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转移 正文 血迹斑斑

望蓝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size][/URL] 经过众人一天的努力,兵工厂大部分的设备都在当天就被运到了航运公司的码头。司马奇又连夜组织人手进行装载而赵木则召集来了负责这次航运运任务的船长们制定航行计划。 众人几乎又在前方隆隆的炮火声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早上天色刚刚蒙蒙亮的时候,航运公司的船队就乘着黎明的微浪列队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


经过众人一天的努力,兵工厂大部分的设备都在当天就被运到了航运公司的码头。司马奇又连夜组织人手进行装载而赵木则召集来了负责这次航运运任务的船长们制定航行计划。

众人几乎又在前方隆隆的炮火声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早上天色刚刚蒙蒙亮的时候,航运公司的船队就乘着黎明的微浪列队出发了。

司马奇在送别了船队以后,又乘车赶回兵工厂。赵木则留在了码头上待命接应并利用出发前最后这一点空闲的时间组织船员对轮船进行最后一次机械检查。

前方的炮火声越来越近,甚至能够清晰感觉到在宜昌城内已经响起了零碎的枪声,赵木站在船舷上向司马奇远去的方向不住的眺望,心里充满了担忧和焦虑。

司马奇坐在汽车上一路而来,发现沿途有不少小股的军队在向后方撤退。这些士兵身上无一不带伤,黑色的泥泞和鲜红的伤口混在在一起将残碎的军装映衬的更加狼狈。

司马奇眼瞅着这些军人的神态和他们行进时慌张的样子顿时觉得大事不妙,有一种非常可怕的预感牢牢的占据了自己的大脑挥之不散。他叫停了汽车,抓住一个伤兵的胳膊焦急的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杜将军不是还在前线坚守吗?”

伤兵有气无力的看了他一眼,淡然的说道:“日本人昨天晚上已经突破我们的前线,杜将军已经战死了!我们接到命令撤退到城里构筑新的防线,准备在这里和日军做最后一搏!”

说道这里,伤兵轻轻的笑了笑:“老先生,这座城市马上就要成为战场了!你也快点离开吧!”

司马奇一听这话,顿时僵在了原地连伤兵的离去也没能唤回他的注意力。原本还以为宜昌的防线还能再坚守几天,可是杜将军一死,宜昌门户洞开这里看来已经是守不住了!

想到这里,他更加担心吕德旺那里的情况,急忙催促司机加大油门,向着兵工厂的方向疾驰而去。

到了兵工厂的时候,司马奇看见的情景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排列整齐的厂房在昨天夜里遭受到了日军炮火的袭击,大半个工厂都已经变成了废墟,熊熊的大火喷发出浓烈的黑烟呛的人几乎都睁不开眼睛。

幸好大多数工人都已经随船转移,但是仍然留守在这里的人却因为人手不足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还有一些珍贵的设备被掩埋在废墟下面。

吕德旺还在组织人手冒着生命危险从那些几乎快要倒塌的厂房里抢救设备。司马奇看着他如此轻视手下工人的性命,顿时勃然大怒快步走上去大声喝道:“快住手,难道你没有看到那些厂房都要倒塌了!快叫兄弟们回来!”

吕德旺此时也是心急如焚,他一脸都是乌黑的油烟只剩下两个布满了血丝的眼睛像是捅破了黑夜的雪白窟窿还在忽闪忽闪的。由于人手不足,他自己也亲自上阵去抢救设备去了。

司马奇这么突如其来的爆喝更让他心烦意乱,他甚至没有看清楚来的人是谁就猛的一把把对方推开。可怜司马奇这把老骨头怎么经受的了这股强悍的力量,整个人踉跄了几个扑的一下坐到了地上。

紧跟在他身边的司机顿时吓坏了,连忙赶上去一边将他扶起来,一边大声的询问道:“司马先生,您没伤着吧!”

吕德旺一听这个名字顿时才清醒过来,有着傻愣愣的看着司马奇,脸上写满了焦急。

司马奇一瘸一拐的靠在司机的身上站了起来,对着吕德旺大喊道:“不能这么蛮干!你这是再让弟兄们去送死!快把大家都叫回来!”

吕德旺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间厂房,猛吸了一口气:“那两台最重要的设备都在那间厂房里,还没来得及运出来!要是不把它抢运出来,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司马奇当然知道那两台设备的重要性,不然他也不会答应让航运公司的员工冒着这么大的危险专门留下一艘轮船在码头上等着接应了。但是,设备再珍贵,能抵得上人命吗?想到这里他气的大叫道:“设备没了我们可以再造,可人要是没了你怎么面对这些工人的亲人!”

此时厂房里的火势更大了,屋顶已经受不了烈火的烘烤开始往下掉落一块一块的细碎水泥。吕德旺心里暗暗发苦,知道这种现象就是厂房即将崩溃的前兆了。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犹豫,他看了司马奇一眼苦笑道:“要是我们这帮人没有了,中国还有千千万万的人可以顶替我们的位置。可是如果这台设备丢了,我们前线的军队就没有办法再打了!”

说道这里,他冲着司机喊了一句:“保护好司马先生!”随即跟在那些工人的后面,猫着身子钻进了厂房。不一会儿,整个人就消失在浓烈的滚滚浓烟当中。

司马奇气的也哆嗦着腿想跟着上去,但是却被司机死死的拉住只能在原地大声的呼喊着他的名字。

不一会儿,只听见轰的一声,厂房的屋顶一股脑掉落了下来,在地面上砸起了一阵猛烈的灰尘。已经冲进厂房的吕德旺连带手下那十几个工人都被崩塌的屋顶淹没在了破碎的钢筋水泥下面。

司马奇急的流出了眼泪,在灰白的脸庞上淌出两道深深的泪痕。再也顾不上自己疼痛的腿脚,一瘸一挂的拼命向前赶。

周围的工人纷纷都围了过来,哭喊着吕德旺的名字一窝蜂的冲进了废墟里。

司马奇走进厂房的废墟中时,发现吕德旺和十几个工人的尸体都围聚在一台中型设备的周围,看这个样子大家当时都在奋力想将这台设备推到厂房外边。这里距离厂房的大门口只有咫尺之遥,可是在屋顶崩塌的最后一刻,吕德旺和手下的这些工人们都放弃了逃生的机会,而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把设备挡在了下面。

当工人们七手八脚的将设备从废墟中清理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硕大的机身上面早已经到处都是血迹斑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