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开国大典的历史瞬间 第一章 北平—和平并不比战争轻松 北平—和平并不比战争轻松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1.html


晚饭后,林彪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封未封口的信说:“请邓先生将这封信交给傅先生。”(此信原文发表于1949年2月1日的《人民日报》)


信既然未封口,邓便抽出来看了。邓看后,很是不高兴地说:“不合时宜。”便交给周北峰阅看。信中说了傅作义的种种“不是”。周北峰也说:“好严厉啊!”说着,又交回邓宝珊。邓满怀疑虑地说:“这封信太出乎意料了,傅作义不一定会受得了。”


周北峰问:“你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暂不交给傅作义。他决定和谈本身就面临着绝大压力,早有人说,什么和谈,还不是屈膝投降?这封信正给这些人以口实,反使傅本人失掉尊严。人都要面皮,傅看了恐怕难以接受,只会徒生枝节,把事情搞僵。他甚至会一气之下推翻协议,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但最终有可能使谈判功亏一篑,那就太划不来了。”邓宝珊说了自己的打算和思考。


“是不是1946年10月傅作义的《上毛泽东书》惹的祸啊?”周北峰说。


邓宝珊无言。


说这番话时,苏静在场,他向林彪作了汇报,林彪说:“那封信是严厉些,他要暂时不交也可以。由他考虑吧!”


17日,邓宝珊与苏静、王朝纲、王焕文、刁可成一行五人,乘车经清河镇回北平去了。


当天下午,邓宝珊电告周北峰:“已回到北平,途中误入地雷区,望弟返平时务必小心。”


周北峰回忆说:“当天夜半,李炳泉同志将我叫醒说:‘北平城里部队恐怕发生了兵变。’这时,我们已听到北平方面传来密集的枪声,隔窗遥望,火光冲天。当时……傅主力仅有两个师驻防在城里,怕镇不住。李接着说:‘听枪炮声,似已有兵变了。首长们告我说,请你急电告傅先生,如果需要的话,开放西直门,解放军可进入一个纵队,完全由傅先生指挥。’……我立即给傅发电。傅回电说:‘谢谢。我们完全能控制城内的治安,请罗(荣桓)政委放心。’……直到凌晨,城内枪声渐渐稀疏,后来完全停止。翌日晨7时,陶铸同志笑容满面地来说:‘城里已经平静了,傅先生已通过国民党的中央社,将前天签订的协议条款公布了一部分。请电告傅先生,解放军派两个纵队,由程子华同志指挥,从复兴门、西直门入城,接管北平的城防,我们已电告了苏静同志。另外咱们明天一起入城,你可联络好路线和接头办法。’……中午,王克俊回电,指定我们由朝阳门入城,派人接我们,另外告诉我:‘昨夜驻在朝阳门内自来水厂的石觉部队的一部兵变,已全部歼灭,城内秩序很安定,已开启复兴门与西直门,欢迎解放军入城。’”


18日,傅作义审阅了初步协议,并将具体意见告知了王克俊。


就在同一天,国民党北平市原市长何思源率北平各界代表,乘坐一辆插着白旗的汽车出了西直门,一直开到东野(第四野战军,下同。)四纵队的阵地前,要求和中共方面谈判,并求见叶剑英。四纵司令员莫文骅等立即将情况报告总部。总部当即回电,指示由四纵队接待。莫文骅和四纵队副政委欧阳文在海甸接待了代表团。代表团团长是何思源,成员有中国大学教授吕复、康有为之女康同璧等知名人士11人。


何思源曾任国民党山东省主席,1946年11月调任北平市市长。1948年春,何思源对一位美国人说:“中国打内战,不论何方胜负,都是中国人的失败……只要蒋肯把权力交出来,中国的局面便会改观。”不料,那个美国人竟把何思源私下的谈话公开发表了出来。这直接导致他在1948年6月被蒋介石免职。但他不为所动,矢志为和平奔走,多次劝傅脱离蒋介石集团,与中共和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