体,他被巡捕打了一棒,令他抬着尸体的脚,后来那个人跑了,而李华却被捉住了。孔昭元、杨祥等三犯分别被判处5年徒刑。

不久,日租界开始大规模搜捕乞丐,并将乞丐带回处理。就在人们还在为海河浮尸的另外一部分类似苦工模样的人来历而冥思苦想时,此时,天津市政府突然规定,新闻检查机关要严格把握关于海河浮尸案的报道问题,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海河浮尸会在这个时候,有了这么一个结果?

就海河浮尸案一事,本报记者采访了天津地方史专家许杏林先生。据许先生介绍,当年他才10岁,经常到海河边上玩耍,但海河浮尸案被媒体曝光后,天津的市民陷入了恐慌当中,当时虽然他没有亲眼见到浮尸,但听大人们讲过此事。虽然年纪很小,但他还记得很清楚,每当家长们谈及此事时都显得非常紧张。由于浮尸闹得人心惶惶,以至于各种说法都有。虽然在浮尸中没有出现妇女和儿童,但家里人不允许他到海河边上玩耍,甚至不让他出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