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一小官 外传 4,南京大屠杀

vivabj 收藏 1 1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62.html[/size][/URL] 12月13日,对南京对中国都是一个灾难的日子,日军5个师团杀进了中国的首都南京。 夜深了,响了一天的激烈的枪炮声渐渐稀落焉,漆黑的夜空不时闪过一串红红绿绿的信号弹,南京城内几处大火在熊熊燃烧。这是汉奸们在为敌机指示轰炸的目标。 接到撤退命令的守城部队大都撤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62.html



12月13日,对南京对中国都是一个灾难的日子,日军5个师团杀进了中国的首都南京。


夜深了,响了一天的激烈的枪炮声渐渐稀落焉,漆黑的夜空不时闪过一串红红绿绿的信号弹,南京城内几处大火在熊熊燃烧。这是汉奸们在为敌机指示轰炸的目标。


接到撤退命令的守城部队大都撤下了阵地。城墙上只留下了少量掩护部队,还有一些未接到撤退命令的官兵仍然顽强坚守在阵地上。


13日凌晨0点10分,谷寿夫第6师团的前锋长谷川的部队攻入了南京19座城门中最坚固的中华门。紧接着,日军冈本部队也冲入城内。


凌晨3点,日军的重炮对着中山门的城墙猛轰,教导总队没有撤退的守军死伤过半。重炮之下,钢筋混凝土筑成的永久性工事却经不住炮火的轰击。炸得稀烂的工事梁露出的不是钢筋,而是早已腐烂的竹子。


幸存的官兵群情激奋,大骂负责修筑城防工事的警备司令谷正伦,误国害民,我们平时年景尚且生活艰难,灾年更是让我们无法生存,让我们自己交给国家的税收,是我们老百姓的血汗钱,我们不求你明镜高悬,两袖清风,你贪污受贿也要有个限度啊,国家建防线就是为了我们战时对抗日军侵略更长时间,减少伤亡,可是国家柱石班的谷司令,太有才了。


哎!豆腐渣工程的鼻祖谷司令,早早的去外地养病胃溃疡,多少士兵死在豆腐渣工程之下,*分子没有事,后来还升官发财,真是无天理呀!


从光华门逃出来的教导总队的兄弟说许多兄弟在投降后,被刺刀捅下城墙,这只是屠杀的开始,


12月13日,南京终于沦陷了! 侵华日军随军记者以最快的速度,向日本国内发出“胜利”的捷报:


[同盟社大校场13日电]大野、片桐、伊佐、富士井各部队,从以中山门为中心的左右城墙爆破口突入南京城内,急追败敌,沿中山路向着明故宫方面的敌中心阵地猛进,转入激烈的街市战,震天动地的枪炮声在南京城内东部响个不停。敌将火器集中于明故宫城内第一主阵地,企图阻止我军的进攻,正在顽强抵抗中。



同一天,《朝日新闻》以照片的形式发了日军攻入南京的号外,


《读卖新闻》“第三晚刊”上也用《完全制南京于死地》、《城内各地展开大歼灭战》为标题作了报道:


[浮岛特派员13日于南京城头发至急电]由于我左翼部队渡扬子江占领浦口,正面部队拿下了南京各城门,敌将唐生智以下约5万敌军完全落入我军包围之中。今天早晨以来,为完成南京攻击战的最后阶段,展开了壮烈的大街市战、大歼灭战。防守南京西北一线的是白崇禧麾下的桂军、粤军在城东,直属蒋介石的88师在城南各地区继续作垂死挣扎,但我军转入城内总攻后,至上午11时已控制了城内大部分地区,占领了市区的各主要机关,只剩下城北一带尚未占领。市内各地火焰冲天,我军乱行射击,极为壮烈,正奏响了远东地区有史以来空前凄惨的大陷城曲,南京城已被我军之手完全制于死地。



成千上万的放下武器的中国军警,还有无数老百姓成了日军的俘虏。


在长江边的棉花堤旁,日军的1个伍长和他的军马被中国军队打死了,尸体被埋在这里,日军士兵拉出13个中国老百姓跪在墓前,用东洋刀一刀一个,砍下了13颗血淋淋的人头,摆在木板制作的墓碑前,祭奠死去的伍长和他的军马。


从这天起,太阳旗下的南京城变成了人间地狱。从此,南京没有了光明。电厂的工人跑的跑,死的死。


第6师团古寿夫部下的大尉中队长田中军吉举着他那把寒光闪闪的“助广”军刀,像砍瓜切菜一样,一口气斩杀了300个无辜的中国难民。更加骇人听闻的是两个杀人魔王创造的举世震惊的“杀人比赛”。


1937年12月13日日本东京《日日新闻》报上,刊登了一张引人注目的照片。照片上的两个人是日军16师团中岛部下富山大队副官野田岩和炮兵小队长向井敏明,他们肩并肩,两人手上都柱着一把齐腰高的带鞘的军刀。两个人都是黄军服、黑皮靴、一字胡,脸上都流露出同样的骄狂和杀气。


与照片同时发表的,是一篇题为《超过斩杀100人的记录——向井106人,野田105人,两少尉再延长斩杀》的新闻:


[浅海、铃木两特派员12日发于紫金山麓]片桐部队的勇士向井敏明及野田岩两少尉进入南京城在紫金山下作最珍贵的“斩杀百人竞赛”,现以105对106的记录。这两个少尉在10日下午会面时这样说——


野田:“喂,我是105人,你呢?”


