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女人翻案:帝王身边的100个女人 第二部分 谁让她惹了孔子(2)

孙杰1 收藏 0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size][/URL] 孔丘不仅能说会道,而且具备当时知识分子的另一个优点:十分爱走上层路线。他在卫国结识了贤臣蘧伯玉,关系还很铁。蘧伯玉待孔丘也不薄,孔丘一来卫国,蘧伯玉就把招待和警卫工作(孔丘当时还是很招一些人恨的,曾经被抓过)全包下。孔丘成了蘧伯玉家里的常客。 我们知道,南子是很看重蘧伯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


孔丘不仅能说会道,而且具备当时知识分子的另一个优点:十分爱走上层路线。他在卫国结识了贤臣蘧伯玉,关系还很铁。蘧伯玉待孔丘也不薄,孔丘一来卫国,蘧伯玉就把招待和警卫工作(孔丘当时还是很招一些人恨的,曾经被抓过)全包下。孔丘成了蘧伯玉家里的常客。


我们知道,南子是很看重蘧伯玉的。当南子得知蘧伯玉如此深交这样一个朋友,再加上也听说过孔丘的事迹,觉得他肯定是个不错的人,于是想见见。南子从心里希望自己的国家多一些像蘧伯玉一样的人。


南子想见孔子很好理解,但对于孔子为什么应邀去见了南子,后世打得一塌糊涂,很多史学家都认为孔子见这么一个名声不好的女人,是被迫的。


事实可能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当时的孔丘并不是今天的圣人,就是一个四处蹭饭吃的教书匠。即使他自视清高,但整天在朋友蘧伯玉家蹭吃蹭喝,朋友的主子想见一下,恐怕他也没法磨开面子。况且,一个穷困潦倒的知识分子,听说国君夫人要召见,说不定早就心花怒放了呢。对于南子来说,其当时的声誉也不是我们今人想的那么糟,相比于当时说跟谁“通”就跟谁“通”的社会风气,南子的婚外性行为还是很有节制的。如果从她对蘧伯玉的态度看,南子应该是一位十分难得的好女人,说不定在当时有很好的社会影响力。


所以,当我们摒除了今人的观念,历史地看待这次会面,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道德上的瑕疵。


历史记录下了这次会见,南子对孔丘十分恭敬。会面时,按礼制在两人间挂了一道帷帐,南子身着接见国家礼宾时才穿的盛装参加会见。孔丘行礼后,南子在珠帘里面向孔丘跪拜回礼。两人具体谈了些什么,不见记载。


这本来是件平常的事,问题出在孔丘的学生子路非要跳出来捣乱。《论语·雍也》是这样说的—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同“悦”)。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只有二十三个字,精妙形神跃然纸上,搞文学的称绝,搞历史的却糊涂—正经的事情一点也没说。


老师见了漂亮的国君夫人,作为学生的子路为什么不高兴?他说了些什么话,害得孔丘急赤白脸,跳着脚对天发毒誓:“我要是做了不正当的事,天打五雷轰,天打五雷轰啊!”那么,子路到底说老师干了哪些不该干的事情,他的弟子没在《论语》里记下,由此成为一桩众说纷纭的公案。


一般说来,孔丘的“歌德派”认为子路是指责德高望重的老师,不该去见寡德乐淫的南子。这确实有点说不通,因为子路的道德尺度未必符合当时的社会情况,而且即使这样,孔丘也犯不上如此激动,连发毒誓,“予所否者”的回答也讲不通了—他都见完南子,怎么还说没做不该做的事?都圣人了,不至于如此睁眼说瞎话吧。


那么,剩下的可能就是子路的话说得很重,比如“为什么吃独食,不带上我们啦”之类的。只有这种话,才会让孔丘老脸实在挂不住,跳脚蹦高,捶胸顿足,说出那么激烈辩解的话。这种怀疑,早有人提出过,但差点闹出人命,我也不敢多说了。当然,还有一种更严重的可能,那就是孔丘真的占到便宜了。这一点,估计很多人都想到了,只是不敢说出来,人家是圣人。


其实,孔子应该是很喜欢这位美女的。肯定是在这次会见之后,南子有一次与老公卫灵公同车出游,也把孔子叫上了。但这次却把孔老夫子得罪了。原因是南子没有让孔子上主车,而是把他安排在了另外一辆车上。在主车上陪着卫灵公和南子的,是一名宦官。孔子本来是想借机风光风光,找找感觉的,但没承想所到之处,欢迎人群都是向主车致敬,根本没人捧他。孔子觉得自己作为名人被忽视了,受到了侮辱,非常生气,扔下了一句千古名言:“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说完这话,孔子就离开了已经呆了一个多月的卫国,与南子彻底绝交。


当孔丘变成圣人,拥孔成为社会主流时,自然他就没有什么错误了。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了南子的身上。对不起南子夫人了,认倒霉吧。谁让人家孔丘是知识分子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