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唐山:强拆背后触动了谁的奶酪

半爱式 收藏 0 240
导读: 核心提示:2011年3月6日凌晨,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果园乡常各庄村7户村民家中遭受了不明身份人员的强拆,过程中致使7户村民家中生活用品无一完整,其中村民高敬华被砸伤住院。事件发生后,在当地及群众中引起很大反响。本刊记者也在第一时间对此事做了相关报道。     然而,时隔半个月之后,无助的村民再次遭到二次强拆,受伤的村民高敬华医药费被停一天,部分村民的住所没有安排,致使一些村民的情绪十分激动。 [img]http://www.52ch.net/bbs/attachment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2011年3月6日凌晨,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果园乡常各庄村7户村民家中遭受了不明身份人员的强拆,过程中致使7户村民家中生活用品无一完整,其中村民高敬华被砸伤住院。事件发生后,在当地及群众中引起很大反响。本刊记者也在第一时间对此事做了相关报道。

    然而,时隔半个月之后,无助的村民再次遭到二次强拆,受伤的村民高敬华医药费被停一天,部分村民的住所没有安排,致使一些村民的情绪十分激动。

河北唐山:强拆背后触动了谁的奶酪

图 1 昔日温暖的家如今已是一片废墟。

河北唐山:强拆背后触动了谁的奶酪

图 2 村民老刘不死心,在自家的废墟上寻找着往日的痕迹。

强拆无果,村民以死相协捍卫家园

    村民刘玉相告诉记者,2011年3月6日他们的房子遭受强拆过后,开发商雇佣挖掘机于3月17日早晨8点对刘玉相、刘玉雷家遭强拆的现场进行清理,因为当地公安机关没有对此事有个明确的定论和说法,村民奋力组织了挖掘机的行进,并当场将司机抓获。截止到记者发稿时,清理废墟的挖掘机至今仍被村民扣留在现场。

    村民刘玉相说,挖掘机的司机叫毕晓华,,他们之所以在没有任何说法的情况下敢去清理现场,是受承包工程人的雇佣,雇佣者跟唐山新天地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了承包合作协议,他们只负责干活。

    作为3月6日的强拆现场,为何没有得到保护却反而再次遭到破坏。就此,刘玉相告诉记者:“对于这起强拆、伤人刑事案件的处理,当地公安部门没有任何进展,这次遭到清理和第一次强拆肯定有必然的联系,同一个地点发生同类案件,并且两起事件又如此联系密切,这难道不是一个人所为吗?”

    在现场记者发现,此次遭受强拆的7户村民家庭的房子,都坐落在新建起的楼房小区内,周边是即将交付竣工的高层住宅,显而易见,7户村民的房子散落在其内,如同一个个窝棚。此况,必然影响小区的整体规划及售楼者的利益。

    在村民刘玉相已成为废墟的家旁边,一座简易的房子将清理现场的挖掘机死死地围在中间。几位村民告诉记者,为了保护现场,大家自发凑了1万多块钱,买下了这个活动房,并在屋内配备了床铺及一些防卫工具,每天24小时轮流看守,如果开发商再来清理现场,大家就以死相协,拼了命也要保护自己的家园再不受伤害。

河北唐山:强拆背后触动了谁的奶酪

图3 清理废墟的挖掘机被村民看做破案的依据,大家轮流24小时看守。

河北唐山:强拆背后触动了谁的奶酪

图4  图5 为了守护家园的栖身之地,村民在简易房内准备了拼命的工具:汽油、化油器、清洗剂、棍棒等。

补偿不合理,村民怨气载道誓做'钉子户'

    几户村民向记者透露了他们不同意拆迁的原因,2006年,常各庄村村委与唐山凤辉房地产公司签订了开发协议,基本内容是开发用地依据3:7比例分成,按此比例计算,常各庄村平改用地除去道路绿化用地外、净剩建筑用地1807亩,常各庄村能分得600亩建设用地,现容积率3.05(600亩*666.6平米*3.05=1219878平米楼房)。而现任村委会于2008年与新天地房地产公司签订合同,村委会向村民公布村里分了53万平米楼房。以3:7依据分成相差了68万平米楼房,差距太大。

    唐山市路南区19个村庄拆迁是通过评估给农户的补偿,平均每户能分得20余万元。而常各庄村采取的一刀切形式,每间1.2万元,每户平均才分3.6万元。

    同一个开发商、同一个乡区域,2006年征收陈家屯村民耕地为15.8万元一亩。而常各庄于2008年没有任何征地批文等手续,就以村委会名义,低价以每亩10.8万元强行征收村民耕地1000多亩,这明显就是不公平、不合理。    据悉,果园乡常各庄村共有土地4500多亩,村民7000多人。  2008年因平改楼项目土地征收后,已所剩无几。因为没有切实的合理安置,大部分村民自失去土地后,就在外边做些零工,以维持日常生存。据村民讲,这几年上边为了解决村民就业,缓解村民上访的压力,在村委会领工资的村民就有一千多人。

    缺水断电  拆迁户在困苦中度日

    褚大妈是此次涉及拆迁21户中的1户,她伤心地告诉记者,自从常各庄村平房改造开始,她们家就没有过过一天安稳的日子。

    家中的两套院子,依据村委会的说法,只能按一套院子标准补偿,而这种补偿,根本不能解决全家的住房。为了征地拆迁,不法之徒先是采取断水、断电、断路的方法对付老百姓,之后又将连接村子东西部的铁道桥洞堵上,使两边村民无法来往。为了生存,她每天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拉饮用水,老伴两年前因为拆迁,着急生病而得不到有效医治去世了。为了避免强拆的灾难落在自家的头上,遗失最重要的房本,褚大妈将家中贵重的物品在强拆事件发生后,都转移到外地亲戚的家中。现在,为了让孩子们将来都有一个遮风避雨的房子,她说就是自己拼死,也要讨一个合理的说法。

