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女人翻案:帝王身边的100个女人 第三部分 重婚民女成太后(1)

孙杰1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size][/URL] 汉景帝刘启不仅上边有一个胡搅蛮缠的妈妈窦太后,身边还有一个诡计多端的女人王。 王的家乡是今天陕西扶风县槐里镇。她的母亲臧儿出身名门,后家道中败沦落至此。臧儿曾两度出嫁,与先夫生一男两女,王信和王、王息;与后夫育两子—田(音“坟”)和田胜。 由于家境不好,作为长女的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


汉景帝刘启不仅上边有一个胡搅蛮缠的妈妈窦太后,身边还有一个诡计多端的女人王。


王的家乡是今天陕西扶风县槐里镇。她的母亲臧儿出身名门,后家道中败沦落至此。臧儿曾两度出嫁,与先夫生一男两女,王信和王、王息;与后夫育两子—田(音“坟”)和田胜。


由于家境不好,作为长女的王早早就嫁了人。她的丈夫名叫金王孙,名字大气,但命运不济,他们育有一女名金俗。就在王踏踏实实过她的农家日子时,她母亲臧儿却不甘心自家的落魄,请人来算了一卦,结果相士说她的两个女儿有大富大贵的命。臧儿一听来了精神,她终于有了指望!


可这时王已为人妻,怎么办呢?臧儿厚着脸皮跑到金家,要人家把女儿退回来。金家大怒,对于这等无理要求坚决不答应。臧儿没了办法,只得把王送到长安,进太子宫做了宫女。


王毕竟是做过人妻、生过孩子的女人,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比那些少不更事的小宫女要精通百倍,很快,她就把当时的太子刘启给钓上了。


刘启本来是有正妻的,这位太子妃还是刘启的奶奶薄太后的侄孙女,但这个小薄氏的命运与她的姑祖母老薄氏出奇地相似,始终被丈夫冷落。不知为什么,刘启从心眼里不喜欢这个远房的表妹,两个人的感情一直不好。更要命的是,小薄氏始终没有为刘启生下一男半女,这就意味着她没有本钱。


这些跟王还没啥关系,她这时不过是让太子痛快高兴的玩具。况且,刘启宠爱的并非王一人,最受宠的是栗姬,他首先为刘启生出了儿子刘荣。王虽说也没闲着,但一连三个生的都是丫头,量虽多可质不行,这让她在栗姬面前抬不起头。


王肯定是一个从骨子里就不服输的人,她又把妹妹王息拉进太子宫帮忙。妹妹年轻貌美有资本,姐姐成熟老到有经验,刘启哪里招架得住,王息自然成为红人。她也的确争气,一连为刘启生下了四个儿子。也许是急于争面子生育过度,王息在生下第四个儿子后不久便去世了。


苍天不负有心人,王终于又有了。她对刘启说:“我梦见一个大太阳钻进我的肚皮了!”刘启高兴地说:“这可是个好兆头!”


这个儿子还没出生,刘启的爸爸文帝就去世了,刘启继位,史称景帝。这时,发生了刘启的母亲窦太后要刘启立他的弟弟为储君的事情。景帝刘启为保证江山在自己这一脉中传承,决定立太子。由于皇后小薄氏无子,刘启只好立长子、栗姬生的刘荣为太子。


栗姬感觉更加良好。但争强好胜的王也更加地不服气。


这时的王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儿子,这是刘启的第七个儿子,但却是他当皇帝后得到的第一个儿子。王为这个希望之苗取了一个贱名:彘儿—也就是猪儿。他的大名叫刘彻,就是后来如雷贯耳的汉武大帝。王有了儿子做本儿,身价也就高了,被册封为美人,这是后宫中很高的级别了,从道理上与栗姬平级,享受同等待遇。


但风头正劲的栗姬根本没把王放在眼里,她现在虽然不是皇后,却已经是太子的妈了,当皇后是早晚的事情。这时来巴结她的人也越来越多。


景帝刘启有个亲姐姐,被封馆陶公主的刘嫖,这位权势极大、威望极高的姑奶奶也找上栗姬的门,希望能把自己的宝贝女儿陈娇许配给栗姬所生的刘荣太子。这在当时是非常合理的婚配。栗姬如果能攀上刘嫖,就几乎半个屁股坐到了皇后的位子。可利令智昏的栗姬却以为自己已经坐上皇后位了,居然愚蠢至极地回绝了这门婚事。


大姑奶奶刘嫖哪里受过这等屈辱,心中与栗姬结了梁子。她又找到王来提亲。聪明的王马上意识到机会来了,不仅爽快地答应了这并不般配的婚事(她的儿子刘彻比刘嫖的女儿陈娇小得多),而且对刘嫖感激不尽。这让姑奶奶心里非常舒服。


于是,刘嫖开始没事就到弟弟刘启那里说栗姬坏话。后来,景帝刘启终于把窝囊的小薄氏的皇后给废了,但也没有册立栗姬为皇后。而且,景帝对自己所有的儿子、妃妾一再嘱咐:“我死了之后,你们也一定要善待薄氏!”


脑子进水的栗姬本以为自己可以立马转正,见没有动静,心里存有怨气。她又出昏招,居然与景帝耍性子,故意不听话,经常肆无忌惮对被废的薄氏出言不逊。景帝对此很恼火,但因为栗姬毕竟是太子母亲,强压怒火没有发作。


栗姬在往绝路上狂奔的时候,王也驶上了希望的快车道。她明白景帝没有马上立栗姬为皇后,是对她不满。于是,王使了挺阴损的一招。她撺掇大臣写奏章,请立栗姬为后。这个大臣不懂政治,认为这既顺理成章,又能巴结未来的皇后,立即上奏,称“古人言‘子以母贵,母以子贵’,如今太子他娘该封为皇后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