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噶尔尼使团对清朝的真实评价 [ 第二辑 ] 乾隆年间,中国城乡风貌

秋水轩 收藏 74 19122

马噶尔尼使团,是乾隆末年,由英国派往中国的一个访华团。该使团的很多成员,都记录下了自己在中国的所见所闻,他们对乾隆年间的中国有褒有贬,毁誉参半。

而针对当今的互联网上,某些人有意歪曲马噶尔尼使团对清朝的描述,断章取义。前几天,我为大家系统总结了:马噶尔尼使团如何评价当时的最高统治者-----乾隆皇帝。从中可以看到,马噶尔尼使团的众多成员,基本承认乾隆帝是位明君。


今天,我再来为大家总结:马噶尔尼使团的不同成员,如何描述当时中国的城乡面貌。我先从北方开始说起。在这一问题上,马噶尔尼使团的不同成员之间,发生了分歧。请大家耐心看下去。。。。


除了关外的热河、奉天以外,马噶尔尼一行,还游历了直隶和山东两个北方省份。先看直隶省:


跟随马噶尔尼访华的 约翰·巴罗,在他的回忆录《我看乾隆盛世》一书中,对天津白河两岸的描述:“事实上,触目所及无非是贫困落后的景象” (《我看乾隆盛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7月版,54页)。依旧是约翰·巴罗的《我看乾隆盛世》,对北京郊区农村的描述:“几乎所有的村舍都破烂不堪,条件十分恶劣。”(《我看乾隆盛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7月版,366页)


继续 约翰·巴罗 《我看乾隆盛世》一书,对直隶省的描述:“的确,这个省的农民都一贫如洗。就是那些被雇到船上来侍候大使大使及其随从的人,情形也好不了多少。他们每次接到我们的残羹剩饭,都要千恩万谢。”(《我看乾隆盛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7月版,366页)


以上是 约翰·巴罗 描述的直隶省面貌,算是他的一家之言。在他的描述中,直隶省显然是一个贫困省份。然而,马噶尔尼使团的另一位成员 爱尼斯·安德逊,却与 约翰·巴罗 唱起了反调。他在《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一书中,把直隶省描述成了另一番景象。请看:


爱尼斯·安德逊,在《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中,对天津海河两岸的描述:“周围是各种富饶的农作物,广阔的草场上满布着绵羊和最肥美的牛。他们的园圃看上去可以供应家庭所需也能观赏,它同时生产大量的蔬菜和水果;这美妙的景色使我的眼光缭乱。” (《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依旧是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一书,对天津郊区农村、以及市镇“曹东浦”的描述:“我们经过的农村依旧是一片富饶丰盛的面貌,虽然有些部分比以往所见的多些变化,参差不齐。上午我们经过一市镇名“曹东浦”。这镇靠在河边,看来很悦目,地区相当广阔。房屋是砖砌的,一般不超过一层房;显然的特点是房屋前面都有墙。”(《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继续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一书,对北京郊区“吉阳府”的描述、以及对整个直隶省的概括:“七时,这个马车队伍停歇在一个大市镇内,镇名“吉阳府”。说它是人口稠密,则我又用了这冗繁的语词,这语词可以同样应用于整个帝国,如每个村庄、市镇、城市;不,每一条河流和河流的两旁也充满了人。在这国家里,在我们所经过的地方,人口是极为众多而且是到处是那么多:我们走过的乡村前后每1英里路上的人数足以充塞我们英国最大的市镇,道路两旁不少别墅田庄散布在田野之间,大为增色,也足以证明其富裕。”(《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上述两人,都是马噶尔尼使团的成员,可他们对直隶地区的描述,显然存在着严重分歧:一个人认为直隶是贫困省份,另一个人却认为直隶物产丰富,市镇美观,农民富裕。同一团体中的两个人,对同一地区的描述,竟有如此的南辕北辙。到底他俩谁说得对,我也不知道!


而尽管上述《我看乾隆盛世》中说北京郊区的农村是贫困的,似乎也只是一家之言。


因为马噶尔尼的《乾隆英使觐见记》之中,也有对北京郊区的描述:“吾侪自馆舍出发,行四英里半出北京城,又行五英里至清河。稍息,进早食。清河乃一小镇,有城墙卫之,自清河前行,一路景色绝佳,道路亦平坦极利行车。而人民勤俭、诚实之状复与英国人民相若。吾行至此,恍如置身于英国疆土之中,不禁感想系之矣。”(《乾隆英使觐见记》,百花文艺出版社,2010年10月版,81页)


