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岁老八路——回忆录节选

myisdriver 收藏 20 29150

(由于我爷爷年岁已大且不会用电脑,现由我将他手写的“回忆录”和“诗歌”节选部分上传到此。爷爷的心声是想让大家不要忘记那段艰苦的历史,望大家努力建设祖国……)




艰 难 的 岁 月


( 武 安 抗 战 记 实 )



武安位于太行山东麓,连接晋冀豫。抗战前隶属河南彰德(安阳),抗战后划归河北邯郸。抗战期间由太行六分区所辖,武安北通河北,南达豫北,西抵上党(山西),东临邯郸。同时又是太行山的重要门户和经济口岸,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因此,芦沟桥事变不久,日军用飞机为先导,狂轰烂炸,于1937年12月13日占领武安。大汉奸李品三,卖国求荣,认贼作父,无耻的当上汉奸县长,并相继成立了顾问团、警备司令部、宪兵队等镇压和残害人民的机构。37万余勤劳善良的人民被践踏在日寇的铁蹄下。


1937年9、10月间,驻河北保定一带的国民党53军、孙殿英的新5军、冀察战区第8支队的牛瑞亭等部,先后南撤,退到武安县境,他们各霸一方,派粮派款,搞得人民群众怨声载道,民不聊生。还有风涌而起的数股地主武装,名为抗日,实则混水摸鱼,继续维持封建统治。国民党县长吴明龙,因局势混乱,难以应付,携巨款潜逃。为不留真空,控制武安,新5军军长孙殿英,在不到1年的时间,接连委派了3任县长。同时,日本侵占武安后,随即开始了治安强化运动,把魔爪伸向武安人民。正当人心惶惶,不知所措时,刘伯承、邓小平领导的八路军129师,奉党中央之命,开赴抗日前线,以太行山为依托,创建抗日根据地。在人民群众最艰苦的时刻亮起了抗日救国的明灯。给人民带来了希望,给祖国带来了光明。司令员张贤约、政委杨树根率先遣队,于11月来武安活动,次年春,陈赓领导的386旅,也来到武安开辟工作。当时政治形势严峻,斗争尖锐复杂。日伪军控制了半个县,有相当实力的孙殿英支持国民党县政府,我方陈赓领导的只有两个团和先遣队,一国三公,我为最弱。如何打开局面,站稳脚跟,是当时最为紧迫的任务。


1938年5月21日,陈赓在一篇日记中这样写到:“计划在武安附近对敌打出三手:第一手是肃清东西孔壁及庄宴之伪军,集中力量准备打可能由武安来援之敌;第二手是在武邯公路伏击汽车运输,破坏交通;第三手是肃清武安附近之伪军,相继占领县城……”。“各部领受任务后,开始战斗,772团已经将东西孔壁之伪军全部解决,计缴获枪支70余支,俘获伪大队长李萌先及手下约四五十人,并将汉奸李品三财产没收,分给群众。771团1营攻击庄宴之伪军约七八十人,敌退守碉堡,顽强抵抗,经我1营层层包围,饮水困难,估计至多1日,即可围下……”。从日记中不难看出,尽管敌强我弱,情况复杂,困难重重,但由于我党我军肩负着抗日救国的历史重任,因此,抗日最坚决的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在抗日战争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1938年夏,我军一方面积极活动,打击敌人,扩充队伍,壮大力量;一方面在山区成立地方工作团、战地动委会,创建根据地的工作。在一些村庄先后组织起自卫队、农救会、妇救会、青年抗日先锋队、儿童团组织等。与此同时,开始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我就是在这时参加革命,担任了自卫队副队长、联防指挥部副指导员等职。同年冬在基础较好的村庄,实施减租减息、推行合理负担、清理旧债等,解决群众最迫切的问题,借以发动群众,提高觉悟,改善群众生活,为发动全民抗战打基础。


反顽斗争,是伴随着抗日战争进行的,8年间,蒋介石发动过3次反共高潮,小的磨擦不断。住武安的97军军长朱怀冰、牛瑞亭等部,制造了大翁岭、贾壁事件,杀我地方干部,,摧残抗日群众组织,吊打群众,破坏生产,围攻八路军先遣队、新兵中队,袭击我青年总队2团,我伤亡250余人,物资损失2.7万余元。为团结抗日,共御外敌,刘伯承司令员,除写长信给朱怀冰外,还亲临朱处,与朱谈判,但朱置若罔闻,公然叫嚣“收复太行山,消灭八路军。”我忍无可忍,被迫反击,在磁武涉地区,发起讨顽战役,经过3天激战,将朱怀冰驱至林县以南,歼其l万余人,俘获朱怀冰师参谋长蒋希文、鹿钟麟部参谋长王斌、国民党特务组织“蓝衣社”雷鸣远、武安抗敌自卫团司令胡向乾等多人。孙殿英部退到豫北汤阴(1943年朱、孙、牛部都公开投降日本)。我军在坚决打击日伪军的同时,适度地进行了反顽斗争,并积极开展了统一战线工作。先后争取了国民党冀察游击战区二路指挥范子侠(后担任了6分区司令员,1942年扫荡中牺牲)、国民党冀察游击军王天祥,这对开辟武安工作,形成有利局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先后建立了武北、武南、武东三块根据地,收编、瓦解、消灭了地方武装,国民党最后一任县长李国宝携巨款逃跑。1939年冬,成立了抗日民主县政府,领导全县人口的1/2。边区政府的各种政令,都能顺利地推行。


