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言兴朋“言归正传”:只要底线在,京剧在

liux1990 收藏 0 1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6个言派弟子齐齐地站在台上,7个琴师鼓师坐在台侧,言兴朋在台下坐镇指挥,满场观众静静听他们唱起了言派名剧《上天台》……昨天的东方早报文化讲堂,迎来了最热闹的一次讲座——旅美多年的京剧言派第三代传人言兴朋做客东方早报,并偕自己的众多弟子一起,为满场的观众既讲且唱,进行了他们第一阶段教学的一次总结和汇报。言兴朋的老友翁思再,以及“言归正传”活动的策划者之一唐斯复一起客串了主持。“西方歌剧的那种气,可以拿过来丰富我们自己的京剧艺术。但我们有我们京剧的十三辙,有这个底线在,京剧永远就是京剧。”言兴朋说。 早报记者潘妤


抱病讲座站着讲课


昨天是言兴朋此次回来主持“言归正传”系列活动后,第一次和观众见面交流。由于回国后每天日程紧张,加之水土不服,言兴朋这几天一直略感不适,昨天的讲座前依然有小恙。但一到讲座的舞台上,言兴朋依然精神抖擞,容光焕发。


昨天的讲堂没有以往的“讲座”环节。尽管舞台正中放了一把沙发椅,但言兴朋自始至终都不愿坐下,而是从一开始就把所有的学生叫上台。上海京剧院的刘少军、陈胜杰,以及分别来自江苏、营口、黑龙江的专业演员严阵、阎守铎、杨洋,加之中国戏曲学院的教授刘勉宗。众多言派弟子围坐在言兴朋身边,言兴朋执意站着和观众介绍起言派艺术的发声特点。


“我对学生们最重要的法则,就是不要去学习任何一个先人的声音造型,我们初学京剧的人,最容易去模仿别人的音色,但事实上,这几乎是‘必然的一条弯路’,我当年也走过。每个人的嗓音条件不一样,嗓子的生理构造也不完全一样,也就是说每个人的‘乐器’不一样,要用自己的声音去唱,而不是用别人的声音去唱。”


在美国学习了多年歌剧,言兴朋尤其注重发声方法。在他看来,练声练的就是气沉丹田,“西方歌剧的那种气,可以拿过来丰富我们自己的京剧艺术。但我们有我们京剧的十三辙,有这个底线在,京剧永远就是京剧。”为此,在教课的10多天里,言兴朋一直很关注学生们的运气方法,“好声音来自好呼吸,深呼吸打开腔体。”一边说着,言兴朋一边指挥起众学生当台练嗓,从高音到低音,又从低音到高音,7个人集体喊嗓气势十足。言兴朋在一旁“手舞足蹈”,指出大家一定要“沉于底,灌于顶”。


“我们学戏的人,最重要的就是有一个客观的耳朵,这样你才能知道观众需要什么样的声音。”言兴朋说,这些天,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帮学生们总结归纳一下言派的发声方法、老生必备的基本功等等,并且逐一解决学生们的个别问题。


演唱经典“上蹿下跳”


在集体喊嗓之后,6个言派弟子逐一登场,演唱起言派的经典唱段。江苏省京剧院的副院长严阵率先登台,演唱了一出言派名段《让徐州·汉高祖开基业》,而最后压阵的是此次教学活动的助教、曾经师从言少朋的刘勉宗,一曲高难度的《杨门女将》采药老人的唱段让现场掌声如雷。


整个活动的最高潮无疑是言兴朋的登场。众所期待中,言兴朋登台示范,演唱了一段《文昭关》中的西皮原板“恨平王无道乱楚宫”。尽管只有寥寥几句,但言兴朋依旧唱得高亢嘹亮,跌宕起伏,一曲唱罢,观众激动得连连鼓掌,现场气氛异常热烈。