以上是马噶尔尼使团笔下的直隶省。综合上述三人的观点,直隶省应该是一个经济水平很一般的省份。尽管有些市镇比较富裕。但是,该省有一部分贫困人口存在,也应该是事实。


接下来,看一看马噶尔尼使团对山东的描述。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对山东“岗和城”的描述:“顺流而下,抵达“岗和”城。在这里停泊了大量的船舶,商业一定繁盛。水面上实在是完全挤满了船,我们的船队势必停止下来,才有时间去找出路。”(《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同样是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对山东“洪禄府”的描述:“船队通过一个有城墙的城市,名叫“洪禄府”。这又是一个汇集着大量船只的地方,它把这条运河盖住了。这说明它的商业的繁盛。这城附近有大茶园、广阔的烟草田,以及很多磨坊。”(《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对山东省北部、运河两岸的描述:“农家的田庄周围有果园,以及一些别墅和花园与之相映成趣,我这种描写实际远不足以表达我们所经过的两岸风景的全貌。两点钟,正当我们预备用餐之时,船到了一个很大的市镇。河水绕镇而流至少有3英里远。这地方比较我们在中国其他地方所见的来得平坦齐整。普遍是砖砌的房屋间或夹杂一些蓝色石头的屋舍,不到两层楼的房子很少。”(《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对山东省北部、黄河岸边某城市的描述:“离这河有一些距离之处,据我们可作的判断,是一个很大的雄伟的城市,有城墙,名叫“庆丰”。它的郊区直伸到水边,其地区之大也就可观了。房屋都用灰色砖砌成,屋顶盖上同样颜色的瓦。它们都是一层高,窗户呈圆形,窗框用铁制,很不雅观。我们行过的这一段路不少于两英里长。因此,照我们的不一定可靠的设想,这城市的周围至少有8英里。从它的外貌和四周环境看来,无疑地,商业是繁盛的;从它的居民的服装和举止来看,同样地可以说,人民是文雅而富裕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对山东省“高邮府”周边某一市镇的描述:“离此不远是一个大的市镇,镇上石建的房屋颇为壮观,居民外表均富裕而优雅。”(《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对山东省南部的概括:“呈现一幅美丽的图画:密密的丛林、巍然的房屋、高耸的宝塔,以及山似的高坡,还有相互交织的湖沼与河流,种种景色读者虽能想象,但作者的拙笔无力描写尽致。其中又值得一提的是环湖高处的房屋都装上金字塔式的或者是尖顶式的屋顶,颇有“哥德”式建筑之风。”(《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以上,是 爱尼斯·安德逊《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对山东省的描述。


而 约翰·巴罗 《我看乾隆盛世》一书,对山东省也有所提及,注意下面这段话中提及的“农民”和“渔民”之间的差异:“这个省北部地区农民的生活条件要好得多。他们衣着整洁,面貌喜气洋洋,表示出生活上的富足。他们的住房用砖或木建造,与首都所在的省份的房屋相比,要结实舒适得多。但是,这里可怜的渔民从各方面都明白无误地显示出他们的穷困。”(《我看乾隆盛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7月版,415页)


根据这一段,在 约翰·巴罗 看来,山东北部的“农民”富裕,但“渔民”贫困。


综合上述两人的描述,山东省应该是一个相对富裕的省份。市镇繁荣,商业发达,农民生活条件好。但是,美中不足的是,该省存在一部分穷困的渔民。


总结一下:除了关外的热河、奉天以外,马噶尔尼使团,还游历了直隶和山东两个北方省份。而根据马噶尔尼使团的描述,当时直隶省的经济状况一般,而山东省比较富裕。


之后,马噶尔尼一行,经由山东南部进入了江浙。接下来,再请看:马噶尔尼使团的不同成员,如何描述当时江浙地区的城乡面貌。


马噶尔尼使团的成员 爱尼斯·安德逊 ,在《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一书中,他述说自己进入江浙农村时的感受:“一路的风景越来越美。肥腴的田野之间衬着绿树成荫的庄园;果园围绕着农家住宅;别墅与园林不断出现。”(《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依旧是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描述江浙北部的牧场:“在山坡上的牧场里散布着无数牛群与羊群。”(《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继续 爱尼斯·安德逊 《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作者对杭州的描述:“这个城市的街道十分狭小,但铺砌得很好。房屋两三层楼高,用砖建筑,外表甚为整洁。商人们的货仓比我们所见过的较为壮丽宽大;商店布置从内到外甚为华美,他们的货品不论是装扎成包的或陈列在外的都安排得最为悦目而引人注意。杭州是一个甚为宏大、繁荣、富裕的城市。由于商业发达,人口众多,这是一个省的省会。”(《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爱尼斯·安德逊 《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书中,对江浙地区其他一些市镇的简述:“这天晚上,我们很愉快地看见灯火辉煌的“绍光”城”。。。。。“在午后的较早时刻,这船队正面对一个小而精美的市镇抛下了锚”。。。。。“这马队行一短程,即进入一个相当宽广而具有极大的郊区的大城市,市名“张水扬””。。。。。。(《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马噶尔尼本人《乾隆英使觐见记》一书中,对扬州的描述:“至扬州,其地商业堪盛,吾等本拟在此略作休止。兹以松大人已改换计划,拟抵杭州后始命停船,故此间并未耽搁,扬州名胜之区仅在吾眼帘中一闪而过也。”(《乾隆英使觐见记》,百花文艺出版社,2010年10月版,177页)


