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为打赢 40

春予曙阳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为打赢 40 上午,连长接到东峰山人民公社岭下大队主任老谢打来的电话,老谢在电话中说:“岭下大队遇到了难事,这事还非得找驻军帮助才能解围。” “谢主任,什么事能够难倒你啊?”连长问。 “大队安排来十八九个上山下山的知识青年,这是上面交给我们贫下中农的任务,我们当然要认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为打赢 40

上午,连长接到东峰山人民公社岭下大队主任老谢打来的电话,老谢在电话中说:“岭下大队遇到了难事,这事还非得找驻军帮助才能解围。”

“谢主任,什么事能够难倒你啊?”连长问。

“大队安排来十八九个上山下山的知识青年,这是上面交给我们贫下中农的任务,我们当然要认真落实。可是真正做起来,困难还不少,我们不知道怎么领导好这批有文化的年轻人,这不,我就想到了驻军。你们有带年轻战士的经验,就帮我们出出点子吧!”

“不是谦虚吧,有这么严重吗?”

“不是谦虚,真的是做不好这个工作。年轻人一个个金贵得很,捧在手上怕怠慢了他们,含在嘴里又怕宠坏了他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要不,我们下山来看看?”

“那是求之不得的事!”

邬了凡的车子下山拉给养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他想了想,找一个新兵陪着他下山,找谁呢?他心里已经有了主张,他同我商量后决定:“让张为民陪同他一起下一趟山,一来路上有个伴,二来,好给张为民多接触些生活,开阔他的眼界,为他创作歌曲多积累点生活素材。”

我说:“这事不要你去了,你在家里主持军事,外面的事,理所当然应当由我去办,就让张为民和我一起去吧。”

连长只得答应了。

我和张为民两人出营房,从东峰山西坡的小路径直下山,我们站在山上朝山下远远望去,西边大山环抱中的大片粮田,早已收割完毕,紫云英还没有长起来,田里除了收割完稻子留下的稻茬,呈现出一片淡淡的黄色之外,没有一点生机。山上,风儿一阵紧似一阵,清冷的风,都掀起了我们身上的棉衣。我们扎着武装带,朝山下走去,走渴了,就喝几口山边溪流的水。入冬的树,经霜打的叶子变成了古铜色,有的叶子变成了暗绿色。弯弯曲曲的山路,就在树丛中间穿过。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真是一点也不假,我们手牵着树枝,防止脚下打滑,一步一步艰难地下山。我简单地同张为民说明了下山的原因,“岭下大队来了十八九个知青,可能遇到了什么难事,要我们下山协助他们解决。”我心里憋了一股气,一心想独立做出几件事来,这样的想法好长时间折磨着我。助民劳动树立张为民为典型的努力,被泄密是的事给搅和了,虽然连长又重提学习张为民的事,但我的兴趣已经大减了。游安平的出现,是连长带兵成功的例子,这个成功反而促使我必须另劈蹊径,去创造属于我的经验,我不能在连长面前只有失败没有成功!我需要取得一个胜利,来平衡我和连长的关系。在连长面前工作,我并不轻松,他做的一切显得轻车熟路,而我做的一切捉襟见肘,这让我不服气啊!我见到现在有这样好的机会,怎么肯放过呢?我是满怀着信心下山来的,我一定要成功一次,我太需要成功了!路上是两个人结伴,又说着话,不到两个小时的工夫,就到了山脚下,虽然天气还是很冷,我们却走得满头大汗。进入村庄,我们顺着一条溪流走下去,很快来到大队部。

老谢,这个结实的中年农村基层干部,此刻正被一身棉装包裹着,他上身的棉袄上罩一件深蓝色的解放装,下身穿一条棉裤,人显得很精神,只是脸晒得有些黑。他早已等候在大队部门口,在那里张望,见我和一个魁梧的战士下来,忙上前来拉着我们的手说:“这就是我们岭下大队的优越,有难事找解放军,别的大队,可就没有这样的条件呐!”我们边说着话,边朝屋里走。

大队部的房子,像民舍的格局,堂屋两边有几间放办公桌的房子,堂屋下面也有天井,天井下面有大门。堂屋中间挨着放着几张办公的桌子,屋里光线极好。几个干部正坐在堂屋里,屋里没有烤炭火。他们见解放军进来,都站起身来寒暄,互相握着手,大家围着桌子坐下来。

老谢开始介绍情况:“大队一共来了十九个沿海一带城市的知青,男知青十二个,女知青七个,年纪大的二十一二岁,年纪小的十六七岁,都是些初高中毕业生。我们把他们分在六个条件好的生产队里,差的生产队还没敢分。我们这里穷,又是偏远山区,这些城里来的知青不安心,情有可原。有些知青偷鸡摸狗,没几天,就不受社员们的欢迎了。现在有些队,他们是待不下去了,这不影响他们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吗?从劳动力的角度讲,他们远不如我们的孩子能干活,他们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怎么让他们扬长避短?六个生产队都没有一点好办法,我们一时又无主张,所以就把你们给请下来了。”

“你们难道就没有打算吗?”

