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六年 我的六年 030 命运弄人(之一)

photonet 收藏 5 1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size][/URL] 早在1998年我第一次出国前,外祖父曾经在我的送行宴上说过一个“笑话”:希望我此番出国能讨个东南亚小国的公主回来做老婆。当时这句话被当作笑话来讲,我也当作笑话来听,可谁知,11年后的2009年,我真的找了个菲律宾小姑娘,而她的名字正是公主。谁也不曾料到,这谁也没放在心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




早在1998年我第一次出国前,外祖父曾经在我的送行宴上说过一个“笑话”:希望我此番出国能讨个东南亚小国的公主回来做老婆。当时这句话被当作笑话来讲,我也当作笑话来听,可谁知,11年后的2009年,我真的找了个菲律宾小姑娘,而她的名字正是公主。谁也不曾料到,这谁也没放在心上的笑话,竟然成了真。极富戏剧性的是,1998年外祖父说这话的时候,公主才9岁。


史佚之志有之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楚虽大,非吾族也,其肯字我乎?(出自《左传·成公四年》)。在海外漂泊了这么多年,我看到过太多异国婚恋的悲惨结局,于是我成这个论调的忠实拥护者,并坚信自己不会跟中国人以外的任何人谈恋爱。


公主也有过类似的想法,只不过她比我更有针对性:“立誓不跟中国人在一起”,原因是她在南非念高中时见到街上做生意或在工厂里打工的中国人,大呼小叫,没礼貌,没公德,不讲卫生,衣着邋里邋遢,不修边幅,蓬头垢面……从而坚定的认为中国人都是没有教养的乡巴佬。


我曾坚决不找外籍女友,

她也曾全盘否定中国人。

结果怎么样?

我们走到了一起。


我和公主迅速升温的恋情,让我们各自消除了各种歧视和偏见。我们从对方身上看到,其他种族也有值得欣赏的优秀品质,也有值得认同的良好习惯,也有跟自己相类似的道德观和价值观。我觉得很骄傲,我能让公主把她对中国和中国人带歧视和偏见的有色眼镜摘下来;我很高兴,在公主身上我也否定了我对“非中国人”曾经的误解和鄙夷。


我和公主恋爱之后我才得知,原来她在刚刚进来工作时就已经喜欢上我了,但是我丝毫没有察觉到,权当她是个小妹妹,在工作上帮助她、教导她,工作,工作,我和她之间只有工作。


因为,我是个“瞎了眼的大白痴”,这是她的原话。


2007年公主刚进来工作时,我和小歪都还保持着一层名存实亡的恋爱关系,加上我与公主岁数相差悬殊,所以我对她从没有过什么非分之想。以至于在两年的时间里,我竟然没有注意到公主看我的眼神里包含的另一层信息。


直到我对她正式展开追求攻势时,就像是我带领百万大军去攻打城池,非但没遇抵抗,反而落入了一个早已设好的温柔陷阱。猎人,不经意间成为猎物。


陷进去之后,便是无法自拔。


我和公主的热恋引来所有人的注意,大部分是羡慕和祝福,当然也有不少反对和打压的声音。反对的人所持的意见是:我和公主年龄相差悬殊,并不合适,涉嫌老牛吃嫩草。说实话,每次听到有人提出这样的论调,我总能从那背后嗅出一股浓重的醋意,嫉妒和眼红在反对者的字里行间表露无遗。


毕竟,公主是公认的厂花,参加工作两年间未曾有人染指追求,且年方19,亭亭玉立。恰似一朵刚刚出水的玉白芙蓉,竟被我这“家境贫寒,出身卑贱,死不要脸的大陆仔”给拔了头筹。因此,公司里反对声叫得最响就是少数几个台湾籍的“长官”。


除了叫得响,他们还利用自己在厂内的“官职”和“影响力”对我进行打压,手段可说无所不用其极,说出来大家可能不相信,某位台籍“长官”甚至还专门为我量身定做了一套《员工宿舍公约》,明令禁止在公司员工宿舍区未婚同居。更加卑劣的是这位“长官”从来不敢自己出头,所有打压我的措施全是假他人之手推行实施。


那种招招试图置我于死地的险恶用心,使我曾经一度怀疑我是否身处1948年国共内战时期,正在亲历地下党与保密局之间的生死暗战。不过六十多年前,那场被我们这些胜利者称之为解放战争的国共内战结局如何,相信大家都很清楚。


当然,我和公主的恋爱没有解放战争那么伟大,我也没想把这层关系上升到政治层面来跟反动派特务做殊死斗争。这无疑会玷污我和公主纯净的感情。我只想找一个爱我的和我爱的人,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就这么简单。


所以面对这种一天给我一双小鞋、每天给我扣一顶帽子、每天给我出一个“规定”,每天给我编一个中伤谣言且不带重样的“制裁”;以及在我面前装友善装无辜,接着在背后煽风点火捅刀子的小人作为,我选择一笑置之。尤其是“严禁未婚同居”这种可笑规定,在重视自由、民主和人权的南非来说更是荒谬至极。无所谓,在我羽翼未丰之前还是要在这矮屋檐下低头,我们尊重公司的规定,在“丽江”镇上租个房子,不住公司宿舍,不也就解决了?能奈我何?


对此,我只能说那位台籍“长官”目光短浅,在工厂在公司你能作威作福,能在多达五十几号人的“庞大群体”里发挥你的“巨大影响力”,作为“权倾朝野”的“长官”你甚至可以“只手遮天”。可是别忘了,出了公司走到街上,含蓄地说,你就是一个卵。


就在这样艰难困苦,甚至是四面楚歌的环境中,我和公主的感情却越来越深,两颗心爱得越来越紧密。应了李白那首尽人皆知的《早发白帝城》:“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2009年十月,一个出差的机会,用我一个月薪水在彼得玛丽斯堡的珠宝店精心挑选了一枚小小的钻戒,企图在12月公主生日时正式向公主求婚。钻戒买回来后我偷偷的藏在衣柜里,希望到时给她一个惊喜。殊不知公主何其聪明,从我不经意流露的表情和举动里察觉到了我的反常,顺着这些细微的蛛丝马迹竟发觉到我的“惊天”秘密计划。


原本秘密准备的“惊喜计划”破产,我多少有点失望。不过公主坚持要求我等到她生日那天再拿出来给她,到时她才会告诉我是否愿意嫁给我。时间,就在我和公主的幸福爱恋,以及“两岸猿猴”的鬼叫声中迅速飞逝。


转眼到了年底,公主的生日。那天我惊叫着对她说:“糟了,我不小心把水泼到你电脑键盘上了!”公主转身去看,键盘上哪有什么水迹,而是静静躺着一个小巧玲珑的戒指盒。我从她手里接过盒子,打开,单膝跪下,取出戒指,抬头看着公主的眼睛,说:“嫁给我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