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仇恨,40分钟了断。

aihaoli 收藏 0 513
导读:长达10年的仇恨,只用了40分钟就做了了断。   美国时间5月1日晚上10时25分,正当美国总统奥巴马还在为即将发表的演讲稿字斟句酌的时候,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参谋长凯斯·厄本就迫不及待地在网上放出风:“一位有声望的人刚刚告诉我,他们干掉了奥萨马·本·拉登。老天爷啊!”   从“9·11”事件开始,身为“基地”组织精神领袖的本·拉登就成了美国人的梦魇。“9·11”之后每逢美国的重大政治事件,阴魂不散的拉登都会以图像或声音的形式“凑热闹”,而且几乎已成惯例。为此,抓住本·拉登并消除“基地”

长达10年的仇恨,只用了40分钟就做了了断。

美国时间5月1日晚上10时25分,正当美国总统奥巴马还在为即将发表的演讲稿字斟句酌的时候,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参谋长凯斯·厄本就迫不及待地在网上放出风:“一位有声望的人刚刚告诉我,他们干掉了奥萨马·本·拉登。老天爷啊!”

从“9·11”事件开始,身为“基地”组织精神领袖的本·拉登就成了美国人的梦魇。“9·11”之后每逢美国的重大政治事件,阴魂不散的拉登都会以图像或声音的形式“凑热闹”,而且几乎已成惯例。为此,抓住本·拉登并消除“基地”组织的威胁,成为美国情报机构近10年来的头号任务。前总统小布什还曾恨恨地发誓:一定要抓住本·拉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尽管截至本刊截稿时美方仍未公布本拉登被杀时的照片资料,但几乎所有美国人都宁愿相信消息是真的。对他们而言,杀死早已成亡命徒的本·拉登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长久蓄积在心口的一口恶气,终于痛痛快快地吐掉了。

正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当天的演讲中所说的:“正义已得到伸张。”本·拉登之死,终结了美国人长达近10年的艰苦卓绝的大追捕,也弥合了9·11之后美国人一直没有愈合的伤口。

然而,美国人结束了10年的本·拉登恐惧,是否意味着天下就此太平了?本·拉登的死,会不会激起新的恐怖热情?这个事件将对美国和全球意味着什么?

奥巴马成最大赢家

奥巴马在演讲中特意提到,这场针对本·拉登的斩首行动,是“由我指挥”的。而且他从去年8月开始,就参与了围捕拉登的秘密行动,而且,“与国安团队反复碰头,直到上周,我确定已有足够的情报来采取行动,遂授权将本·拉登绳之以法”。

这样的说法与其说是在介绍行动背景,倒不如说是彻底驳斥了自他在2007年宣布竞选总统以来、一直困扰他的刻薄批评,即他不配担当美国三军的总司令。一些人攻击他出生在海外,甚至还说他曾是一名穆斯林。

现在奥巴马终于可以在美国人民面前挺直腰杆了。

在此之前,他在国内政坛的处境相当艰难,在医保方案、国会预算争执、金融救市等问题上屡次受到挫折;而在国外,就在不久前,当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黯然下台后,他的处境就有如行走在钢丝上——不断爬升,难度就越高,也越不容易取得平衡。如果约旦、沙特阿拉伯也爆发反政府行动,他和领导班子就必须想方设法确保这些盟国不会发生大的动乱。在美国影响力日渐式微的背景下,要做到上述一点,并不容易。

在就任总统3年后,他甚至得到一个“没有戏剧化表现的奥巴马”的绰号。

而此次斩首本·拉登的行动成功有望扭转他的困境,甚至很有可能还会帮他实现总统连任。

对美国来说,无论是总统奥巴马还是普通美国人,拉登的死就像一针强心剂,让他们相信,无论国力多么衰弱,国内经济的前景多么黯淡,新兴国家的崛起多么迅捷而不可遏制,美国依然还有美好的明天。

文明和解的契机?

毫无疑问,本·拉登的死亡并不意味着全球恐怖主义的终结,但会不会激发更多的恐怖主义袭击并进而加深西方文明和***文明的矛盾冲突呢?

