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一个县长厂长出门还前户后拥,并带保镖,科学家就不行了坐车都的是破的,在中国科学家不值钱,县长厂长小住一次院礼金几十万,科学家住次院送的最多是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