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登发妻:我不得不接受丈夫再娶3个老婆

心情车站9527 收藏 0 869
导读: [img]http://img2.itiexue.net/1292/12927746.jpg[/img] 在我怀着第五个孩子的时候,奥萨玛·本·拉登提出了一件我从未料想到的事情:他要再娶一个妻子。尽管一夫多妻在我们的文化中是可行的,但是却很少有女人在听说要和另外一个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时还欢呼雀跃的。   听到他的建议时我有些不自在,但我知道我已经是很幸福的女人了。我听说沙特的丈夫在娶别的女人时甚至都不会和妻子商量自己的计划。因此,当我听到奥萨玛保证说,如果我不同意他是不会让另外一个女人进入我们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拉登发妻:我不得不接受丈夫再娶3个老婆

在我怀着第五个孩子的时候,奥萨玛·本·拉登提出了一件我从未料想到的事情:他要再娶一个妻子。尽管一夫多妻在我们的文化中是可行的,但是却很少有女人在听说要和另外一个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时还欢呼雀跃的。


听到他的建议时我有些不自在,但我知道我已经是很幸福的女人了。我听说沙特的丈夫在娶别的女人时甚至都不会和妻子商量自己的计划。因此,当我听到奥萨玛保证说,如果我不同意他是不会让另外一个女人进入我们的生活时,我倍感宽慰。


***的学者认为信徒可以娶四个妻子,但不能超过四个。此外,如果一个男人不能公平地对待每个妻子,他就只能娶一个妻子,而这点却很难把握。


尽管我有强烈的宗教信念,我全心全意地信奉真主,但是我依旧是一个女人,我脑中思前想后,考虑着奥萨玛想带另一个女人进入我们生活的计划。我们的文化中,男人的几个妻子应该成为朋友,她们的孩子应能在一起玩耍。


我丈夫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如果我不同意,他是不会娶别的妻子的,好让我安心。他不愿在这件事情上伤害我的感情。我丈夫说他会把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的决定权留给我。


我知道,在沙特阿拉伯很少有女人能得到这样的尊重和重视。于是我让这个想法继续在脑中翻腾着。


后面的几个月,奥萨玛想娶其他的女人这件事都是我们重要的话题。有天傍晚,我丈夫透露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说他的目的只是想为***世界多生一些孩子。听着他的话,我突然发现我对这个事情已经释然了。我丈夫要娶新的妻子并不是因为和我在一起不幸福了,而是为了***世界更加美好的未来。


交换意见之后,奥萨玛发现我同意了他再娶妻的念头。他告诉我一个很重要的事实:“纳伊瓦,如果你内心对我娶第二个妻子毫无芥蒂,你一定会感动上苍。你死后一定会升天的。”


我的内心终于变得平静,确信我的理解会使自己的生活也更有意义。那时,奥萨玛才开始着手娶第二个妻子。在奥萨玛选择第二个妻子的时候,我并没有要求,也没有得到发言的权利。


于是,过了一段时间,奥萨玛又娶妻子了。我并没有出席婚礼,但是整个仪式都是按照信仰的要求操办的。他的第二个妻子是沙特人,名赫蒂彻,和先知的妻子同名。人们告诉我赫蒂彻来自有声望的沙里夫家族,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后人。她比奥萨玛年长几岁,受过良好的教育,在吉达的一所女子学校当老师。


穆斯林在任何时候遵循先知穆罕默德的教义,都是件好事情。因此,我热情地欢迎赫蒂彻来到我们家,并为她安排了宽敞的房间。我从一开始就极尽周到,虽然说实话,我花了好长时间才认可并平静地接受得和另外一个女人分享自己丈夫这件事。


从那天起,奥萨玛说他必须遵循***教有关多个妻子的教义。赫蒂彻和我将被平等对待。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将分享丈夫的一切,他的想法、他的时间,甚至是他给的礼物。


由于他严格遵守***教的每个要求,我知道他会在我们家和他的新妻子家过夜。作为一个优秀的穆斯林妻子,我知道我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并且心无杂念。否则,我便不能升天了。


然而,奥萨玛不在家的夜晚,那种寂寥之感却是我无法抵御的。作为一个几乎足不出户的女人,我想念我的丈夫,也想念他回来时带给我的欢欣。为了成为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信徒,我和我的空虚作着斗争,因为我知道我丈夫正在做的是***教义所要求的事情。


我要求我的孩子们尊重丈夫的第二个妻子,并让他们叫她姨娘。


一切都进展顺利,奥萨玛的第二个妻子和我很快就经常串门了,我们交换书籍或者一起看书,甚至一起吃饭。我很喜欢有赫蒂彻作伴,并且希望和她待在一起。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就成了朋友。