1942年,敌后抗战进入最艰难阶段,天灾(旱灾)、人祸(扫荡)一齐扑来,为摧毁根据地,扑灭抗日烈火,敌人调集重兵,拉网式地深入腹地,反复扫荡。继1942年2月扫荡后,又于同年5月进行了更为残酷的“五一”大扫荡,重点是太行6分区,企图消灭我八路军主力和捕捉我党政军首脑机关。扫荡20多天,搜遍每个山头,不少村庄变成废墟,根据地遭受极大损失。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将军牺牲在山西辽县,太行6分区司令员范子侠牺牲在河北沙河。为粉碎敌人扫荡,主力跳到外线作战,少数地方武装及民兵与敌周旋。活动在武涉公路的我13团、武安独立营;半个月作战29次,歼敌300余人。组织民兵挖公路、填壕沟、割电线,武工队深入敌占区搞反抓丁等活动,经过半个多月的战斗,迫使敌人退走,我们抓紧时机,下大力气,重整和深入开展根据地的各项工作。


1942年的扫荡,教育了人民,也锻炼了人民,针对大扫荡暴露出的问题,进行总结,教育群众,因势利导开展各项工作。全面训练民兵,整顿群众组织,实行全民皆兵。开展除奸反霸、反维持等,在群众觉悟提高的基础上,普遍搞空室清野,柴草不进村,粮食不进门。在山区开展地雷战、麻雀战,在平原开展坑道战、青纱帐战,利用地形地物,巧妙地打击敌人。1943年反扫荡,我担任保护后方机关干部、掩护群众转移的任务,配合分区特务连阻击敌人。我带领民兵、埋设地雷,为群众转移赢得了时间。我13团主力和地方武装一部分在太行腹地活动,一部分在外线打击敌人。打掉敌伪3个据点,袭击敌运输队,歼敌20余人,2个重机枪连,打伏击歼敌80余人,因老巢吃紧,敌人撤退,反扫荡结束。因战备工作充分,这次扫荡,未受大的损失。

正当敌后军民同敌拼杀之际,遇上历史罕见的特大旱灾,赤地千里,寸草不生,河水断流,树枝干枯。不少村庄饮水困难,所能食用的树叶、野菜、花生皮、包谷棒等都成为主食充饥。因营养不良,战勤任务重,普遍出现浮肿,中青年妇女停经几年没有正常生育。为战胜灾荒,保住根据地,边区各级政府遵照党中央指示,采取了许多办法,发动群众生产自救,组织妇女纺织,制定安家计划,逐户落实。各级政府实行精兵简政,降低供应标准,开荒生产,节衣蓄粮。1943年春,我参加县里集训,县长李成文、专员杜润生和大家一样,吃糠菜充饥。由于党政军民同甘共苦,共同奋斗,终于战胜灾荒,渡过难关,保住了根据地,保住了我军的有生力量。


日本侵略者占领武安的8年间,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犯下了滔天罪行。据不完全统计,被敌杀死的有7925人,杀伤打伤的有5890人,被俘或下落不名的12750人,由于日寇摧残、封锁致死的有19170人,总计达45735人之多,占根据地总人口的24%。781区柏草坪村,烧房屋950余间,小冶陶村一次就杀死47人,该村康满贵一家9口、祖孙三代,无一幸免,全遭杀害。不女人女是奸污后被杀的。武南虹桥村教堂被封,财物被抢,将18名教徒全部活埋。武东矿山据点日军,设“留置场”(地窑)残害群众,使不少人被活活折磨而死。武安境内有大小炮楼65个,占良田19顷。敌占区人民生活更苦,受着重税盘剥,生活苦不堪言。沙沟村捐税达27种之多,青壮年被抓去做苦役,老弱妇女种地。因劳力缺乏,土地荒芜。1942—1943年的特大旱灾,不少群众断炊,无人问津,但各种捐税照样摊派,逼着保长上门收取。马庄村赵姓,一家5口,卖衣物买回16公斤小米,刚把米背到家,碰上保长催粮,16公斤小米全被日本人抢走。赵家生活无着,求生无门,先将3个小孩溺死,夫妇两人上吊自杀。保长闻讯,悲痛至极,亦于当日,自缢身死。这样的悲剧在敌占区不胜枚举。因此,当时流传四句话:“抬头是炮楼,迈步是壕沟,村村带白孝,户户有哭声。”这是历史的真实写照。


