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女人翻案:帝王身边的100个女人 第一部分 母子为何成仇人(2)

孙杰1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


武姜以她女人兼母亲的特殊敏感,意识到了某种不妙。


武姜没有替小儿子段谋得王位,郑庄公寤生继位后,她又替段请求一块叫“制”的封地。制又叫虎牢,是险峻的战略要地,原属东虢(音“国”)国,这个小国后被郑武公灭掉。由于东虢国君虢叔死于制,庄公以此为借口回绝了母亲武姜的要求,但答应要别的什么地方都可以。武姜就退而求其次,为小儿子段请得了“京”这个大城为封邑。


后世以此作为武姜和段阴谋篡权、要搞掉郑庄公的铁证,其实未必。她的用意很明显,既然不放心庄公,就赶紧把小儿子支到外地,而且这个封邑越重要,小儿子段就会越安全,换了别的人,也会想办法加重自己的砝码。如果武姜与段此时有野心,他们留在首都联手的成功机会更多,不会自我放逐的。


史书载,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名为大臣实为小人的祭仲出来说话了:“京的规模比咱这首都大,按祖制,大的封邑不能超过都城的三分之一,中等的不超过五分之一,小的不能超九分之一。把京这么大的地方封给段,于国不利”。庄公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说:“姜氏欲之,焉避害?”这是《左传》的记载,《史记·赵世家》称:“武姜欲之,我弗敢夺也!”


请看,这位十几岁的君王对自己的母亲是直呼其名的,显然并不恭敬。祭仲见庄公对自己母亲如此态度:接着说:“姓姜的和你弟弟段太贪得无厌,不如早点解决!”庄公的回答不仅掷地有声,而且留下了一句千古名言:“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读到这里是不是有点毛骨悚然?这是一个十多岁孩子的话呀!多么有心计,多么有城府,又是多么阴毒啊!正是从这段对话中,我终于明白武姜为什么厌恶这个大儿子了。显然,庄公一直在设套作局,要除掉武姜和弟弟段。我也终于明白武姜到底在担心什么了。


在这段对话之前,无论是《左传》还是《史记》,都没有说武姜与段密谋夺权的事,只是说武姜不喜欢庄公。但是在这段对话之后,两部史书都提到了段到京之后扩军备战,要母亲在都城做内应,准备攻打郑庄公的事情。


我想武姜和段的转变是很自然的。武姜原来还只是预感到庄公的心术不正,所以不喜欢他。但当郑庄公的这番话传到她那里时,武姜也就不能不和小儿子做好反抗的准备了。


郑庄公毕竟是春秋初期最杰出的政治家之一,在权术上,他的弟弟段绝不是对手。段在京苦心经营二十多年,但最后还是落败。


武姜从一开始就担心的兄弟相残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尽管有她的支持,但弱小的弟弟终究没有战胜强大的哥哥,她也因此要承担严重的后果。


郑庄公在打败弟弟、班师回国前,让人把亲妈妈赶出都城,押送到一个叫城颍(音“影”)的地方,并说了一句很绝情的话:“不及黄泉,无相见也!”说此话时,庄公四十岁,武姜应该快六十了吧。


接下来的事情有些令人意外,庄公又后悔了。后世认为这是庄公的仁厚,母亲对他不义,他却对母亲宽仁。其实,庄公的后悔只有他自己明白,如此处心积虑把母亲和弟弟逼上绝路,对于一个已经四十岁的人来说,也该良心发现了。


但是怎样才能给自己找一个台阶呢?这时一个叫颍考叔的马屁精出现了,他到国都向郑庄公送礼。庄公在招待他时,颍考叔却故意不吃羹汤,庄公问原因?颍考叔说,我所吃过的,我娘全都尝过,而这羹汤,我娘还没尝过,我要打包拿回去。听了这话,老奸巨滑的庄公也难免上钩,叹息道,你还有母亲可以送给她吃的,我却不能,我说过只有到黄泉才能见她。


颍考叔顺着杆就爬上来了,说这有何难。您只要叫人挖一个隧道,这个隧道一直挖到见到地下水的地方,也就是有泉水的地方,然后你们母子在隧道中相见,这不违反您的誓言啊!


郑庄公没找到台阶,却找到了更好的地道,于是在隧道中与母亲相见。母子二人还各自吟诵了一句临时作出的诗。庄公说“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武姜说“大隧之外,其乐也怿怿(音“益”,高兴的样子)。”


武姜和她儿子郑庄公的故事以大团圆收场,但左丘明在《左传》中偏偏又嗦了一句:“遂为母子如初”。“如初”是啥意思,就是跟原来一样,武姜依然不喜欢这个大儿子。经过这番折腾,她能喜欢吗?


武姜没有变,变的是郑庄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