没过多久,我生下了第五个儿子,奥斯曼。看到他甜美的笑脸,我开心极了,那是我第一次没有因为又生了个儿子而难过。


在他们结婚一年之后,赫蒂彻生了第一个孩子,是一个叫阿里的小男孩。因此,从阿里出生的那天,赫蒂彻就被称为“阿里妈”,也就是阿里的妈妈的意思。同样,在我刚生完儿子之后,也被叫做阿卜杜拉的妈妈。丈夫的熟人叫我丈夫阿卜杜拉,就是一个男人也因第一个儿子的名字而得名。


从那时起,赫蒂彻和我都有孩子了。我最小的儿子成为阿里的玩伴。


在阿里出生不久后,奥萨玛第一次把我们带到巴基斯坦。从奥萨玛第一次答应我们要去白沙瓦到那时,已经过了好几年,其间由于我的怀孕和他第二次婚姻而耽搁了一阵子。


当我们——奥萨玛的两个妻子和六个可爱的儿子——登上从吉达飞往白沙瓦的飞机,我是那么想知道在过去的五年中我丈夫都看见了些什么。


跟沙特阿拉伯的处处受限相比,白沙瓦像是一个五彩缤纷的穆斯林城市,在那里,不同民族的人坐着涂着各种颜色的公车和出租车来来往往。由于已经习惯于清静的生活,这个城市让我眼花缭乱。在1979年俄国人入侵白沙瓦之后,这座城市已经成为阿富汗普什图人的难民营,甚至还有裹着布噶的妇女在街边的集市上叫卖。布噶和长袍的功能相同,都是穆斯林妇女从头到脚的装束,但样式却截然不同。长袍都是黑色的,而布噶却可以是淡蓝色、黄色、棕色或者其他颜色,正面有一些刺绣作点缀,后面也可以打上些小褶。


奥萨玛为日渐扩大的家庭找了一栋漂亮的别墅。变换的景物让我们高兴,但赫蒂彻和我依然保持着以前清静的生活方式。家里一切如常,奥萨玛继续在外面忙他的事情,也经常造访阿富汗。我很开心奥萨玛在儿子身上花的时间多了一些,有那么一两次,他甚至把我们八岁大的长子也带到了阿富汗。


我们在白沙瓦过完了夏季,奥萨玛说他要护送我们回吉达,因为两个大些的儿子都已经上学了。那次旅行棒极了,此后我们经常在白沙瓦度过夏日的时光。


在赫蒂彻生下第一个儿子阿里后,我发现自己又怀孕了。这次,在生了五个儿子之后,我十分确定自己会生个女儿。尽管我丈夫好像更关心阿富汗的战争,但是在我生产的时候,他还是回来了。然而,第六个孩子却依然是个男孩,我们以穆斯林世界最神圣的名字给他命名,那就是穆罕默德。


我的六个儿子,加上阿里,让本·拉登家特别有生气。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敬畏我的丈夫,也害怕我家里的七个儿子。


在穆罕默德出生后不久,我丈夫找到我,商讨迎娶第三个妻子的事情。对我丈夫来说,那时恰逢***世界需要很多新生力量,因此他希望有更多的儿女来传播真主的旨意。这次,奥萨玛说如果我能帮他物色一个合适的妻子的话,他会很高兴。我想了没几天就同意了。我的内心告诉我如果我做了这件对他和***世界都很重要的事情,那我对丈夫的爱也更加强烈了。


一定是真主在引导我做这个神圣的事情,就在我们谈话后没几周,我就认识了一个可爱的来自吉达的沙特女人。她的名字是哈丽雅·萨巴,她是一名专门教授聋哑儿童的教师。


对我来说,我丈夫迎娶的女人一定要是虔信的。哈丽雅很虔诚,但她还有很多其他吸引我的特质。从我看到她迷人的脸庞的那一刻,我就喜欢她了。每每发现她虔诚的生活和他们萨巴家族的优点,我都会更加喜欢她。我往返于奥萨玛和哈丽雅的家庭多次,达成嫁妆和其他细节的协议,然后我便可以安排他们订婚了。


婚礼结束之后,我就把哈丽雅当成自己的宝贝妹妹了。这些年,我也是一直这么待她的,从未改变过。


我帮哈丽雅在大房子中安顿下来。她的到来,增添了我的快乐。我们经常在一起读书,讨论《古兰经》和我们的宗教中其他方面的问题。


1985年这一年,因为奥萨玛迎娶第三个妻子而变得热闹。而1986年,至少对妻子和孩子们,是比较安静的一年。这是第一次一整年中都没有新的小孩出生。


作为妻子,我们首要的任务就是照顾孩子,让他们快乐,并维持家庭的正常运转。这个家里有三个妻子,七个活泼的儿子,他们中有几个正在上学,很多佣人,很多端茶倒水的女孩,好几个厨子、司机,让我们的房子像是一个忙碌的蜂窝。尽管我们家很大,有着12个宽敞的套间,但由于大家都忙着各自的事情,即便只是日常的生活,家里也尽是来来去去的人,噪声不断,很是嘈杂。