马噶尔尼《乾隆英使觐见记》一书中,对杭州的描述:“方余初抵杭州城外时就船上观看杭垣景象,既知此城必为南省名城之一,及今日入城后乃知此城之殷富,大过于吾前此之理想。”(《乾隆英使觐见记》,百花文艺出版社,2010年10月版,185页)


再看 约翰·巴罗,在《我看乾隆盛世》一书中,对江南的描述:“运河两岸布满了城镇和房屋,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风情万种的景象。”(《我看乾隆盛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1月版,384页)


约翰·巴罗《我看乾隆盛世》一书中,对苏州府市郊的描述:“那里停泊了许多船只,城市面积很大。城墙上和城墙外出现的市民衣着整洁、喜气洋洋、神情满足,是我们在别处没有看到过的。他们大多穿着丝绸服饰。这里的女人穿裙子,而不是像北方妇女那样穿裤子。”(《我看乾隆盛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1月版,384页)


约翰·巴罗《我看乾隆盛世》一书中,对杭州西湖的描述:“湖水清如明镜,湖上众多游船来回游弋,有的涂漆,有的镀金,全都装饰得花里胡哨。船上人们兴高采烈、尽情欢娱。”(《我看乾隆盛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1月版,390页)。依旧是 约翰·巴罗《我看乾隆盛世》一书中,对杭州城的描述:“杭州府以丝绸业著称,如同所料,我们在市内看到大量的商场和库房。就商店和仓库的大小以及存放的货物而言,它们完全可以与伦敦最好的商店和库房媲美。”(《我看乾隆盛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1月版,392页)。


很显然了,江浙地区是很富裕的。之后,马噶尔尼一行,经由玉山,到达江西: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一书,认为江西存在一些贫穷的村庄,但是,这种贫穷的村庄并不常见:“同时我们也惊奇地看到一种不常见的景象,一个泥房和茅屋的村庄,那里的居民所穿着的衣衫同他们所居住的房屋一样褴褛。”(《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依旧是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一书,认为江西农村中的富裕人口多于贫困人口:“村庄还是如常地不断出现;其中不少表现出他们丰硕舒适的样子;不过其中也有一簇茅屋,看样子不像能蔽冬季的严寒和夏季的酷热。”(《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再看 约翰·巴罗《我看乾隆盛世》一书,对江西南昌府的描述:“在开始的50英里的航程中,两岸地势平坦,土地荒芜,只是偶尔看见几片稻田。但是,这里却人丁兴旺,到处是城镇与村庄,陶瓷厂和砖瓦厂也比比皆是。我们越往上游航行,乡村的人口就变得越多,地貌变化就越大,环境就更加宜人,土地开发得也越广。”(《我看乾隆盛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7月版,398页)


马噶尔尼《乾隆英使觐见记》一书,对江西南康府的简述:“早晨登陆,自南安府出发。此府亦一繁盛之区。”(《乾隆英使觐见记》,百花文艺出版社,2010年10月版,200页)

马噶尔尼口中的“南安府”,其实应该是“南康府”。马噶尔尼大概记错了地名。“南康”位于江西南部,而“南安”位于福建。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一书,对广东南雄的描述:“这是一个相当大而有相当商业的地方。这些街道和我们在中国所见到的几乎所有的城市一样,甚为狭窄,但路面铺砌得很好,打扫得洁净便于行走;房屋则主要是木屋,一般是二层楼,屋内外虽不甚雅丽,而几间店铺装饰油漆尚称可观。沿街的每一门口,在日落之后挂着一盏大灯笼,照明得甚为美观;灯上标明这主人的姓名、店号和所经营的行业。”(《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而 约翰·巴罗《我看乾隆盛世》对广东南雄的描述:“城内屋宇老旧,街道狭窄,大大片的空地,不是荒芜就是废墟。”(《我看乾隆盛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年7月版,442页)

