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片爱情会让你流泪

不相看 收藏 3 542
导读: 结婚后娟一直给军做洋葱吃:洋葱肉丝、洋葱焖鱼、香菇洋葱丝汤、洋葱蛋盒子……因为娟第一次去军家,军母亲拉着娟的手说———虽然军从不挑食,但从小最爱吃的是洋葱。 娟是图书管理员,每天都用尽心思去研究菜谱为军去做丰富的晚餐,但军对于娟做的这些却总是冷漠不语。母亲为军守寡近20年,军曾经疯狂爱着玉,可是无奈母亲不喜欢,军对现在妻子的选择与其说爱,不如说是对自己孝心的成全。 男人犹豫日夜操劳已经有些秃顶,对于家里的事情更是无心照料,甚至在内心深处一直期待着某些新的感觉。但

结婚后娟一直给军做洋葱吃:洋葱肉丝、洋葱焖鱼、香菇洋葱丝汤、洋葱蛋盒子……因为娟第一次去军家,军母亲拉着娟的手说———虽然军从不挑食,但从小最爱吃的是洋葱。

娟是图书管理员,每天都用尽心思去研究菜谱为军去做丰富的晚餐,但军对于娟做的这些却总是冷漠不语。母亲为军守寡近20年,军曾经疯狂爱着玉,可是无奈母亲不喜欢,军对现在妻子的选择与其说爱,不如说是对自己孝心的成全。

男人犹豫日夜操劳已经有些秃顶,对于家里的事情更是无心照料,甚至在内心深处一直期待着某些新的感觉。但是自己细数枯黄的头发让他毫无自信,每天在矛盾与无趣的生活中挣扎。

军去北京开学术会,与初恋情人玉相遇,死去的情爱电石火花般啪啪苏醒。相拥长城,执手故宫,年少的激情重新点燃了一对不再年轻的苦情人。

玉保养得圆润优雅,比青涩年少更多丰韵,一双手指玉葱般光滑细嫩。在香山脚下军给玉买了当年玉爱吃的烤地瓜。玉娇嫩地让军给剥开喂到她的嘴里,因为玉的手怕烫。七天很快过完,军回家,但心还在北京,还在玉甜蜜的嘴角,还在玉柔嫩的指尖。

母亲已经故去,军不想太苛待自己了,每年军都以开会或者公差的名义去北京。妻子单位组织旅游的时候,军还甚至让小玉来过自己的家。军的手机中也曾经爆满火热滚烫的情话,甚至他们的合影曾经被军忘在脱下的上衣口袋里,放了一个多星期……可这一切都似乎幸运地没有被娟发觉。而娟对军的爱还是依旧如故,在每天苦心研究关于洋葱是否可以做出新的佳肴的同时,还要花时间研究怎么样能让丈夫的头发长出来。最后娟决定每周陪丈夫去“从头开始”做治疗,娟更是学会了治疗的手法,有时候军很累,娟就在家亲手给军上药。

平地起风云,妻子突然被查出得了白血病。住进医院后,女儿上学需要照顾三餐,成堆的衣服需要清洗,家里乱成一团糟。那次军在家翻找菜谱时,在抽屉里发现了一个带扣的硬壳本子。打开,里面竟然有几根玄红的长发,而娟却是多年不变的帖耳短发。军好奇地看下去,原来这是军和玉缠绵后留下的。

军心里一片空茫地去医院,握住妻子磨粗的手,问娟想吃什么。娟笑着说,去给我买一份鸭血粉汤吧。娟每天做好了军爱吃的洋葱,熨好了军第二天穿的衬衣,在家等军,二十多年了,军却从来不知道在南方长大的娟爱吃鸭血粉汤。

现在军每天回到家后都要自己做饭,每当军准备在案板上切成细丝时眼睛已经睁不开,热泪长流。军从来不知道那样香浓的洋葱汤,做的过程这么艰难苦涩。七千多个日子,妻子就这样忍着辣为自己做一份洋葱丝,只因为军从小就喜欢吃。每次看到浴室里摆放的从头开始的生发液,军好像能感觉到娟温柔的双手在自己的头上按摩。

现在军终于明白妻子的好,回头想想小玉那双保养得珠圆玉润的手,只肯到西餐店拿匙子吃一份提拉米苏。而当年母亲是怎样洞若观火了妻子能给予军的安宁和幸福。傍晚时分,一个站在九楼厨房里的男人拿着一瓣洋葱流泪发呆,军终于知道真正的爱情就像洋葱:一片一片剥下去,总会有一片能让你泪流满面……

也许是上天可怜妻子,在骨髓移植配型中竟然遇到了配对成功的,军决定变卖所有家产也要治好妻子的病。在1周之后的手术非常成功,虽然现在妻子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但军终于还是得到了与娟从头开始的机会。

手术已经过去半年多了,娟的身体正在逐渐康复中,军也在娟的呵护和从头开始的治疗下长出了失去已久的头发,仿佛头发的从新长出对于他来说是一种重生,那些久违的欢乐又重新回到了我们的生活中来,与过去不同的是冥冥之中仿佛多了一些默契与关心。这件事让军明白了一个道理,失去的头发可以用从头开始找回来,但是爱人如果失去了,就只能追悔莫及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