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女人翻案:帝王身边的100个女人 第一部分 褒姒的“三宗罪”(1)

孙杰1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size][/URL] 说完妺喜,比较完妲己,褒姒似乎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但褒姒我们是绕不开的,因为在中国历史上的女人中,褒姒的名气和罪行是最大的。而更要命的是,她的种种罪行已经列入史册,属于铁证如山,想翻案都不容易。 历史曾经这样写道:“昔夏桀伐有施,有施人以妺喜女焉,妺喜有宠,于是乎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80.html


说完妺喜,比较完妲己,褒姒似乎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但褒姒我们是绕不开的,因为在中国历史上的女人中,褒姒的名气和罪行是最大的。而更要命的是,她的种种罪行已经列入史册,属于铁证如山,想翻案都不容易。


历史曾经这样写道:“昔夏桀伐有施,有施人以妺喜女焉,妺喜有宠,于是乎与伊尹比而亡夏。殷辛伐有苏,有苏氏以妲己女焉,妲己有宠,于是乎与胶鬲比而亡殷。周幽王伐有褒,褒人以褒姒女焉,褒姒有宠,生伯服,于是乎与虢(音“国”)石甫比,逐太子宜臼(音“救”)而立伯服。太子出奔申,申人、(音“增”)人召西戎以伐周,周于是乎亡。”(《国语》)


历史还曾这样写道:夏之兴也以涂山,而桀之放也以妺喜。殷之兴也以有,纣之杀也嬖(音“必”)妲己。周之兴也以姜及太任,而幽王之禽也淫于褒姒(《史记·外戚世家》)。


甚至连文学作品都有板有眼地唱道:赫赫宗周,褒姒灭之(《诗经·小雅·正月》)。


我曾经把历史分为总结的历史和记录的历史。对于总结的历史,我们不必太在意。因为中国人几乎个个都是善于总结历史经验和教训的天才,不仅每个人总结的不一样,甚至同一个人昨天和今天的说法都迥异,你也没法相信。一些人总是借着总结的机会来强奸历史,不要说妺喜、妲己、褒姒这些女子吃不消,就是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那样的强汉也受不了。所以,我对左丘明、司马迁这些史学大家的上述评价并不在意,一家之言罢了。我更在意的是记录的历史。


前面已经说了,妺喜、妲己的罪恶多是刘向那个道学家在写《列女传》时东拼西凑的故事,很难当信史。在《史记》中,太史公除了评价一句夏桀因为妺喜而被流放外,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女人的记录。对于妲己,《史记》的记载也不多,属于总结类的话如“(殷纣)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注意,这句话的主语是殷纣。属于记录类的话如“纣走,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斩纣头,悬之白旗。杀妲己”(妲己的结局远没有妺喜来得浪漫和动人)。


在《史记·殷本纪》中,确实有酒池肉林、淫声艳舞、男女裸戏、鹿台巨桥、炮烙之刑的记录,但主语说的也都是殷纣,并不是妲己。


但是,到了褒姒,太史公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亢奋了起来,把褒姒的故事叙述得娓娓道来,甚至比刘向编得还匪夷所思,直追明朝的神怪小说《封神演义》。


司马迁在赫赫有名的《史记》中,为褒姒定了三宗罪。


第一宗罪,女人是祸水。


褒姒成为周幽王宠妃的经历,与妺喜、妲己一样,是褒国国君贿赂幽王的性产品。但我们对妺喜、妲己这两个绝世美女的身世却毫无所知。太史公预见到了后人的低级趣味,加之他的学问大、水平高,于是一部现代好莱坞魔幻大片在2000年前就公映了:夏朝末年,两条神龙飞抵帝宫,声称他们是褒国的先君。夏帝大骇,赶紧向上天打报告,请示如何处理。上天批示道,既不能杀掉,也不能赶走,还不能留下。这夏帝聪明,又请示说,我们把龙的唾液珍藏起来可以吗?上天估计也没搞明白,批准了这一计划。于是,夏帝备下礼物、写好合同与神龙谈判。二龙果然留下唾液离去。夏帝把唾液装在匣子里小心收藏。夏亡后,这个跟“潘多拉”有一拼的盒子传给了殷、又传到了周。历经三个朝代一千余年,没人敢打开。至周厉王时,他好奇心重,打开盒子,结果龙的唾液(疑似精液),遍流庭院。周厉王慌了,找来一大群女人裸体起舞,除魔驱邪。那唾液遂化作鳖,潜入后宫,恰被一个十几岁小宫女看到,感应生孕。到了出嫁的年龄,这个女子便未婚先有女。她哪里敢要,于是把刚生下的女婴扔了。四十年后,周厉王的儿子周宣王在位时,因为流传着“桑木做强弓,细草编箭袋,周国不存在”的童谣,周宣王下令禁卖弓箭。恰巧有一对夫妇在贩卖这种军火,周宣王派人追杀。夫妇二人连夜逃亡途中,在路旁看见那个四十年前宫女抛弃的女婴,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多好的身体)。二人收留了这个弃婴,并一路逃亡到褒国定居下来,不再卖军火而以卖烙饼为生。


甭问,这个弃婴就是褒姒,姓姒因为她是夏朝人,夏朝国姓为姒;名褒是为了纪念她在褒国保住了小命,获得了新生。


褒姒的这段身世如果是刘向编的故事倒也生动有趣,可这偏偏是司马迁写的历史!我们姑且把那龙的唾液算成男人的精液,把那头鳖与宫女的交合理解成人工受精,甚至是用人工辅助生殖的试管婴儿技术,可精液能保持一千年还有使用价值吗?我不知道他老人家写的时候信不信,反正今天神志稍微清醒的人都无法置信。通观《史记》全书,绝少有如此荒诞不经的“怪力乱神”,偏偏让褒姒这个漂亮女人给摊上了。看样子,美色这一关,在受了宫刑的司马迁那里也是不好熬过的—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仇恨!甚至不惜损害自己作为一个历史学家的清誉。这是多么的可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