很明显,南雄到底是个什么样,上述《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与《我看乾隆盛世》之间存在矛盾。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一书,描述广东北部的一些农村:“我们不断前进,两岸田野益见美丽,随即进入秀丽的村庄、丰硕的田园和漂亮的屋舍相连接不断的境地。”(《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一书,描述广东北部的一些市镇:“我们现在正经过清远县城——一个极为广大的商业繁盛的地方。”。。。。。“船队停泊在一个很大的商业城市前面,名为三水县。”。。。。。“我们来到“太镇滩”城。这是一个极为重要而具有巨大商业的地方。”。。。。。“我们继续在这地方航行,实在是在穿行市区,直到7点钟为止;依我们前进的速度计算,无疑地、定有8英里长,它的阔度光在船上观察无从断定。但从这城市的一般容貌和当地商人的房屋和他们的商业环境看,这里的商务肯定是非常大的,人口也必然相应地稠密;仅次于北京与广州的大城市。”(《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一书,描述自己在广东的见闻:“在这广阔大江中前进时,这宏伟的场面非笔墨所能形容。毫不夸大,我们看见几千艘商船。满载着前来观看我们的人的船只数目也不少。沿江两岸都是房屋,建筑形式与欧洲的很相像。”(《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一书,描述广州城:“这城市的街道一般是15英尺到20英尺宽,用宽大的石板铺砌,房屋超出一层的很少,用木材和砖建筑。商店的正面大门之上有漂亮的阳台,因而门前形成一街檐,用各种油漆装修得很美丽。居民服装与我已经叙述过的无异,但使我惊异的是,这城市虽已靠南,离北京很远,而在这冬季气候依然很冷,居民要穿上皮衣:这种衣服显然不单是一种奢侈品,或限于上流人士,因为我们所见的皮衣服装店很多,店里的皮料很丰富,如豹皮、狐皮、熊皮和羊皮都有。”。。。。同样是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一书,描述广州郊外:“这地区甚为广阔但不见得宏伟华丽;街道大都很狭而人群拥挤。房屋是木房,只有一层。街上都有商店,店内布置像英国形式;由此可知,居民有所偏爱。”(《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爱尼斯·安德逊 的《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一书,描述广东黄埔:“这是一个甚为美丽、人口众多的村庄,离广州约18英里。房屋是铅色砖砌,优美的树木衬在屋宇之间。毗连的田野是一片平地,但江对岸的地面不如在广州的宽阔,而有些高低不平与参差不整的形象。”(《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群言出版社,2002年版)


马噶尔尼《乾隆英使觐见记》中的一句话:“娱意之余,不禁念及亚洲人生活程度之高,及帝王自奉之奢侈,乃远非吾欧洲人所能及也。”(《乾隆英使觐见记》,百花文艺出版社,2010年10月版,104页)


根据这段话,马噶尔尼访华,除了感受到“帝王自奉之奢侈”以外,还感受到了“亚洲人生活程度之高”。。可见,当时的中国,经济状况还是可以的。



综上所述,马噶尔尼使团所记录的几个中国省份,直隶的经济状况很一般,江浙是富裕地区。山东、广东的贫富有所分化,但仍然是富裕人口占大多数。江西的鄱阳湖地区比较贫穷,但南昌府和南康府都比较富裕。总之,在马噶尔尼使团的描述中,富裕人口明显多于贫困人口。


除此之外,我不想漏掉下面这句话:


(乾隆年间)杀头案在中国是非常少见的。关于这问题,我甚为注意而且好奇地去打听,一有机会就向人探问,我不只问过一个人,有好几个人,至少有70岁高龄的老人,他们从未见过或听到过有杀头处刑的事。比较轻的刑事案,在这人口非常多、商业又发达的国内也不常有。


---------------- 爱尼斯·安德逊 《英国人眼中的大清王朝》


前面我也谈到了,约翰·巴罗 说的那句“触目所及无非是贫困落后的景象”仅仅是在描述白河地区而已。但这句话,却被互联网上的某些人上纲上线、断章取义,硬说那是在描述当时全中国的情况。而我在上面总结的、那些系统性、全方位描述当时中国城乡风貌的文字,却被某些人选择性的忽视了。如此又蛮横又怪异的读书方式,真令人吐舌!


当然了,史学界有“孤证不能采信”的定理。史料有真有伪,必须进行筛选。所以,即便马噶尔尼使团这些人把乾隆年间的清朝捧上天,也不能因此就说乾隆年间的清朝很好。反之,即便他们把乾隆年间的清朝贬低得一文不值,也不能因此就说乾隆年间的清朝很差。但是,你既然引用马噶尔尼使团的笔记,就应该全方位的引用,断章取义可不好!


既然要“全方位”的引用,明天,我再来为大家总结,马噶尔尼使团所记录的中国社会制度。。。敬请关注。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