有意思的是,在学生们的演唱过程中,言兴朋始终在演奏厅内“上蹿下跳”,时而爬到剧场观众席的最高处听声音,时而又坐在第一排指挥节奏。而中间,上海京剧院的年轻演员陈胜杰拿着话筒唱到一半时,言兴朋又跑上台笑吟吟抢下话筒,“咱练嗓不许用话筒”。


整个活动最后在所有言派弟子合唱《上天台》后结束。而这出剧目也是此次言兴朋教学活动的主要内容。他介绍说,之所以选择这出剧目教学,一是因为这出戏是其祖父言菊朋从“老谭派”到言派的一个分水岭,同时他自己获得观众认可也是从《上天台》开始的;二是戏的技术比较全面。在现场的演唱中,学生们一人一段,交替进行,最后在齐声合唱中收场。即讲且唱的讲堂让现场观众过足了瘾,结束时迟迟不肯“放过”言兴朋,围着他签名留念。


花絮


现场观众“卧虎藏龙”


昨天的讲堂吸引了众多观众,其中大部分都是言兴朋多年的铁杆粉丝。10多年未能当面一睹真人,很多观众因此特别兴奋,早在讲座开始前半小时就早早来到剧场,并在第一排坐下。而由于昨天言兴朋自始至终坚持站着演唱并解说,现场的气氛更近似于一场轻松的观众见面会。


有意思的是,观众中“藏龙卧虎”。80岁的杨爱珍曾经是戏曲电台的老编辑,当年曾经和言兴朋多次合作。此次听说他要出席东方早报文化讲堂,不顾路途遥远,特地赶来见一见故人。当言兴朋“上蹿下跳”地走到观众席时,杨爱珍紧紧握着言兴朋的手说,“看到你真开心,真开心!”


讲座尾声时,杨爱珍被主持人认出,请她说两句。杨爱珍指着身边同样满头华发的老太太笑着说:“今天又见到了言兴朋真高兴。其实喜欢言派的人真的很多,今天和我一起来的这位也是电影局的老同志。我们两个约好了见面,但到了这里却发现对方‘失踪了’,我手里也没票。最后是门口一位言派戏迷给了我一张票。我也不知道她怎么进来的。但我们反正就是见着兴朋了。”台上的言兴朋看着两位故人连笑不迭说:“今天看见杨阿姨,我也特别开心。”


同样和言兴朋是老相识的还有一位当年上海的资深戏曲记者,他说:“看到兴朋在新世纪第一次登上东方艺术中心的舞台,还是这么有艺术灵气,我感到深深的高兴,期待他接下来的《曹操与杨修》,能够给大家更大的惊喜。”


“明星嘉宾”客串主持


现场最大的“明星嘉宾”当属主持人翁思再,因为在百家讲坛中主讲梅兰芳和谭鑫培,翁思再也在现场遇到了自己的“粉丝”。由于和言兴朋十分相熟,翁思再在现场边说边问,气氛渐趋热烈。在介绍言兴朋传奇的从艺经历时,翁思再问,“你们知道言兴朋第一次彩唱京剧是什么时候?”立即引来现场观众的争相回答。而其中一个观众竟然答对了这个难题。


翁老师于是解题道:“兴朋第一次彩唱是在苏州,唱的是《游龙戏凤》,马派戏。他下海在杭州,之后跟在南京学,所以,言兴朋从未在戏校系统学习过,全靠自学自悟。他7岁就能唱《卧龙吊孝》,唱得极好。虽然出道晚,但一出场便争霸全场。”一席话风趣幽默,让全场气氛顿时热络起来。


之后,翁老师又问:“言兴朋当过农民,也当过工人,当然也做过越剧小生。你们知道是在哪里当的农民和工人?”话音刚落,一旁的刘勉宗下意识抢答道:“崇明岛当的农民。”翁老师接着笑问:“工人在哪呢?”台下一位第一排的女观众声音激动地立马说道:“交通大学校办厂。”一语话落,举座皆惊,连翁思再都被这位女粉丝的快速反应和了解程度吃了一惊。“对的,就是校办厂。”坐在台侧的言兴朋听到此,频频微笑。在这样的对答交流中,现场一片轻松氛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