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咱也曾‘饮马黄河’(蓝剑军团)

王浩林19541017 收藏 8 312

七一年的夏天,麦收后不久,队长通知我准备一下,去黄河套子里把牲畜群赶出来。麦收后,地里暂时没啥活了,生产队里就把闲置不用的骡马驴大牲口放到黄河套子里的一个夹心滩上,那里草好,又不用人放牧,所以每年这时候都去。可是前几天照看牲口的老南稍回话来,说草滩上长出了醉马草,已经有几匹马吃了后中毒,东倒西歪的站都站不稳了,所以得马上把牲口迁出来。走之前我专门查了百科丛书(下乡时老爷送的),知道了醉马草的学名叫小花茎豆、变异黄芪。本地人也有叫马伴肠、断肠草,光听到这名字就够凶险的了。

之所以让我去,主要是因为我在知青当中是水性最好的,这一趟几乎要横渡黄河,了得!同行的还有队里的副队长李来高、村里的有名老实疙瘩杨后生。一行三人就在炎热的夏日里赶着小胶车出发了,车上还带着米面油盐等食品杂物。

李来高此行的目的是重新找一个可以放牧的地方,而我和杨后生就留在那里充当牧人了。

下午时分,赶到了河头,随便找了一家农户落脚,把车卸了后,就收拾着向河头走去。七月份正是黄河水大的时候,一上防洪堤就看见河水汪洋一片,轰鸣声从远处传来,很是壮观。

黄河流经此地,流速明显减缓,两岸的漫滩水足有几公里宽,远处的夹心滩郁郁葱葱,这景象就是一幅水墨画。

我们拉着用马车内胎做成的筏子淌过将近一公里的漫滩水,前面就是黄河的主流,当地人叫形河,就开始渡河了,来高和杨后生坐在筏子里,我在后面推着,倒是不太费劲,活水与在泳池里是决然不同的,只要顺着它,稍稍用力就可以了。只是主流中的水温变化太大,一会儿很热,一会儿又凉的刺骨,搞得人很是害怕。

大概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到达了彼岸,老南早就在等着我们了,他帮我们把筏子拉上岸,然后就与我们说个不停,好像要把以前所没说的话一下说完事的。

来高领着我们先看了牲口群,情况是很严重,有四五匹马东倒西歪的在那里如同人喝的酩酊大醉似的,看来得赶快出去了。

幸好与我关系最好的海骝马安全无恙,这次渡河还全指着它呢。

老南的简单的行李早就收拾好了,于是乎就开始渡河了。

来时带着几根很长的绳子,到现在才知道它的用场,老南和来高用它将牲口的脖子都连了起来,组成一个长长的纵队,他们把牲口的嚼子都摘了下来,以防渡河时呛着水,由我牵着海骝马打头,后边一字排开,浩浩荡荡地下了水。来高三人这回没坐在筏子里,而是拉着筏子泅水,他们殿后。

原来这些牲口的水性都很好,只见它们把脖子伸得高高的,四蹄不断地划水,速度比人还快,我抱着海骝马的脖子,轻轻松松地就过了主河道,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只老黑草驴被淹死了,大概是年老体弱的缘故。

及至过了河,大家一起把筏子和绳子收拾好,统统让牲口驮着,然后四人分别骑上马,赶着畜群向防洪堤那边走去。

我骑在海骝马上,一股大将军的感觉油然而生,古人讲‘大丈夫得饮马黄河’,咱今儿个也做他一回‘大丈夫’!于是打马单人匹马地跑了起来。

到了晚上,老南早已把那头黑草驴开膛剥皮洗涮干净了,晚饭就在那户农户家吃的,南瓜炖驴肉,奇香无比,比之现在的大饭店的七碟子八碗的味道有过之而无不及。

第二天一早,来高告别了我们,去寻找放牧之地了。

剩下我们三人,我和杨后生当然是放马了,老南就是我们的炊事员了,你可别说,这真是绝配——我每天骑马东游西逛,杨后生照看牲口,老南坚守阵地,各得其乐。

第三天,来高回来了,放牧的地方也找好了,是是另一个旗的某公社牧业大队,人少地方大,只要交一点象征性占地费,就可以每年夏天都来这里,所以我们就马上搬家了。

新地点的名字很有意思,叫高兴兴圪旦(在本人的小说《河套故事》中对此地有所描写),原来是黄河上的一个码头,自从修了三圣公水利枢纽工程以后就荒废了,由于历来人少地多,而且离牧区不远,所以就成了牧业大队。

家是安顿好了,剩下的驴肉还有很多,亏得老南每天用井里的凉水泡着,不然的话,早就吃不成了,尽管是这样,我们三人还是吃了一个礼拜,什么驴肉饺子、驴肉包子、南瓜炖驴肉、土豆炖驴肉,到后来只要听到驴肉二字就饱了,一直原来对驴肉的美好印象都荡然无存了。

就这样,本人的牧民生活就开始了。(篇幅有限,有关牧民生活,将在后文中叙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在无垠的草原上策马扬鞭,好不快哉

4楼三区

这也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这也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天高草低见牛羊,这种生活真惬意


唱歌的人载歌载舞,一手横笛,一手击鼓,身后众儿扬声以和,飞袂睢舞,其音协黄钟羽末,如吴之声,含思婉转,有淇濮之艳,而少北地之慷慨激昂,间以眼前之皑皑白雪,大地冰封,却是大相径庭。


----- 饮马流沙河点滴

想起了一首歌:

辽阔草原美丽山岗青青的牛羊

白云悠悠彩虹灿灿挂在蓝天上

有个少年手拿皮鞭站在草原上

轻轻哼着草原牧歌看护着牛和羊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