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女人翻案:帝王身边的100个女人 第一部分 母子为何成仇人(1)

孙杰1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size][/URL] 在中国历史上,为了权力,亲生父子、兄弟之间相害、相残的事例不在少数;亲母子间耍耍手段的事也不是没有,但真要拼个你死我活,并不多见。这倒不一定是下不了手,而是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中国女人一贯低下的地位,使得她们没法走到权力的前台,只能“以夫贵”、“以子贵”,害夫残子等于断了她们自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


在中国历史上,为了权力,亲生父子、兄弟之间相害、相残的事例不在少数;亲母子间耍耍手段的事也不是没有,但真要拼个你死我活,并不多见。这倒不一定是下不了手,而是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中国女人一贯低下的地位,使得她们没法走到权力的前台,只能“以夫贵”、“以子贵”,害夫残子等于断了她们自己的生路。所以,这等事情只可能发生在吕后、武则天和慈禧太后等极少数女人身上,因为只有她们曾经拥有真正的权力。


唯其如此,发生在武姜身上的事情更具有标本意义。尽管《左传》和《史记》详细讲述了从母子交恶到和好如初的过程,但却缺乏这种转变的心理依据。所以,武姜更值得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而不仅是历史学家好好研究。


武姜是春秋时期郑国国君郑武公的妻子,也是当时小诸侯国申国国君申侯的女儿。很多人忽视了这一点,但我以为这非常重要。我在谈褒姒的文章里说过,当时的天子周幽王因为宠爱褒姒,立她为后,把原来的王后申后和太子宜臼都给废了,而这申后也是申侯的女儿,就是说武姜与申后是姐妹。申后不甘自己被冷落,带着儿子跑回娘家,鼓动自己父亲申侯造反。申侯果然联合几个诸侯把天子周幽王推翻,废太子宜臼被拥戴继位,称周平王。就这样,武姜重新成为当今太后的妹妹和当朝天子的大姨妈。


从申家的经历我们可以看出,这家人的确有性格!女儿不向命运低头,为了自己和儿子的前程,不惜宰了老公。老子为了替女儿和外孙出气,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以下犯上。这种不落俗套的家风,无疑也使武姜的性格变得很怪异。


公元前757年,武姜当上天子大姨妈十四年后,她与郑武公的爱情有了结晶。不过武姜没有认真学习太任的胎教理论,这次生产很不顺利,孩子不是头朝下出生而是腿先伸了出来,按今天的话就是难产。不要说在那个年代,就是放到现在,难产也是危及母子生命的大问题。那时没有剖腹产手术,武姜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终于把孩子生了下来,但这过程一定非常之痛苦。所以这个孩子被取名寤(音“误”)生,古文“寤”通“牾”,是不顺的意思。后世认为武姜给孩子取这个带有污辱性的名字,就说明她很不喜欢这个儿子,其实未必。比如舜的原名重华(两个瞳孔)、周的创始人取名弃(就是弃婴),也都很“贱”。那时候的人给孩子取名字没什么讲究,与现在的拴柱、大头、狗剩儿无异,倒是死后的谥号很隆重、讲究。


但据史书记载,武姜的确是不喜欢这个孩子,原因就是难产(见《左传》: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寤生,遂恶之)。我一直对这个理由存疑,因为这有悖常理。按照一般的理解,这对母子经历了生死磨难,平安闯过鬼门关,彼此之间的感情应该更深才对,为什么武姜不喜欢这个来之不易的儿子呢?如果真按史书所讲,是因为“惊姜氏”,那这武姜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也太自私了。考虑到武姜家族处处为己的行事作风,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很可能还有其他的因素,那就是寤生的确不那么令人喜欢。从以后的事实我们可以看出这一点。


寤生三岁时,武姜与郑武公的爱情第二次结晶。头胎的不顺估计给武姜很多实用的胎教知识,这次生产很顺利,孩子被取名段。史书称武姜喜欢这个儿子,原因是“段生易”。天下的父母岂有按孩子出生的难易来决定喜欢程度的!这左丘明先生的确可能是盲人。家里子女多,父母宠爱最小的是人之常情,不需要什么理由的。


问题出在公元前744年。这一年郑武公病重,武姜对病危的丈夫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要把小儿子段立为太子。这公然违背了“立长”的礼制,武公当然没有答应。同年,武公病逝,寤生继位,被称为郑庄公。


这件事是武姜命运的转折点。我甚至认为,《左传》《史记》所言武姜从一开始就喜欢小儿子段、不喜欢大儿子寤生,都是从这件事推论出来的。那么,武姜为什么胆敢违反祖制,提出这个非分的要求呢?或者说,同是亲生儿子,她为什么想废长立幼呢?


我们算一下两个兄弟的年纪,这一年寤生十三岁,古人早熟,这个年纪是可以当成人看待了。而他的弟弟段只有十岁,算是青少年。对于武姜来说,两个儿子都是从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不过是一个快点、一个慢点,谁当国君对她的荣辱没有多大关系,她都是王太后。与其说她不喜欢寤生,不如说她不放心寤生。她觉得寤生会对弟弟段构成某种危害,而段如果继位,则不会有这种危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