首先,恐怖袭击注定不会在短期内消失。在本·拉登被击毙的消息传开后,***极端主义者们正在摩拳擦掌准备为本·拉登报仇,他们甚至誓言“我们勒死美国人将成为合法行为”。阿拉伯电视台也报道说,本·拉登的死有可能引发新一轮恐怖主义行动。甚至维基解密网站上月25日还引述公开的文件表示,“基地组织恐怖分子称,如果本·拉登被捕或被击毙,将引爆隐藏在欧洲的核弹。”

为此,美国方面低调处理了拉登的遗体。遗体经过DNA验证后,不到24小时,就遵循穆斯林仪式,埋葬在海边秘密地点,目的就在防止他的死激发更多的极端主义分子前仆后继。此外,欧美各国还向本国公民发出全球旅游的警告。

但从中长期看,美国似乎已经不把恐怖主义放在眼里了。以此次行动为例,不仅奥巴马高调演讲,就连美国众媒体也在短短十几个小时内就有板有眼地还原了整个行动的过程,其情节之惊险,细节之讲究,丝毫不亚于在描述某部反恐电影的场景。

换句话说,恐怖主义早就已对美国构不成威胁,有没有拉登也不会改变任何事情。相反,拉登之死,也可以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开创了新的契机,让穆斯林世界与***世界有机会消解仇恨、携手合作,而奥巴马则可以扮演和解过程中的关键角色。

奥巴马在印尼所受的***教育,虽然让他在美国饱受抨击和责难,但却得到***世界的某种程度上的认可,他两度在开罗和伊斯坦堡发表的演说,也被认为是对穆斯林世界的真正理解与同情。

他继承了9·11之后的两场所谓的反恐战争,这两场战争耗费了美国几千亿美元,已经让美国政府疲惫不堪;但如今,他可以借本·拉登之死,尽早结束海外的反恐战争,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结束吃力不讨好的武力征讨。

有专家称,美国军方很清楚,单靠军事力量是消灭不了塔利班武装的,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已开始秘密与塔利班接触,美国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本·拉登一死,为奥巴马实现以政治和谈方式解决阿富汗问题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契机。如果美国放弃追捕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逐步从阿富汗与伊拉克撤军,将会是前所未见的新和解之路。

毕竟,美国已无力再担当“全球警察”的不光彩角色了。

美国霸权已成强弩之末?

近期,中东和北非国家一连串的反政府运动,打乱了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布局。中东部分国家如伊朗、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等对美国霸权充满敌意的国家仍将继续与美国对抗,而埃及、突尼斯等亲美的阿拉伯国家在经历了政治动荡后,亲美势力明显削弱,新政府或将采取较为独立和多元的外交政策。

有专家预言,美国在中东的困境,不会因本·拉登之死而缓解。而这最终将导致美国全球战略部署趋于平衡。

在亚洲,美国早在3年前就宣布重返亚洲的政策。在击毙本·拉登之前,美国的国际战略重心早已转到亚洲、转到中国身上来了。

乍看之下,今日的亚洲格局与前几年没有多大差别:朝鲜的核问题依然让人头痛,中国的和平发展速度出乎很多人的预料。实际上,情况已是今非昔比。亚洲已成为世界经济的重心与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在不断扩大的经济和金融关系网的联接下,多元化的亚洲正在寻找共同的身份,并设法经济成就转化为更大的全球影响力。在这一进程中,美国人似乎已成了旁观者。

因此,美国需要超越与改变原来的习惯做法,调整角色以适应亚洲变化的格局,把美国利益与亚洲的新现实结合起来。否则,它在亚洲的处境只会更加尴尬。

而中美关系将成为美国新亚洲政策的重中之重。如今,在全球众多重大问题上,包括反恐、治理全球变暖等非传统安全方面,中美的利益和挑战多有重合,双方已经身处同一条船,而合作和对话,则是保障双方安全航行的最佳方式。别忘了,美国在历史上只打过两场败仗,两次都在亚洲,而且都与中国有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