战争教育人民,人民赢得战争。 8年来我敌后军民在党中央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与敌人进行了波澜壮阔、艰苦卓绝的斗争。扫荡与反扫荡、蚕食与反蚕食、封锁与反封锁、维持与反维持的斗争从未间断,并且不断地取得胜利。就武安来说,大小战斗不计其数,歼敌数以万计。万安村我军争夺过3次,歼敌200余人,缴获军车3辆,战马12匹,步枪244支,还有其它战利品。陈赓领导的1个团,全歼庄宴之敌,缴获长枪70余支、子弹多发,俘获伪大队长1人。13团两个连反扫荡打伏击,毙敌80余人而我无一伤亡。386旅一部邢沙战役,组织了3000多民兵参加破击战,奋战10昼夜,炸敌碉堡10个,烧毁路栅栏8处,填壕沟3000米,破坏公路9.5公里,割电线1500公斤,在这次破击战中,不少小脚妇女也争着参加战争。在黄泽关战斗歼敌240人,继城镇民兵单独作战,多次打退敌人进攻。当然我方也付出了沉痛代价,牺牲区长4人、区委书记2人、农会主席1人、游击大队长1人。瞿秋白的弟弟瞿坚白也在反扫荡中牺牲,长眠在武安的土地上。能查到姓名的抗日烈士2525人。我村80户人家,参军抗日的45人,其中牺牲20人,伤残6人。经过几年的浴血奋战,前赴后继,英勇斗争,到l944年春夏,战争形势开始变化,由战略相持向战略反攻发展,解放区扩大,敌占区缩小,我们的武工队可以深入到敌人心脏活动,不少伪军开始考虑后路,主动找我方联系,有的送情报,有的通消息,成为我们的内应,在攻打炮楼,解放武安时,他们起了一定作用。


1945年春,为迎接反攻,准备干部,太行区党委、太行6地委分别开办了太行行政干部学校和太行6中,我先被派往太行行政干校学习,不久太行6中成立,我又调回太行6中学习,并担任第3分队队长。日本投降前夕,太行实验剧团来6分区演出,观看演出的有6分区党政军,领导机关,部分地方武装,太行6中师生,全川6个行政村干部、民兵及群众代表约2000多人,舞台临时搭在庙上村河滩。 8月14日晚第一场演出的剧目是苏联作品——《前线》。8月15日晚第二场演出剧目是边区建设、打蝗虫等。演出正在进行时,司令员何正文、专员杜润生等走上舞台,大声说到:同志们,告诉大家一个特大喜讯,日本鬼子投降了,我们抗战胜利了。语音未落,台上台下像开了锅似的顿时沸腾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欢呼声经久不息,震耳欲聋。不少同志眼含热泪,哽咽着喉咙喊不出声,许多同志抑制不住激动的感情,失声痛哭。战士群众互相拥抱在一起,跳跃欢呼。最后何司令员宣布:演出到此结束,准备下山,解放武安。台上台下再一次鼓掌欢呼。我们分队这一夜未睡,说呀、笑呀,有的扭起秧歌,有的跳起舞来。我拉着胡琴边拉边唱,一直闹腾到天明。 8月17日学校召开庆祝大会,校长霍玉如讲了话,没多久,6中离开王庄,搬到继城。住常社川5年之久的6分区党政机关除留守人员外,都搬到前线,指挥分区独立团、县独立营及全县民兵,以排山倒海之势,秋风扫落叶似地向敌人发起进攻。先后拔除了所有炮楼,扫除外围据点,于9月6日晨解放了武安。至此,被日寇蹂躏8年之久的武安获得了新生。




抗倭取胜甲子春,血染黄沙记忆新。


勿忘国耻兴华夏,东方巨龙跃当今。





注:本文写于1995年,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所作,刊登在中南民族学院(大学)1995年第6期学报并获三等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超超钻石婚二老接受武汉中南民族大学校园记者采访


本文内容于 2011/5/5 13:34:39 被myisdriver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阎 桥 大 屠 杀


