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


赵合德是赵飞燕的亲妹妹,她名气没有姐姐大,但“成就”却比赵飞燕高多了。


赵合德也是有文艺天赋的女子。赵飞燕受宠后,见老公对娱乐圈的女人情有独钟,就把这个妹妹也召进宫来,姐妹俩一块侍候皇上。


这赵合德虽不如姐姐擅长表演歌舞类节目,但对于语言类节目却很有心得。据说是西晋葛洪所作的《西京杂记》,讲赵飞燕“体轻腰弱,善行步进退”。这点赵合德比不上,但赵合德“弱骨丰肌,尤工笑语”,所以“二人并色如红玉。为当时第一。皆擅宠后宫”。这是讲赵飞燕娇媚骨感,擅长舞蹈;而赵合德丰腴肉感,擅演小品。


中国男人对女人的审美标准树了两个标杆:大汉时的赵飞燕和盛唐时的杨玉环,所谓“燕瘦环肥”。但从古书所载,赵合德其实就是丰满的女人。可见汉代时的女人并非以瘦为美,至少汉成帝刘骜是兼收并蓄,肥瘦通吃的主儿。


赵飞燕把妹妹弄进宫,一则是投刘骜所好,讨好皇上;二是想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老公好色,不如宠爱一家人;三是想分担一下自己受宠幸的负担。她万没想到,妹妹一来,竟把姐姐的风头抢去,赵飞燕居然渐渐失宠了。


汉成帝刘骜对女人本来就喜新厌旧,加上赵合德更年轻,所以妹妹演的小品比姐姐跳的舞蹈更受皇帝欢迎。赵合德进宫后,本来与姐姐平级,都被封为婕妤。但姐姐当了皇后之后,就比妹妹高了两级。刘骜知道赵合德有些吃亏,可总不能一国之中有两个皇后啊。当初,刘骜的爹汉元帝就是因为对两个宠爱女人的身份摆不平,才在婕妤的品级之上,又增设了昭仪一职,意思是发扬女人风范。于是,刘骜顺便就把这个品级用上了,他把赵合德提拔成昭仪,享受丞相待遇。这就跟姐姐差不多了。


不过,把赵合德尊为昭仪实在有点可笑,如果以她作为女子的风范代表,那当时的大汉一国,都得变成妓院。她比姐姐赵飞燕淫荡多了。


关于赵合德的私生活,正史当然不会记载,出处依然是那本名为汉朝人所撰、其实是后世伪托的《飞燕别传》。这书虽不可全信,但记录的肯定是当时民间的流言故事。


书中称:“帝尝蚤猎,触雪得疾,阴缓弱不能壮发。”这是说汉成帝刘骜因为有一次早上冒雪打猎,受了风寒,性功能出现了障碍。但他“每持昭仪足,不胜至欲,辄暴起”。可见赵合德长着一副天生小脚(中国女子的缠足传统据说起源于隋,所以赵合德的脚应该不是缠出来的三寸金莲),刘骜每次一捧这双秀足,就会欲念大起。但奇怪的是,“昭仪常转侧,帝不能长持其足”。赵合德为什么总是背着身子对刘骜,有意不让丈夫“捧臭脚”起欲念呢?连赵合德身边的人都不理解,就问她:“上饵方士大丹,求盛不能得,得贵人足,一持畅动,此天与贵妃大福,宁转侧俾帝就邪?”意思是说,皇上花了那么多钱找江湖郎中治,吃了那么多药,都不见效。你一双臭脚就能让皇帝来精神,多大的福气呀!可你为啥不让皇上体现男人气魄呢?赵合德回答:“幸转侧不就,尚能留帝欲,亦如姊教帝持,则厌去矣,安能复动乎?”这解释太奇妙了,“我不让皇帝做,才能留住他的欲念。当年我姐姐让他憋了三天,皇帝觉得挺好的。但一旦做了,皇帝很快就腻了,这招就不灵了。”


根据正史记载,刘骜并不是中国历史特别荒淫的君主,但因为他宠爱了赵氏姐妹,至少在民间,给他的私生活泼了不少的脏水。比如说他喜欢偷看女人洗澡,甚至以一个皇帝之尊去贿赂赵合德的丫鬟,让她们不要告发他的流氓行为。这显然是也爱偷看女人洗澡却没做过皇帝的人的想象。刘骜的偷看颇有收获,最后他便开始与赵合德一起洗上了“鸳鸯浴”。刘骜曾比较道:“赵飞燕因常泡香汤,所以浑身异香;而赵合德常泡药浴,所以自体留香。”这也许是他更喜欢赵合德的原因之一。


这些略带色情的记述虽然根据不足,但赵合德的奢华却是正史所记。她居住的豪宅比皇后姐姐气派很多,门庭是朱红色,大殿顶上漆成黑色;所有的黄铜门钉都鎏上黄金,台阶也是白玉砌成;墙壁中间的装饰墙线也是用黄金做的,其中还镶嵌着蓝田玉、明珠以及孔雀羽毛等稀罕物件。自古以来,后宫居室还没有奢华到这种程度的。汉武帝刘彻当年许给阿娇的“金屋”,让他的后人给造出来了。


但金屋也没给赵合德带来好运。刘骜专宠她十多年,却依然没有子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