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


就这样,王不容争辩地必须要成为皇后。王可算是中国历代后宫中的一景,她以有夫有女之身不仅混进皇宫,而且最后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这不要说在宗法制度严酷的封建社会不可思议,就是在已经开放的现代社会也难以想象。她至少犯有重婚罪呀!


王就任皇后之后仅十二天,年幼的儿子刘彻就受立太子。九年后,景帝去世,刘彻接班,王顺理成章成为太后。由于刘彻最后成为一位历史上大有作为的圣君,所以人们也就不再对这种歪七扭八的变通方式多嘴了。


王真正是母以子贵了,她的族人也跟着涨价。她活着的娘臧儿被封平原君,死去的爹被追认共侯。她的亲哥王信被封侯,她的同母异父弟弟田、田胜也都受封侯爵,田最后官至丞相,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臣。当田权倾一朝甚至胡作非为时,姐姐王没少为他提供毫无原则的支持。至于王生的三个女儿和她妹妹王息生的四个儿子,就更没问题了,他们也都算当今圣上的儿女,女的都受封公主,男的均封王。


王成为皇太后之后,与太皇太后窦氏又斗了几次法,因为都是为各自的局部利益,两方外戚互相牵制,反倒酿不成“外戚之乱”。


当皇太后把一切都搞定后,她最挂念的就是与平民丈夫所生的女儿金俗了。儿子刘彻对母亲这不太光彩的过去表现出了难得的理解。当他得知宠臣韩嫣已经找到他失散在民间的这个姐姐时,不禁责怪说:“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汉武帝刘彻马上派人侦查,在长陵镇找到了金俗的家。此时的金俗早已嫁人并生儿育女,这里应该是她的婆家。随后,刘彻让人备车,亲自去迎接异父姐姐。当车队赶到金俗家弄堂口时,发觉弄堂大门紧闭。刘彻让人砸开,驱车直到金俗家门口。刘彻又让警卫员把金家团团围住,然后自己进院去请姐姐。


这番折腾,院子里哪还有人。金俗的婆家人早已被这些浩浩荡荡打砸抢的官府人惊着了,吓得四处逃窜,金俗也藏到了床底下。刘彻只好派手下人四处寻找。当左右找到金俗,将她扶出门外,拜见皇上弟弟时,刘彻赶紧下车,慨然问道:“大姐,你干吗藏得这么难找哇?”


刘彻让金俗上了自己的备用车,一起疾驰回到皇宫,直奔母亲王所住的长乐宫。王见了风尘仆仆的儿子,不禁问:“你一脸倦色,干吗去了?”刘彻得意答道:“我今天去了长陵,把我姐姐找回来了!”说罢回头大叫:“姐姐,来拜见太后!”母女相见,禁不住悲喜交加,金俗伏地痛哭,王也是老泪横流。


刘彻设宴敬酒,庆贺家人团聚,并且赏赐大姐大批的人财物。面对如此孝顺的儿子,王只有连声谢谢,说:“让皇儿破费了。”


后来,太后王对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及其一双儿女格外偏袒,但最后都不成器。


由于儿子刘彻身体好,加之王生刘彻时已逾三旬,母子年龄相差较大,所以王没有熬死儿子便先他而去,这一年是公元前126年,终年大概在七十岁左右,也算寿终正寝了。三十六年后的公元前87年,王儿子汉武大帝辞世,终年七十岁。母子的享年差不多。


如果今天的人为王开追悼会,悼词的第一句话肯定是“伟大的汉武大帝的母亲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