阎桥是我区的重点村,是建立村政权,成立贫困团,较早的乡村之一。


1947年的12月底,以蒋振武同志为首,由彭玉顺,钟良等六位同志,在县大队的配合下,奉命到三区活动,并以练集 命名成立区政府,蒋振武同志任政委(区委书记)兼区长,彭玉顺同志任付区长,正式以区政府的名义进行宣传活动,扩大政治影响,开展三区工作。当时三区政治形势,同商水全境的形势一样处在社会大动荡之中,社会情况极其复杂。以地主阶级为一方的反动统治阶级,力求在我们立足未稳之机,联合反革命力量,地主、特务、土匪合流,三位一体,凭借他们的社会基础和政治经验,以国民党的主力为后盾,妄图一举把我们赶跑。而以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广大劳苦群众,在茫茫的长夜中看到了曙光,并把自己的阶级利益同党与革命的利益紧紧的联系在一起。这样,两大阶级短兵相接的肉搏战由此开始,并且逐渐的尖锐化和激烈化。


我们为了发动群众,扩展区队,摧毁伪保甲,建立乡政权,消灭土匪武装,力争在三区站稳脚跟。一九四八年元月下旬,在练集、黄寨、扬营等几个村庄翁过地主浮财,分过地主粮食(时间不长就停止了。)在阎桥、曲庄、刘庄等村搞过急性土改,在此基础上阎桥、曲庄等村建立了乡村政权组织,阎桥乡是阎兴安任主席(也叫乡长), 阎兴望任村代表,发展了十多名区队,收缴了土匪十多支长枪,群众有了初步发动,扩大了党的影响,给封建地主势力初步打击。为我们在三区站稳脚跟打下了基础。


然而阶级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异常残酷激烈,凶恶的阶级敌人, 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拱手待毙,而是凭借他们的社会基础,政治影响和统治经验,纠合土匪武装,采取最残忍的手段,对革命群众进行疯狂反扑。当时三区的土匪武装有五大股,一次能集中一两百名匪众。一是赵继雅,三区赵庄人,历任乡镇长,有人枪四十余,号称一百人,是三区封建势力的政治代表;二是胡德运,三区胡河人,是淮阳土匪头子陈德功的中队长,纠合一伙土匪,经常出没三区;三是土匪李延勋,三区后街楼人,带一伙匪徒在三区行窃,鱼肉人民;四是土匪李春成,原是我们区队侦察员,因行为不端,受到领导批评,由此心怀不满,本性不改,背叛革命,以我为敌; 五是惯匪曾昭明,三区新寨人,也常纠集一些土匪,趁火打劫,残害乡里。此外,还有一些尚未挂号的零散土匪,这样,就当时的敌我力量对比上,敌方占绝对优势,我方处于劣势地位。


1948年的3月初三夜间(古历二月初二夜)阎桥地主阎士亭勾结赵继雅的中队长雷中云,蝇三春,还有土匪孙宴波等百余名匪众,对三区阎桥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就在这天夜间,正当夜深人静,群众甜睡的时候,敌人突然包围了村庄,搜捕革命群众。乡主席阎兴安同志家中,是敌人搜捕的重点,阎兴安同志的父亲和弟弟,闻讯跃墙跑掉,阎兴安同志的母亲,妹妹和身怀有孕的爱人,落入魔掌,遭到了残害。先是用绳子绑起来,用鞭子抽,拳头打,打一下骂一句:“ 狗娘养的,看你还敢不敢分土地,分粮食,谁敢跟共产党走, 老子剥了他的皮”。随后用砖头砸,打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气息奄奄,惨不忍睹,最后用枪击毙。


阎兴安同志的爱人身怀有孕,也不能幸免,敌人毒打之后,开枪打死。此外,被一起屠杀的还有乡代表阎士望,阎士林, 阎兴坤等七人,有的是经过一顿毒打之后用绳子勒死,有的活活用砖头砸死,尽管敌人用尽各种酷刑,威逼利诱,但革命群众没有一个屈服,没有一个求饶,表现了坚贞的革命气节。这一次事件中,惨死连同尚未出世的小生命一起,有十一人 。阎兴安同志随区队活动,幸免遇难,阶级敌人手段残忍,骇人听闻。就在这一夜吴庄乡长吴万学一家数人,敌人用绳子勒死,投入水中,大段庄也打死两人,王庄也打死一名乡长。


为了稳定群众情绪,鼓舞群众斗志,回击阶级敌人的反扑,我们除积极的开展清匪反霸,围剿敌人之外,三月十日,在阎桥召开追悼大会,蒋振武同志悼念了死者,县长窦伯祥同志,在大会上讲了话,这对群众鼓舞很大。死者的家属说:“县长为老百姓开追悼会,这是开天劈地没有的事,死了也值得!”






本文1989年7月1日发表在中共河南商水党史办资料第5期刊上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