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开国大典的历史瞬间 第一章 北平—和平并不比战争轻松 北平—和平并不比战争轻松 6

孟醒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1.html[/size][/URL] 最终,这次和谈没有取得成果,只是双方摆出了各自的条件。从这个角度说,只能算是一次初步接触。 在北平的彭泽湘知悉此情,立即找了侯少白,敦请侯劝傅值此重要关头绝不可轻言放弃。彭还找了与傅作义亦师亦友的刘厚同(傅作义的高级顾问)出面劝说。几乎与此同时,北平地下党向彭泽湘、张东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1.html


最终,这次和谈没有取得成果,只是双方摆出了各自的条件。从这个角度说,只能算是一次初步接触。


在北平的彭泽湘知悉此情,立即找了侯少白,敦请侯劝傅值此重要关头绝不可轻言放弃。彭还找了与傅作义亦师亦友的刘厚同(傅作义的高级顾问)出面劝说。几乎与此同时,北平地下党向彭泽湘、张东荪(燕京大学知名教授、时任民盟华北总支部主委,“中间路线”的代表人物)传达中共中央的意见说,公开的战犯名单中虽有傅,但和平起义后自不会成为问题,并希望双方能继续和谈。彭、张向傅转达了中共方面的意见后,傅决定提高谈判的级别,派出他的民事处少将处长周北峰作为他的谈判代表,并请彭泽湘、张东荪陪同前去与中共方面谈判。


1949年元旦刚过,李炳泉从八里庄给李腾九拍去电报:“解放军前线长官要求我方派一位身份更高的人参加谈判。”1月初,正当周北峰、彭泽湘和张东荪准备出城与中共方面谈判之时,接中共方面通知,让彭泽湘留在城内暂不去参加谈判。之所以产生这种情况,可能与有人散布彭泽湘并非李济深的代表谣言有关,但彭还是服从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安排。建国后的1952年,彭泽湘到人民出版社,从事翻译和编辑工作。1970年1月20日,彭泽湘病逝于北京。


傅作义之所以派出周北峰为代表,固然缘于周与傅是同乡,最重要的则在于,抗战期间,周北峰曾作为傅作义的代表去延安拜见过毛泽东。抗战胜利后,周北峰再任傅作义的代表,在集宁、丰镇、张家口与八路军会谈。周北峰自己说:“多年来傅与中共的接触大部分都是我代表他参加的。”


几乎在崔载之返回北平的同时,即1948年年底一天的夜半,周北峰接到了傅作义的秘书阎又文打来的电话,要周立即到总部见傅。见面后,傅问周对时局的看法。周已猜到傅打算与解放军接洽,自己将担任这个和谈的角色。傅作义说,自己已派出崔载之与中共谈判,但谈了一个多星期,仍不着边际。傅告知中共方面将派周北峰去重新谈判,对方已复电同意。要周准备一下,明天即同张东荪一起到蓟县去。周问谈些什么内容。傅说争取谈成,并体贴地说了句:“你,见机行事吧!”周告辞时,傅叮嘱注意保密,对家里只说要在中南海住几天。


傅作义要周北峰出面,是要提高和谈的层级。而之所以选择张东荪,简单说,一是他的名士身份,二是他公开呼吁和平,三是他为第三方人物,且与双方都能对上话。


民盟在反内战上,与中共一直是同盟军。当1947年3月,北平军调部不得不结束使命时,在北平的中共代表叶剑英、徐冰等举行告别宴会,张东荪、吴晗等民盟人士应邀参加。中共代表团将一台美国产收音机送给民盟。民盟可以用这台收音机收听新华电台的广播。临行,徐冰又赠送给张东荪1000万元法币,作为民盟的活动经费。此后,张东荪通过秘密渠道,保持着与中共高层的联络。1948年5月,中共发出“五一口号”,准备召开新政协会议之后,毛泽东给北平市委书记刘仁发出一封指示信,让他请张东荪和符定一参加新政协的筹备工作。信中说:“上述各点请首先告知张东荪先生,并和他商量应告知和应邀请什么人。”


平津战役还未开打,北平地下党即开始利用各种关系促使傅作义和平谈判。当刘仁知悉傅作义有和谈的打算时,就让中共地下党员杜任之找张东荪,作为第三者参与和谈,以便将来执行和平协议。1949年1月1日,中共中央军委致电平津前线司令员林彪:“唯我们希望傅方派一个有地位的、能负责的代表,偕同崔先生及张东荪先生一道秘密出城谈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