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国玉:“三驾马车”还是“三脚猫”?

(转自县市瞭望网)

笔者已在上海这个都市学习、工作多年,虽仍不改来自孙行者花果山的乡音,但还算大略听得懂上海“阿拉”的本地话。曾经有多位记者在采访我的时候,都会对我冠于一个“新上海人”的称呼,并说是尊称。我虽不以为然,但毕竟是要入乡随俗,对上海本土语言也要稍作研究,以免在某些场合言不及义。

我发现其实很多上海话特别有趣,且生动、达意。比如在我撰写有关国家经济、科技方面的文章中,时不时地会跳出这些词语。这里试举一例。

最近30年来,在中国是风雷激荡的改革的三十年,国民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GDP而言,已跻身于世界前三甲,根据最近的统计数据,甚或超越了日本,成了仅次于美国的世界老二了。

喜悦之情,溢于绝大多数国人的言表。是梦幻,还是真实?

对自己,对公司的员工,我常有一句话挂在嘴上:不要关起门来自娱自乐。就是我们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醒,要看到自己身上的不足。我们的国力和经济发展究竟如何,还是听听外人的评价比较客观一些。

日本媒体《武士道》不久前曾发表社论称:“中国的战机需要进口发动机,国产发动机需要进口零部件,航电设备要么整套进口,要么进口零部件。在先进的坦克和舰艇方面也是如此。中国最先进的武器装备中,除了导弹可以100%国产外,其他的都需要进口零部件。”

这些评论的重点就是,中国在主要的生产领域还差几个档次,要全面超越日本等发达国家还早着呢,充其量只是个低端的世界制造工厂而已!

通常媒体用语,还讲究些修辞和礼节。要用上海弄堂里的话来说,就是“甩你几条横马路了”。但平心而论,说得还是有事实依据的,即使其言不顺,其心可恨。

从制造大国到世界强国的过渡,必须是以高科技、新技术为必要的转化条件的。中国强国战略中的最大隐忧是什么?就是在科技创新领域的弱势,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是必须采取根本性的措施了。

近年来,我国一些很活跃的经济学家,提出了发展我国经济的所谓的三驾马车,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政府的各种决策和发展战略的制定。在我看来,显得短视甚至有些可笑。其一是消费,二是出口,第三是投资,这看起来环环相扣,其实是互相矛盾的。

先说消费,在住房、医疗、教育和养老体系尚未建立健全的大环境下,老百姓处于日常的忧患状态下,甚至有相当多的房奴还在“寅吃卯粮”的度日,又怎么敢消费,拿什么来拉动国内经济?

再说出口,首先我们之前大量外输的,主要是处于生产链低端的各类产品,并且很多是以劳动密集型的生产方式,以消耗大量的原料资源和破坏自然环境为代价的。其次,在目前世界纷繁复杂的大背景下,有谁能保障国际间能公平交易,往来不断?

更要说的是投资。2008年的世界性金融危机来临之际,中国政府似乎底气十足,第一时间豪迈推出了4万亿投资的刺激经济计划,而且由准政府的研究机构宣称,中国经济将率先走出危机。事到如今,可以说并不尽如人意。我们投资的主要项目,集中在房地产和铁路交通等基础设施方面,可以说只是救一时之急,并无形成可持续发展的有效“动能”,时至今日,可以说是积弊无数。

事实上,中国现在虽然可能还缺投资,但更缺的却是高效的资金使用方式、技术的创新及核心竞争力的培养。有专家指出,依靠大经济环境带动成长以及靠高投入拉动成长的企业,已经接近其成长极限。不管是否愿意,中国的许多企业已经开始走向成长期的终点。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能带动创新,带动改革的企业,而科技型企业,无疑能担此重任。


令人遗憾的是,当初国家在制定经济政策时,并没有预见到技术断档的危险局面,更没有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培育本国的技术创新体系,尽管这样的口号已经喊了多年,却没有作出卓有成效的实际行动。在科技研发的队伍中,完全吃皇粮的国家队除了在极个别领域之外,没有拿出大面积令人振奋的科技成果,而对技术创新有迫切要求的企业界和民营公司,在创新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苦涩却难以名状!能拿到政府资金,手里有钱的,搞不出东西来;能搞出东西的,不但得不到经费,还会倍受歧视,甚至受到政府机构和跨国公司的联手打压甚至绞杀。

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大大落后于国民经济发展的迫切需要,再不变革,我国的技术状况在国际对比中将下滑,中国与技术先进国家的差距将会拉大。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当然,提高国力并不能仅靠科技的发展,与此紧密相联的,还有重要的两极,笔者将在另文阐述,这里不再展开。

我国经济的消费、出口、投资的三驾马车狂奔至今,现在看来已疲惫不堪,并有散架之虞。我还记得上海话里有句贬人的俗语——“三脚猫”。说的是看起来什么都像,什么都会一点,但实际上却并不靠谱。

拿这三驾马车比喻三脚猫,我觉得还是挺贴切的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