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拉登之死让美国长达10年的反恐事业终于开花结果,尤其是对处于经济复苏、扩大就业、外交迷局等多重困境中的奥巴马来说,他的竞选连任之路顿时显得柳暗花明。然而,也许形势的发展未必容许美国人过于乐观。

不管国际媒体多么欢呼击毙拉登的伟大,也无论面对可能的恐怖袭击多么严阵以待,美国在近期都将可能承受来自“基地”组织的一波报复性恐怖袭击。即便恐怖组织无法在美国本土闹出大的动静,但美国的海外目标以及亲美力量的目标将可能成为报复性袭击的首要目标。

拉登不同于萨达姆,在世界范围内有一些狂热的支持者。此次拉登被击毙对他们来说事情陡起突然之间,这一事实被证实得越早,西方媒体渲染得越充分,遭受恐怖主义报复的可能性就越大,来得也就越快。由于是报复性恐怖主义,其所选择的目标将更具象征性和针对性,驻外使领馆、政府驻地和主要政治人物将首先面临前所未有的袭杀危险,而且由于缺乏周密的计划和组织,这一轮袭击将呈现出不顾一切的所谓“圣战”特征。

显然,面对“后拉登时代”,不仅美国还没有做好准备,整个世界也都缺乏必要的心理武装,未来的反恐形势依旧不容乐观。目前来看,美国的新反恐战略面临诸多变数。

首先,美国能否维持世界范围内的反恐联盟。当年,美国是凭借小布什总统强悍的选边站队的方式组建起国际反恐大联盟。“要么美国,要么恐怖主义”,这一单边主义的鲁莽作风一度令世界各国大为不悦,当时看在恐怖主义风声鹤唳和“9•11”事件令美国深受伤害的份儿上,各国隐忍不发。如今拉登被击毙,深受金融危机之苦的各国政府总算找到了台阶下,反恐联盟面临破裂的危险,伊朗在拉登死后即表示,美国已无借口在中东驻军就是一个信号。单凭美国一己之力要想维持住反恐和平之局,无疑是异想天开。

其次,奥巴马能否巩固国内两党的反恐共识。美国人的反恐之所以能够撑到今天,拉登算得上是一个标志性因素。对于美国人来说,只要拉登一天存在,“9•11”的梦魇就会一天不会从心头消失。拉登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当年的“冷战共识”。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只要提起拉登,就会立即冲破国内政治的重重阻挠,为自己的外交政策开辟新路。如今拉登已除,除非美国再次遭受“9•11”那样的恐怖袭击,否则很难以此作为总统统摄外交的“金字招牌”了。

第三,奥巴马如何为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反恐定位。自2001年以来,美国历届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都把反恐和防扩作为首要目标,而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也与反恐有着密切联系。在后拉登时代,美国如何定位反恐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地位,如何平衡反恐目标和其他目标之间的关系,将可能是明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一个焦点话题。从这个意义上说,尽管奥巴马在讲话中并未降低反恐在美国外交中的地位,但美国的反恐神经很可能会有所缓解,而这对美国来说很可能是又一次教训的开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