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女人翻案:帝王身边的100个女人 第二部分 中国正历史记载的最不正经文字(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


老情人相见,一个是六十老头,一个是七十老妪,不知是否还会忆起三十多年前的鸳鸯红帐。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次是一番血影刀光。即使他们还曾躺在床上,那张床也从外交的舞台变成杀戮的刑场。


对于年老的宣太后来说,杀义渠王,是因为他的地盘比这个人更加有诱惑力。当位于甘肃宁夏一带的义渠领地全部被秦国收入版图后,秦国不再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老迈的宣太后不再有以性交办外交的本钱,但她却有支配男人的更大本钱——权力。当义渠王仅仅是个男人时,她并不在乎,因为她的后宫里有很多供她享用的男人。这其中最著名者,叫魏丑夫。当然,从生理年龄上讲,这些男人应该不是她床上使用的工具,而是逗这位老太太开心的滑稽名伶。魏丑夫的名字就像一个专演丑角的戏子外号。


宣太后非常宠爱魏丑夫,总是让他陪伴左右。公元前265年,她病笃将亡时,还曾发出狠话:“为我葬,必以魏子殉!”(《战国策 秦策》)魏丑夫听说老太太要让他陪葬,吓坏了,赶紧找大臣庸芮为他说情。


庸芮见宣太后问:“死者有知觉吗?”宣太后说:“当然没有。”庸芮接着说:“你还算明白。可既然死后无知觉,您为什么要把平生所爱的人,陪葬给没有知觉的死人呢?如果人死后有知,那么您的老公秦惠文王这几十年来,得积攒多少对您的愤怒呀。您到了阴间,补过还来不及,哪还有时间跟魏丑夫寻欢作乐?”这番话还真把宣太后吓住了,魏丑夫逃过了一劫。


庸芮敢对权倾一时的宣太后说这等阴毒、凶狠的话,一方面是宣太后已经行将就木,反抗不了了;更重要的是,这时的宣太后已经归政给儿子秦昭王,她已经没权力了。


《战国策 秦策》载:“今义渠之事已,寡人乃得以身受命。躬窃闵然不敏,敬执宾主之礼。”据此说法,那么宣太后在杀死老情人、征伐义渠之后,就开始让儿子亲政了。这样,她垂帘听政的时间是三十六年。还有学者认为,直到公元前266年,秦昭王任用范雎为秦相,并采用他的计谋,将宣太后的党羽全部肃清时,秦昭王才算控制住了权力。按此说法,宣太后实际控制秦国政权长达四十一年。


公元前265年10月,同时用权力和男人滋养了大半辈子的宣太后病逝,终年应该是七十七、八岁,绝对的高寿了。


毕竟是自己的亲娘,从十九岁熬到六十岁,坐了四十多年冷板凳的秦昭王依然孝心可嘉,将母亲下葬在郦山,而且造了大批真人大小的泥俑和车马队伍作为陪葬。宣太后的长寿基因无疑遗传给了他,之后他又踏踏实实当了十五年的秦国“一把手”,直到公元前251年死去,名义在位时间长达五十六年。不要小看这位爷,他的曾孙就是千古第一帝——秦始皇嬴政。给嬴政开始打下统一中国基业的,实际是他的这位祖爷爷昭王和祖祖奶奶宣太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