向井:“我是106人!” 两人哈哈大笑。


因不知哪一个在什么时候先杀满100人,所以两人决定要重新开始,改为杀150个人的目标。


向井:“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超过斩杀了100人,多么愉快啊!等战争结束,我把这把刀赠给报社。昨天下午在紫金山战斗的枪林弹雨中,我挥舞这把刀,没有一发子弹打中我!”在这里,日军对中国无辜百姓的屠杀竟成了他们炫耀皇军武威和胜利的战绩。


屠杀和*,虐杀无处不在,不少逃出来的人接近疯狂,不是一天两天,而是每天重复变化花样的屠杀,日本军人仿佛是从地狱里放出来的魔鬼,食人的野兽,永不停歇的*犯,用人间最狠毒的,恶毒的字眼,也无法形容,他们想用最野蛮的手段,日军高层以为历史上中国被蒙古,大清占领统治过,通过大规模屠城,彻底征服中国,让日本长期统治中国,或让中国投降,震慑中国的反抗力量,东瀛列岛。随着帝国皇军在遥远的中国战场上凯歌频奏,日本人狂热地沸腾起来。东京内阁、军部乃至普通百姓,到处都沉浸在一片欢呼、鼓噪声中。被官方左右的报纸、电台每天都重复着一个声音:天皇万岁!扩大皇军的胜利。


蠢血沸腾的军国主义狂徒,更像肮脏的油污般浮了上来,环住日本海峡,拥住东瀛列岛。他们组织*、*、请愿,在日本列岛上窜来窜去,疯狂地鼓噪着:


扩大战争的胜利!彻底消灭顽固的*军队!征服*!


我们怎么办,去南京与日军决一死战,那是送死,打游击我们不是材料,去武汉,武汉保卫战已经开始了,一路上我们碰到了不少溃兵,日本人的如意算盘拨弄的哗哗作响。此举成功,不啻趁热打铁,再给蒋介石以致命一击,彻底打垮蒋介石的抵抗意志,向日本人投降。


日本人对几千年前中国兵学鼻祖孙子的一句话领悟得也相当深刻:不战而屈人之兵。退一步说,即使蒋介石不投降,失去武汉,也意味着他将被赶入西南大山中,国民政府也将随之降为中国的一个地方政权,那时蒋介石政权真正有多少权威?中国的半独立政权可多的是,蒋介石为各省军阀注目的焦点,让他下台,必能在各省得到热烈的拥护。到那时,日本人再另起炉灶,扶植起构筑于日本人羽翼之下的新政权岂不易如反掌。这种一厢情愿的逻辑当时在东京颇有市场。但日本人忽略了致命的一点:外敌当前,军阀纷争是没有市场的,在抗日问题上中国空前团结。


中国兄弟之间为了小利拼命苦斗,生死相搏,就像国共两党,10年的国内革命战争,双方死伤无数,仇恨无比了吧,但日军侵略面前,能够放下宿怨一致对外,素来不睦,国民党内部矛盾重重,白崇禧,李宗仁,冯玉祥,阎锡山,刘湘,龙云等等,没有一个对蒋介石服气的,但是也没有不服气的,蒋介石内战打战不行,但是每次都能最后通过收买拉拢取得胜利,利用各自矛盾最终总是蒋校长胜利,共产党出来前,校长运气一路开胡,总是坐庄而且能够一路的赢。


现在日本鬼子来了,我们的基层政权,城市,乡村,都让日军冲的乱七八糟,在从上海到南京300公里左右的距离,在进攻轴线上的城市乡村无处不是损失惨重,城破,人亡,日军进行所谓的就地补给,无数家庭和老百姓失去了一切,南京,南京,日军战争目标和阶段性战役顶点,日军疯狂地发泄野兽的疯狂。


(1)1937年12月15日,日军在司法院难民区搜捕平民1,000余人。被解除武装的军警400余人,总计2,000余人,全部押至汉中门外,用机枪扫射,复用木柴、汽油焚烧。