我们几个妻子曾戏称我们吉达的家就是一个小型联合国,我们的佣人,有菲律宾的,斯里兰卡的,非洲的,埃及的,也门的,还有好多别的国家的。尽管奥萨玛为我们安排了几个送孩子上学并且购买日常杂物的司机,我们三个人还是很忙,我们得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


在穆斯林社会中,第一个妻子是最重要的。作为奥萨玛的第一个妻子,我身边所有的人都很尊重我,包括奥萨玛新娶的两个妻子。但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比赫蒂彻和哈丽雅地位高。奥萨玛的妻子都变成我的朋友了。奥萨玛·本·拉登的妻子们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冲突。


1986年,我又怀孕了。我特别希望哈丽雅也能怀个孩子,但却没有听到她的好消息。


差不多就在那段时间,我丈夫找到我说他希望迎娶第四个妻子。他的确是谈到了自己的想法,却没想要征得我的同意,也没有让我参与。除此之外,我觉得帮奥萨玛物色到一个妻子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奥萨玛的第四个妻子是阿富汗一名沙特战士的妹妹。她家在麦地那,她的名字是西哈姆。我没有参加婚礼,却照样帮助她在我们家安顿下来。


在第四次婚礼后不久,奥萨玛告诉我们一个我从未想到过的消息:我们全家将搬到麦地那。麦地那位于吉达东北部205英里(330公里),奥萨玛将在那里负责一个本·拉登家族的建筑项目。


虽然我最喜欢住在吉达,但由于先知穆罕默德早先曾被麦加不信教的人赶到麦地那,因此麦地那十分重要,那里有先知的家和他的坟墓。麦地那被称为“光芒之城”或者“先知之城”,在所有的穆斯林信徒的心目中,麦地那是仅次于麦加的另一座圣城。


这个消息打破了往日的平静。在我们为奥萨玛整理私人物品的时候家里充满了混乱。


我们刚结婚时,奥萨玛十分大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变得十分简朴,认为一个虔诚的穆斯林应该以简朴为贵。本着这个新的治家原则,奥萨玛声称我们的家具应该是朴实的,我们不该有太多的衣服,我们应该吃简单的食物。奥萨玛就只舍得在他的汽车上花大价钱,他永远都开着最新款式的汽车。因此,奥萨玛的妻儿,不可能像很多现代人那样,拥有太多东西。就算这样,如此庞大的家庭,仅仅是日常必需,就足够塞满很多很多箱子了。


我爱麦地那——谁又能不爱这个对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如此特殊的城市呢,但我并不希望离开吉达。吉达是最让我感到舒服的地方:阿丽娅姑妈和她的家人就在附近,此外还有我的几个女伴;用作周末短期游乐的农场只有一小段距离。而从吉达到麦地那有四个小时的路程,这会阻碍我们拜访奥萨玛的家人,也让我们无法一时兴起就去奥萨玛的农场了。再说我怀孕了,不希望在我生孩子的时候远离自己熟悉的地方。


但是我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能改变。


我们搬进麦地那一幢属于我丈夫的宽敞的别墅。那房子很大,大约是一般房子的四倍,有四层楼。但四个妻子、八个孩子和众多仆人,很容易就把这里塞得满满当当了。


作为奥萨玛的第一个妻子,又是他长子的母亲,我住在顶层。不过他每个妻子都有单独的一层楼,包括卧室、盥洗室、客厅和厨房。尽管住在先知之城大家很是兴奋,但是过了没多久多数人都开始想念吉达了。


就在那时,我第七个孩子诞生了。


尽管旅途劳顿,但我肚里的胎气并未受到影响。生了六个儿子之后,怀孕对我而言已成家常便饭。我终于接受了我将是多子之母这个事实。我训练自己的思绪,让它不再飘到锁在柜子里的那些小女孩的衣服那儿了。


在我生孩子的时候,奥萨玛特意回家陪我,我们又冲到了麦地那的医院。幸好,这次生产比较轻松,也很快。透过雾气,我听到医生告诉我一个消息,这个消息让我为之一振。13年的婚姻,我生了六个儿子,我——纳伊瓦·甘耐姆——终于生了一个女孩!激动之情掠过我的周身,我心中的感觉美妙极了,看着她甜甜的小脸,我真感到自己幸福至极。


奥萨玛也很高兴,但他说他是因为看到了我的欢欣才感到幸福。我们给亲爱的女儿起了法蒂玛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在穆斯林女孩中很受欢迎,因为先知的女儿也叫法蒂玛。


我想立马冲回家去,打开那些箱子,给宝贝女儿找出那些漂亮衣服。我实在太开心了!和女儿一起度过的第一年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