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女人翻案:帝王身边的100个女人 第一部分 褒姒的“三宗罪”(2)

孙杰1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size][/URL] 褒姒是龙的唾沫所化的记载,成为“女人是祸水”的正版出处。 第二宗罪,烽火戏诸侯。 后人编造了很多妺喜、妲己淫乱、干政的故事,司马迁没有完全走这个路子,而是以春秋笔法,着力刻画典型人物的典型细节。《史记》里只写了褒姒一件事,就凸显出司马迁高超的创作功底。因为这段烽火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


褒姒是龙的唾沫所化的记载,成为“女人是祸水”的正版出处。


第二宗罪,烽火戏诸侯。


后人编造了很多妺喜、妲己淫乱、干政的故事,司马迁没有完全走这个路子,而是以春秋笔法,着力刻画典型人物的典型细节。《史记》里只写了褒姒一件事,就凸显出司马迁高超的创作功底。因为这段烽火戏诸侯的故事人所共知,所以照录如后: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故不笑。幽王为烽燧(音“岁”)大鼓,有寇至则举烽火。诸侯悉至,至而无寇。褒姒乃大笑。幽王悦,为数举烽火。其后不信,诸侯益亦不至……待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举烽火征兵。兵莫至。遂杀幽王骊山下,虏褒姒。(《史记·周本纪》)


其实我们从疑点重重的褒姒身世,就足以怀疑后边对她的所有叙述了。一个在草丛里哭了40多年的婴儿还会笑?恐怕是笑话。即使这段叙述是真的,褒姒的笑也可以理解成对周幽王的讥笑、耻笑、蔑视的笑、嘲讽的笑—她认为他的丈夫太蠢、太傻、太无知、太可笑—所以她笑了。这也不对吗?至于周幽王喜欢褒姒的这种笑,或者他没有看出来褒姒笑的真正含义,那也只能说明他真的傻、真的蠢、真的无知、真的可笑,与褒姒无关。对于一个弃婴、一宗性贿赂的产品、一位帝王的消遣的工具,褒姒的反抗也不过如此吧。


第三宗罪,晋级成王后。


据《史记》载,褒姒不是一献给周幽王后就得宠的,更不像妺喜、妲己一来就当第一夫人,而是先在后宫坐了两年多冷板凳。一次幽王到后宫闲逛,才发现了这里还窝着一个美人,于是宠爱有加。褒姒虽是无性繁殖,但她的儿子伯服却是幽王帮忙弄出来的。有了褒姒、伯服,周幽王于是想把原来的王后、太子都废掉。这本来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后世中废立皇后、太子也都属家常便饭。可偏偏这原王后申后和原太子宜臼都不是省油的灯,坚决不服。申后带着儿子跑回娘家申国,她爹申侯大怒,带兵联合国和西戎叛乱。周幽王点烽火召集诸侯捍卫中央政府,多次被戏耍的诸侯没来,“遂杀幽王骊山下,虏褒姒,尽取周赂而去。于是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故幽王太子宜臼,是为平王,以奉周祀”(《史记·周本纪》)。


注意,褒姒在这个过程中依然是被动的,周幽王要和她睡觉,无论是从身份上(她本来就是他的老婆)还是生理上(她在后宫被甩了两年多),她都没理由拒绝;睡觉有孩子,这是正常的人伦,更无可指责;褒姒自己和孩子受丈夫的垂青,这是他们的福分。至于西周的灭亡,那是气数已尽,最多是幽王自己咎由自取,褒姒母子何罪之有?


现在,我们把妺喜、妲己、褒姒的故事连读,会看出书写历史的两种手法:一种是编造,一种是株连。


不要说这三个女人的罪行在他们生活的当朝少有反映,就是他们丈夫的劣迹在当朝也少有记载。对他们的指责大多是后朝出现的。这其实很好理解,夏桀、殷纣、周幽王都是各朝的末代君王,他们与下一代君王的更替,不是同朝君王的正常更迭,而是要进行血淋淋的暴力革命。改朝换代中,后朝一定要彻底否定前朝,否则自己就缺乏执政的理由。而从生活作风方面下手,最容易把对手搞臭。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先人一点不比我们愚钝。所以我们才有了那么多关于妺喜、妲己、褒姒淫荡、干政的故事。


株连的手法更好理解。因为中国的历史绝大多数是男人在写,所以不免有点惺惺相惜。这样,很多本来是男人干的坏事,也难免要分出一些由他们的老婆承担。要想株连上女人,必须要找到关联的事情,这难不倒我们的历史学家。他们甚至可以认为,某个女人的出生就是一种错误。这样的手法,我们今天的人不会感到陌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