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噪并非浪得虚名!我鼓噪我自豪!

鼓噪之长生不老 收藏 4 141
导读: 群鸦鼓噪,文人相轻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自从人类社会上有了文人之后,这种现象一直存在。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昔令尹子兰嫉妒屈原,怀王让屈原制定宪令,屈原草稿还未写完,令尹子兰看见想夺走,屈原不给,于是便到楚怀王那里告黑状说:“王使屈平为令,众莫不知。每一令出,平伐其功,曰以为‘非我莫能为也。’”楚怀王大怒疏远了屈原,最后跳河自杀。 李斯与韩非本来是同学,其才学不如韩非,对韩非常怀妒意。后来,李斯在秦国受到重用,做了丞相。可是秦王却喜爱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群鸦鼓噪,文人相轻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自从人类社会上有了文人之后,这种现象一直存在。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昔令尹子兰嫉妒屈原,怀王让屈原制定宪令,屈原草稿还未写完,令尹子兰看见想夺走,屈原不给,于是便到楚怀王那里告黑状说:“王使屈平为令,众莫不知。每一令出,平伐其功,曰以为‘非我莫能为也。’”楚怀王大怒疏远了屈原,最后跳河自杀。


李斯与韩非本来是同学,其才学不如韩非,对韩非常怀妒意。后来,李斯在秦国受到重用,做了丞相。可是秦王却喜爱读韩非的著作,并将韩非视作老师和知己。韩非到了秦国之后,本想借老同学李斯的光,一展自己的平生抱负。然而李斯深恐韩非受到重用而冷落了自己,竟然在秦王面前说韩非的坏话,并派人送毒药给韩非,逼其服毒自杀。


近代一些人对鲁迅先生的攻击也如洪水猛兽般扑来,说什么你要学习托尔斯泰啊,写些大块头的小说,小小的“杂文”算文章吗?鲁迅先生只是轻蔑地对这些嗡嗡叫的苍蝇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他不但没有改轩易辙,而且对杂文越加感兴趣了,越来越写得多了,终于成为一代杂文大师。


今人对著名散文家余秋雨先生的的嫉妒也是很尖酸刻薄的,说什么你余秋雨算什么,那些道理谁不知,不过自我吹嘘罢了。《文化苦旅》、《千年一叹》有什么了不起。然而,对于这些连珠炮轰,余秋雨先生不屑一顾,只是写了一篇《关于嫉妒》的杂文,对嫉妒者予以反击,他说嫉妒是很苦的差事,“自设战场、自惊自吓、自述自困、自聋自哑、自轻自贱、自贬自罚”,奉劝那些嫉妒者还是好自为之,不要做害己害人的事。


如今,“文人相轻”的现象比比皆是,君不见有些人不但将“红眼”盯住当代的一些著名文化名人,而且将“红眼”盯住历史上的文学艺术家,专给别人挑刺,揭别人的短处,以为自己的文章前无古人,后不见来者,是空前绝后的杰作。受其影响,现在有不少粉丝,斗大的字没识几个,张口闭口批驳别人,有的甚至将一些著名的教授质问、批驳,以达到提升自己知名度的目的。有的对有一定实力的编辑进行无端攻击,甚至漫骂,导致编辑和写手关系紧张。有的编辑之间相互嫉妒,故意拆台,严重影响了网站审核文章的质量和速度。


从以上事例可以看出,文人相轻的特点为轻视、嫉妒对方,其常用的手段有造谣、诽谤、攻击,“告密”、“打小报告”、“抓小辫子“、“无中生有”、“哗众取宠”、“鸡蛋里面挑骨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等。嫉妒者常是自己亲近、熟悉甚至相好的人,如同事、同学、老乡、文友等,正所谓“嫉近不嫉远,嫉今不嫉古,嫉高不嫉低,嫉内不嫉外”是也。


随着社会的发展,“文人相轻”还出现了新的特点,就是由两人相轻发展为群与群相轻,一群文人对抗另一群文人,为了某个观点,某个问题,各自发表自己的意见进行阐述、争辩甚至争吵、谩骂,俗称“打笔仗”,争辩双方互不相让,形成对垒,其阵势愈来愈大,逐渐演变成一场“阵地战”,非到“鱼死网破”不可。文人之间的争辩本是很正常的,但一些人口出诬言秽语,进行人身攻击,这就大可不必了。


文人相轻的对象多种多样,文章的风格、内容、体裁、题目、写作技巧等都可以成为“轻”的资本。看见人家篇篇精华,出尽风头,就嫉妒得要命,于是故意寻找你的弱点,大做文章,将你从天上打到地下。风格本应追求多样化,即如花儿一样,品种越多越好,可一些人将自己的风格强加在别人身上,认为只有自己的风格才是最好的,因而,对别人的风格极尽贬斥之能事;文章长短本应视内容而定,长文章不一定充实,短文章并不一定不精。但有的人总喜欢嘲笑别人写不出长文章。散文、诗歌、小说、杂文本应是文学大家庭的平等成员,可一些人在这方面也争长论短。题目犹如人的眼睛,可以起得标新立异,也可以起得朴实无华,有些人也把题目作为攻击某人的依据。写作技巧有高有低,一些人的写作技巧拙劣,反而指责别人没有水平。


文人相轻的条件有四,一是实力大体相当,如果实力悬殊大,则不会“相轻”。本身平庸的人决不会嫉妒那些高手的,他们只是羡慕,心想哪一天能超越他们就好了;二是嫉妒者心高气傲,有一定的抱负,生怕别人超过他;倘若甘于平庸,甘于寂寞,则不会生嫉妒;三是相互之间熟悉,知道他的底细,这样容易产生嫉妒。如果是素昧平生的人,他一般不会嫉妒;四是被嫉妒者必须表现突出,如果表现一般,则无人嫉妒。中国人素来有“枪打出头鸟”的毛病,只要你跳得高,我就要想法设法将把你弄下来。



文人相轻的原因,曹丕认为是“文非一体,鲜能备善,是以各以所长,相轻所短。”这是很有道理的,文章不同于数学那么精密,也不同于绘画、舞蹈、歌唱等艺术那样有严格的规定和标准,它没有“硬”的标准,谁又不能写得尽善尽美,所以总有瑕疵让人抓住把柄,从而轻视一番,好把各自撤平。


文人相轻的结果是要么是两败俱伤,要么是互相促进。对于那些意志薄弱者,别人轻视会使自己精神不振,写作热情陡减;而对于那些强者来说,他把别人的嫉妒当成动力,他深知有人嫉妒是好事,说明自己还有优势,所以他会更加奋然前行,写出更加优美的文章。


我以为,与其文人相轻,不如文人相重。诚如鲁迅先生所说,对于一篇文章的点评,“指其所短,扬其所长”固可,即“掩其所短,称其所长”亦无不可。这样不但可以兼容并包,学到许多知识和技巧,而且对作者是一个莫大的鼓励。这也就是通常人们说的实现“双赢”,促进共同发展。如李白和杜甫,鲁迅与胡适,互相鼓励,互相支持,都成为我们历史上伟大的文学家。如果自己没有实力,光靠轻视别人,拉别人的后退,那永远不可能“成大器”的,充其量只是文坛上的“小丑”罢了。 利用别人的名声炒作自己,群鸦鼓噪而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