河北唐山:强拆背后触动了谁的奶酪

图6高敬华一家人如今还住在断水断电的废墟里

政府表示:不存在侵犯村民权益

    针对7户村民家庭中发生的暴力拆迁事件,唐山市路北区外宣局2011年4月1日回应本刊表示:常各庄村平改是2005年经常各庄村90%以上村民同意,市政府批准的项目。该村在区、乡镇府的监督指导下,多次履行程序,做了大量的村民思想工作和平改的相关准备工作。截止目前,全村共有2332户村民,已签订协议2300户,占98.6%。常各庄村平房改造项目实施于2008年,征收的土地为非基本农田耕地。目前已征收土地948亩。按照每户每亩10.8万元的补偿款符合规定,不存在侵犯村民权益的问题。刘福江、刘玉相等7名群众因未与村委会协商一致,一直未签订平改协议。

    事件发生后,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责成果园乡党政主要领导多次主动与受害人沟通,安抚受害人情绪,了解案发经过,并对受害的7户群众深表同情和关心,在生产生活上给予他们最大的帮助。并对受害家庭进行安置,迅速将受害人高敬华送往唐山协和医院。对因房屋被拆迁无法居住的受害人本着自愿的原则,由村委会负责租赁房屋过度,使受害人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帮助。同时责成果园乡派出所与公安分局配合,全力侦破此案,力争在最短时间内收集齐人证、物证缉拿嫌疑人,还百姓公道。

    拆迁或涉嫌无证 

    依据我国《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拆迁人应当依照规定,对被拆迁人给予补偿、安置;拆迁房屋的单位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后,方可实施拆迁。那么,唐山市路北区常各庄村平改楼项目是否依据国家相关政策办理了拆迁手续及征地手续呢?就此,在记者两次赶赴唐山的采访中,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配合出示相关批示文件,但令人遗憾的是,在记者发稿前,没有见到任何相关的文件。

    据常各庄村村民讲,自从2008年实施平改楼工作,就没有见到任何的公式文件,也没有见到进行任何的招拍挂手续,更没有召开村民全体会议。直到我们房屋被强拆至今,只有一份09年8月26日村两委会的通知,主要内容为2009年8月31日前,未签订平改的即不享受平改。这两年来,没有相关部门来给我们做过房产评估,也没有人做我们的思想工作,更没有与哪家单位签订拆迁补偿协议。

    编者按:

    给暴力拆迁戴上“紧箍咒”

    近年来,暴力拆迁事件常见于诸报端,案情大致相同,都发生在拆迁范围内,住户于夜间突遭不明身份者袭击。作案手段、方式也相似,以石块、镐把、砍刀为凶器,对建筑物一顿疯狂砍砸,然后迅速撤出。案中基本没有抢劫情节,也较少伤及人体。据受害人称,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但多数都存在或是搬迁补偿没达成协议,或是有关条件没谈妥,或未按拆迁公司或开发商指定的时间搬出等情况。因此,这类事件的背景十分显然。而对于这类事件处理的情况,基本都是一个模式,称“事发后当地派出所已经介入”或“当地派出所正在着手调查”,但大都没有结果。正因为如此,作案者有恃无恐,'暴力'正在逐步演变成为拆迁中的一种手段。

  事实上,所有的拆迁工作,都应当建立在助推发展、让民众得到更多实惠的基础上。然而,现在一些地方打着“民生”的幌子,却在大搞暴力强拆,虽然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改善百姓的居住环境,为了改变城乡面貌等等。其实,道貌岸然的表象下,却存在着太多的“黑幕”。如果官员们真的是为了服务民众,为何却因为拆迁把许许多多无辜的百姓逼上“绝路” 呢?不可否认,在面对拆迁补偿问题时,确实有部分群众存在着“不知足”的心态,希望能够得到更多补偿。然而,在此背景下,政府部门通过暴力强拆与民争利则表现得更加猖獗。

  针对我国各地政府在征地和拆迁中引发的大量社会矛盾、上访和群体性事件,国务院办公厅于2010年5月15日出台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 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中明确指出:因暴力拆迁和征地造成人员伤亡或严重财产损失的,公安机关要加大办案力度,尽快查清事实,依法严厉惩处犯罪分子。对因工作不力引发征地拆迁恶性事件、大规模群体性上访事件,以及存在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要追究有关领导和直接责任人的责任,构成犯罪的,要依法严厉追究刑事责任。

  2010年11月15日上午,安徽省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一起凌晨强拆并对“钉子户”拳打脚踢,强行拖出房屋,最后动用挖掘机推平拆迁房屋案件。被告人康大为由此也成为安徽省第一个因暴力强拆而坐上被告人席的拆迁公司老总。

  因暴力强拆,拆迁公司老总坐上被告席,这多少让我们看到了法律在惩治暴力拆迁、违法拆迁方面迈出的重要一步。只有给暴力强拆戴上法律的“紧箍咒”,才能有效扼制非法强拆。当拆迁公司的老总因为暴力强拆而被推上被告席的时候,我们则更希望通过这样的案例掀开更多的“黑幕”,让那些纵容或者指使暴力强拆的官员们接受法律的严惩,别让暴力强拆再继续伤害民众。来源:中国报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