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女人翻案:帝王身边的100个女人 第二部分 中国正历史记载的最不正经文字(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


对于芈八子来说,她的老公惠文王一死,大秦国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但武王的突然死亡,却又让她看到了希望。本来,她的婆婆惠文太后和武王的嫡妻魏后,要立公子赢壮为接班人。芈八子却想拿自己的亲儿子赢稷来赌一把。


在这场赌博中,芈八子的同母异父弟弟魏冉投进了血本。当姐姐还在以自己身体侍奉秦惠文王时,魏冉就以自己身子骨效忠秦国了,而且他一直与燕赵两国保持不错的关系。在芈八子姐弟的策划下,在燕国为质的赢稷由燕赵两国出面,被护送回了秦国。由此,秦国开始了一场长达三年的王位争夺战,史称“季君之乱”。芈八子的胆识魄力在这场内乱中得以充分体现,加上这时已掌握兵权的魏冉的鼎力协助,最后姐弟俩在这场豪赌中胜出,赢稷继承王位,史称秦昭襄王(简称秦昭王)。顺理成章,芈八子成为王太后,史称宣太后。


秦昭王即位时十九岁,按道理完全可以亲政。但宣太后不知是心疼儿子还是心疼权力,一直在后宫控制政权,开了中国历史上“垂帘听政”的先河。为了不致大权旁落,宣太后把大秦几乎变成了自己家乡楚国人的天下——他的异父弟弟魏冉被封为穰侯,她的同父弟弟芈戎被封华阳君,她的娘家族人向寿成为秦国的宰相,她的儿媳、昭王后自然更是楚国的公主了。在这种情况下,秦昭王想过“一把手”的瘾,恐怕也不容易。


朝政安排妥当,时年应该在三十六七岁的宣太后开始精心营造自己的后宫生活。最令人称奇的是,她的床上生活不仅仅是满足生理需要,于己有利,而且是真正把床变成了外交舞台,于国有助。本文开头所记述的宣太后“性交与外交”的比喻,不光是说着玩的,宣太后是真正的身体力行者。


位居中原西部的秦国本是戎狄之后,在秦国的西北方,有一支叫义渠的匈奴族部落。秦惠文王时,义渠名义上归顺秦国,但仍有自主行政权。公元前306年,秦昭王继位,按礼制义渠王前来朝贺。《史记 匈奴传》和《后汉书 西羌传》均记载,在这次朝贺后,宣太后和义渠王就好上了,他们还曾经生过两个儿子。


至于宣太后如何把外交搬到了床上,史书不载,但道理却不难理解。首先,芈八子替儿子夺位虽然刚获成功,但地位不稳,国内时局还在动荡,她急需要有力的帮手。即使不能帮忙,也绝不能再添乱。其次,义渠归顺于秦,基础并不稳固,加之刚刚即位的昭王年纪又轻,难于服众。这个蛮荒部落随时可能反叛,那秦国的麻烦就大了。所以必须要笼络住。第三,义渠王当时年轻力壮,加之又是匈奴异族,别有一番男人的情趣。这对于年轻守寡的成熟妇人,其诱惑力恐怕难以抵挡。如此于己于国都有利的事情,想不让它发生都不可能。


从这对姐弟恋(从辈分儿上“母子恋”都够了)的结果上看,他们在初期的交往是非常密切的,否则以宣太后的年纪,很难连生两个儿子。但这两个儿子的最后下落却都不详。“只讲耕耘,不问收获”,这也许是宣太后床上外交的原则吧。


宣太后以性交办外交的创意很成功,在她接下来长达三十多年的实际掌权时间里,义渠部落果然没有找秦国的麻烦。这样,秦国得以无后顾之忧,东征西讨,壮大国力,成为诸侯中的一霸。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义渠王对于这位为他牺牲色相的大姐姐是很仗义的。


但宣太后就没有那么仗义了。历史上几乎所有帝王身边女人付出的色相、情欲,都是为政治和权力服务的。公元前272年,宣太后实际执掌国政已经三十五年,她当年与义渠王暗通款曲的条件都不复存在时,这位年逾七旬的老太婆开始对三十多年的老情人下手了,情场就变成为战场。


《后汉书 西羌传》称:“周王赧(音“南”,三声)四十三年(即昭王三十五年),宣太后诱杀义渠王于甘泉宫,因起兵灭之,始置陇西、北地、上郡焉。”《史记 匈奴传》则记为“宣太后诈而杀义渠戎王于甘泉,遂起兵伐灭义渠。”“诱”也罢,“诈”也罢,反正义渠王是给骗来的。这一方面说明宣太后年老色衰之后,他们来往可能不很频繁了;一方面也表明义渠王对老情人还是心存感念的。


甘泉宫位于今天陕西淳化县城北甘泉山,现在仍存有汉朝甘泉宫的遗址,这里当时应该是宣太后的行宫。而义渠部落位于今天甘肃北部,两者的直线距离在五百里左右。义渠王能够承受长距离翻山越岭的劳顿,想来年龄也不会太高。所以我断定他当年与宣太后私通时,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愣头青,这时的年纪应该不超过六十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