(2)1937年12月15日下午2时,在挹江门姜家园南首,将居民300余人或用机枪射杀,或纵火烧死,无一幸免。



(3)1937年12月15日,日军将所俘军民9,000余人,押往海军鱼雷营用机枪密集扫射杀害。



(4)1937年12月6日,日军将华侨招待所难民5,000余人,押至下关中山码头,用步枪、机枪射死,尔后又把尸体推入江中,毁尸灭迹。



(5)1937年12月16日上午10时,在中山北路前法官训练所旧址,将平民吕发林等100余人,拖至四条巷塘边,用机枪射杀,无一幸免。



(6)1937年12月16日上午,在鼓楼5条巷4号难民区内,日军将被俘军民石岩、王克材等数百人,驱集大方巷广场上,以机枪射杀。



(7)1937年12月16日,在傅佐路12号,日军将乎民谢来福、李小二等押至大方巷塘内扼杀,罹难者200余名。



(8)1937年12月17日,日军将逃到三叉河放生寺及慈幼院的男女400余名难民和被解除武装的军人,用机枪扫射,予以杀害。



(9)1937年12月17日,日军将从各处搜捕来的军民和首都电厂工人许江山等3,000余人,在煤炭港至上元门江边,用枪杀、火烧而死。


淞沪战场上,蒋校长没有及时的撤退部队,七十多万中央军为主力的军队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是中国当时全国军队的精华所在,可是没有进行梯次配置,哎,我们没有预备役制度,没有二级准备部队,临时抓来的壮丁枪都拿不稳,让日军在淞沪战场上吃了大亏的87,88师,总教导队雄风仍在但是补充的新兵,和长时间的鏖战,消费了我们主力,唐大将军的指挥有让我们雪上加霜,想谷大军长这样好的长官修的防线可以说是开门揖盗的工事,新兵往往先跑,一个带跑十个,十个带跑100个,长官特别是高级长官不是甩掉部队自己逃跑,或带着核心亲随官兵脱离战场,士兵失去指挥就向无头的苍蝇,成批的失去控制,投降的士兵让日军收拢后,成批的屠杀,无武装平民,放下武器的战士,被抓来了还没有拿到枪的壮丁,没有来得及跑掉,惊慌失措的南京市民,从日军进攻轴线方向逃跑而来躲避战火的难民,被日军包围在南京城内,十万溃兵望江兴叹,伟大的唐上将要与南京共存亡的唐上将坐船逃过了江,可是他把本来可以运过江的船只统一收起来,撤退命令是一纸空文。


我们真是命大,如果不是立业提前联系大家,拉上子明的坦克,抓齐不少流散的士兵,现在我们已经有几千人枪,何去何从,我们源自87,88师,总教导队,税警总队,等等,我们军队军纪都很清楚,还是是各回各家,还是集中起来干大事,我们来自各个部队重新组建自己的军队,大干一番,可是不太可能,因为我们原来是中央军,不太可能让我们自己独立一军,我们没有能力建立自己的军队,去当草头王更不可能了,我们要报仇雪恨,先干他一场。


我们现在是接近4000人,都是从南京逃出来的,九死一生,基本上算是死过一回了,说干就干,派出人员联络以前的队伍,不过也有人提出自成一军,长官不要我们了,我们还要什么长官,打仗牺牲我们不怕,不要让我们流血又流泪,立业是税警总队连长兼付营长,现在收集的物资由我掌握,我们临时分配一下,子明你的战车队自成一队,我让阳光带一个连300人,配合你,子明是立业军校时的死党,一直保持着联系和关系,最早与子明联系的准备南京突围,88师的侯宝亮是接老牛的班的,老牛的同乡,87师的朱明义,刘军,74军的何晓明是替立业去的,立业本来是要去74军的,后来立业决定去税警总队,找到打算去一个杂牌军的晓明,而这使得晓明有了好的前程,要知道杂牌军和中央军的差别有多大,待遇相差万别。


整军备战,日军不少把抢来的财务运往上海,日军为了能够占领中国,把我国变成独占的殖民地,独占大市场,不少是军用物资通过日军进攻轴线运往即将发动地区。


我们现在躲在日军未来进攻轴线,和原来进攻轴线夹角的中心,报仇雪恨机会来了。


我们把敌人往进攻方向的军力太强大,我们打不过,可是运输队我们还是可以照料一下的,立业已经三,五天没有好好睡觉,但面对爱妻牺牲,无法接受,好像从此失去了身体的一部分,但军人是坚强的,先打了几个小伏击战,收获大约200多三八枪,机枪,掷弹筒,全部的武器装备,基本上是踩好点见到日军小股部队以优势兵力,想想出动2-3个坦克,或3倍于敌人的兵力以逸待劳,迅速消灭,快打快撤,一边倒的绝对胜利,日军已经不把中国军队放在眼里,一个小队就敢在一个县城胡作非为。


日军已经为战争建立一系列的补给基地,立业集中了他原来的老排,培训过日语的大约一个小队的士兵,三个班,每班13人,包括班长、4名机枪射手和8名步枪兵。有一挺轻机枪,编制四人(指挥官、射手、两名携弹药的副射手),这四人是配备自卫手枪的,在战斗中有时也携带步枪(机枪射手除外); 其余八名步枪兵,每人一支单发步枪。特别加强的部队中,加强班会多配置一个两人携带的50毫米掷弹筒,和一个装备三个掷弹筒的掷弹筒班。共54人。后来加了卡车和一辆德制I型坦克挂了膏药旗。


师团中佐参谋官衔不大,可还是可以唬人。这个倒霉的日本鬼子让立业成为唬人的工具。


日本军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原来的天皇的家传武士不能够上到中佐以上。


冈村宁次是个例外,他是日军情报机关升上去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