“这些知青,不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吗?懂什么!他们一下子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偏远农村,举目无亲,是难为他们了。他们响应党的号召,能下来就是好样的,我们要尽最大的可能,为他们提供条件好的生产队。上次你们下山为我们演出,是在跟我们提意见啦,我们连个文艺节目都拿不出来,这次有这么多学生下来,你说我该有多高兴,可是他们难带呀!”

“集中起来管理呢?”

“我们不是没有想过这事,上级的政策是讲‘大分散小集中’,这是安置原则。几个知青分散都管不了,集中起来那还不闹翻了天啦,这只怕更难管了。”

我说:“这些知青的年龄,和我们新兵的年龄差不多,在家还是个孩子。我们虽然没有带过知青,但知青和新战士是有共同点的,他们都是年轻人。每天晚上,我们干部要查铺查哨,要为新兵盖被子,好多生活上的事,要我们为他们操心。你们是不是在这些方面的工作做得粗了点?要让他们安心,先得解决他们的基本生活问题,然后再根据他们的特点特长,合理搭配,组织分班,让他们自己管理自己,自己跟自己竞赛。这样,年轻人的生活就有趣了,创造性也能很好调动起来,也许会比现在的效果要好些。”

“你讲的带兵的事我们不会,一下子也学不会你们那一套,农村是自己管自己搞惯了。这十九个知青要集中,就是大集中了,我把这些知青交给你好不好,你帮我们去组织,把他们引上路了,再交给我们来管。要什么你们只管说,你看这样可以不?指导员,这个忙一定得帮我们啦!我们可是把你们当成救星啦!”老谢说。

“一家人不说两样话,这个忙我们一定帮。只是这得要几间大一点的房子,安排他们集中起来住,我们还要多来几个战士,怕要弄十天半个月才行。”

“这样是再好不过的了,你们把问题想得太周到了。”老谢忙叫旁边一个干部,拿来知青的花名册交给指导员,“前面做了记号的,是几个捣蛋鬼,就是这几个知青让人头痛。”

“你不是说了吗,他们能下来,就是好样的,我看他们未必就是那么捣蛋,说不定是不适应呢?”

“有你这样讲,那我是太高兴了。”

知青点,就选在祠堂旁边一个做过仓库的大房子里,离上次演出的地方不远。这是一个老式民房,曾经改造过的,现在闲置着,房间很容易把男女知青的宿舍分开。屋子也有天井,厨房就在天井边上的一间房子里,堂屋做饭厅,我和老谢及几个干部看了房子后,都很满意。

我说:“要完全让知青住下来,怕要打几张高低床。现在要做的事是打灶,准备集体开伙。还要弄一个厕所,屋子里的卫生搞干净后,就可以让知青搬过来集中了。”

“这些事,一两天就能办好,我多派几个泥瓦匠和木匠来,高低床架子用稍粗一点的木材去打,不要精致,只要结实好用就行,材料大队里都有,不用花什么钱。”

“知青住在一起干什么事呢?”我问。

“我想……就让他们单独成为一个核算单位吧,水稻、蔬菜、鸡、鸭、猪样样都……都应该搞,先是让他们熟悉这些活儿,慢慢地要他们大批发展,让他们用知识去实现我们的一些设想。当然,还得想出一套办法来管理……我一时半会还说不清楚,得让我慢慢想想才说得明白。”

“你这个初步的思路,也是一个大胆的思路,你是想要让他们的知识派上用场啊!这不是找到了扬他们之长、避他们之短的最好方向吗,好啊!两天后我就带几个战士来,连我和这个同志在内一共五个人,和知青同吃同住在一起,训练好后,我就把他们移交给你们。”

“就这么定了!”

岭下大队的知青一下子全集中起来了,这在驻地县是独一无二的,算是放了一颗卫星!

集中起来的知青们个个高兴,他们刚刚离开城市离开家,就三三两两地过起了农民的日子,环境不习惯,生活方式不习惯,有的知青连一日三餐都弄不到口。现在人集中,口粮集中,知青人人还有一年的生活安置费,留下零花钱后,按男女知青每人每月五元生活费集中使用,生活的压力一下子减少了许多,吃饭的问题解决了。菜地按人头也分了下来,种上菜,十天半月就可吃了。钱粮账选专人管,炊事员先轮流担任,大家的心一下子安定了下来。

此举惊动了各个公社,连县知青办也感到有集中试验的必要,上上下下方方面面,都在关注着他们的知青集中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